第28章 老大人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124字
  • 2022-05-03 10:37:16

第二天,李凡一直睡到了快十一点才起来。

这几天到了邹庄,他已经反复耗用了好几次的真气,要是再不好好休息一下,恐怕身体就吃不消了,人的身体是最强壮可也是最脆弱的,强壮是因为他可以训练到比任何的猛兽都要凶悍,虚弱是因为一旦被过度消耗了,就要很久的日子才可以养回来。

李凡起了床,穿好长衫就准备出门洗漱,一打开门,却忽然发现门外正站了一个人。

这人三十岁出头,一身白色西装,留着一抹小胡子,正是秦门的江南堂堂主,孔凤。

孔凤一见李凡出门,立刻笑着迎接,说:“孔先生,在下可等你有些时候了,在下孔凤,与孔先生还是本家呢。”

见到了孔凤,李凡心里不免吃了一惊。

孔凤是什么人物?秦门江南堂的堂主,在浙省叱咤风云,他只需要动一根指头,就可以让这三味拳馆夷为平地,而现在,这样的一个大人物,居然站在李凡的门口等候他出来,这恐怕说出去了,别人也会认为是李凡在吹牛。

不过虽然孔凤的身份地位十分显赫,然而李凡却并不会因此而对他特别看待,这秦门再大,不过也是由一个个的普通人类组成的,即便有一些武道界的同修,也都是还没入真气境界的半吊子罢了,如果李凡真想对秦门动手,恐怕只身打进他们总部,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

所以李凡也只是淡然地笑了一下,说:“哟,孔堂主亲自来等我,我这个山野村夫,怕是担待不起哦。”

看见李凡的反应,孔凤也暗为吃惊,一般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要么就是吓得两股战战,不能自立,要么就是变成了一只哈巴狗,想着法子来讨好,而像李凡一样对他的身份毫不在意的人,这还是孔凤见到的头一个。

孔凤笑道:“孔先生,我孔凤看人向来没有错过,你怕不是什么山野村夫,而是一条还未腾飞的蛟龙。”一般的人物,稍有一些本事就会忍不住显露出来,就像那个智延上人,整天怒目横眉,拿着条大禅杖到处耀武扬威,这种人孔凤是最看不上的,而面前这位孔乙己先生,功夫只怕不比智延上人差,可却是和光同尘,隐藏于凡人之中,光是这一份心力,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拥有的。

李凡打了一桶井水,自顾自地洗脸,一边说:“想不到孔堂主对我的评价这么高,那不知孔堂主来找我,是有些什么事啊。”

孔凤说:“在下是一个爱惜人才之人,孔先生有这般本领却默默无闻,岂不可惜,在下是想邀请先生加入我秦门,与在下一同打造一个远大的未来。”

“不好意思。”李凡果断地拒绝了:“我对什么远大的未来没有任何兴趣。”

“哦?”孔凤疑惑了一下,但并不算十分吃惊,他相信,如果李凡愿意的话,早就凭这一身的本事名满浙省了。

“那请问孔先生志向何在?”孔凤问。

李凡笑着说:“我的志向不是外在的功名利禄,而是内在的一颗纯心。”李凡如今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以武入道,完成上辈子没能达成的目标,至于名望,又或者金钱、地位、女人,他早就拥有过无数次了。

孔凤对这个回答却十分满意:“想不到孔先生竟然有如此超凡脱俗的境界,在下着实佩服。”

“孔堂主,你们来三味拳馆又是为了什么?以你的身份,出现在这里,只怕很不应该吧。”李凡反问孔凤。

孔凤笑说:“实不相瞒,其实我们正是为了百草园里的妖怪而来的。”

“孔堂主是怎么发现百草园里有妖怪的?”

“我?”孔凤笑着摇头:“我哪里有那个本事,发现百草园中有妖怪的,是那位智延上人,我不过是来给他帮个忙罢了。”

“听这口气,似乎那位智延上人,并不是你们秦门的人。”李凡说着。

孔凤笑说:“我们秦门里都是酒色杀戮之徒,可没有和尚,他是老大人的人。”

“老大人?”李凡对这个称呼有些耳熟,很显然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但是以前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他一时也想不起来,只记得说起“老大人”的那个人,神色之中满是恭敬。

“老大人是谁?”李凡问。

孔凤笑了笑:“老大人,就是老大人。”

李凡清楚人情世故,孔凤这么说,就意味着那个老大人的身份他也不能随便透露,能够让孔凤这位秦门的大堂主如此谨慎,恐怕那个老大人,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拥有更大权力的大人物,甚至有可能,是可以直接决定整个华夏命运的人物。

“那孔堂主知道那位老大人,为什么对妖怪这么上心么?”李凡问。

孔凤摇头笑说:“我乃是江湖人,只知道江湖中的事,大人们的事,我可不敢随便打听。孔先生,既然你不愿意入我秦门,在下也不愿强求,只是希望孔先生能与在下交个朋友。”

秦门的堂主想要主动结识,要是换做任何一个人,现在恐怕都是喜出望外,诚惶诚恐,能够结交秦门的堂主,那是什么概念?那就意味着从此可以平步青云,在整个华夏大地,但凡亮出这道关系,别人都会卖给秦门一个面子。

不过对于李凡而言,这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任何的所谓关系都像蜘蛛网一样,一拳下去就会立刻破碎。

而且李凡很清楚,像孔凤这种生活在名利场中的江湖人,心中恐怕已经不剩下多少道义,而全部都是精打细算的利益,孔凤前来结识自己,无非也是为了自己日后某一天能够为他所用罢了。

李凡于是颇有兴趣地瞧着孔凤:“那不知孔堂主与我交朋友,是看中在下的什么了?”

孔凤笑说:“我是看中孔先生的肚子了。”

“肚子?”这个答案确实出乎了李凡的意料,弄的他满脸疑惑。

孔凤于是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李凡的肚子说:“孔先生这肚子,一看就是装酒的好材料,我是想跟孔先生交个朋友,好有机会一同喝个痛快!”

“哈哈哈哈。”李凡也直接被孔凤给逗笑了:“好!我喜欢孔堂主你这性子,实在有趣,你这个朋友,我就交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