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猹猹猹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129字
  • 2022-05-01 10:15:00

“啪!”

“啪啪!”

“啪啪啪!”

一根粗壮的藤条猛力地抽打在雷哥儿的背上,雷哥儿紧咬着牙关,不敢喊痛,但是一颗颗的汗水不停地从额头冒出来。

雷哥儿此时跪在祠堂里,面前的烛灯上面,供奉着列祖列宗的排位。

邹仁站在一旁,手里拿着藤条,眼中全部都是恨铁不成钢的怒火。

自从他听有徒弟说闰土也会五味神掌,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除了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还有谁会把这种珍贵无比的绝学传授给闰家的人。

这个小子从小就在闰村里面去晃,跟着那个叫闰土的到处瞎跑,就算自己管教着,他也不肯收敛,邹庄和闰村有着百年的深仇大恨,他作为邹家的少主,这算是怎么回事?

然而邹雷居然会把五味神掌教给闰土,这是邹仁万万没想到的,那可是邹家在这武林安身立命的根本啊,他要不是邹家的少主,怎么可能能学,结果好么,比金子还贵重的武学,他居然就这么传出去了!

更重要的是,三味拳馆的弟子们来交着学费学拳,最终目的也就是那五味神掌,结果你邹雷竟然把它教给了闰家的人,你让那些拳馆的弟子怎么想?

邹仁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气得都快七窍生烟了,不过因为要安排接待孔凤和智延上人,所以只能先忍耐下来,一直到了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他才有空闲时间把雷哥儿叫到祠堂,用藤条好好教训这个臭小子。

“你这逆子!我邹家代代相传的五味神掌,你就这么教出去了,你是要把我给气死才甘心是不是!”

邹仁大骂着,用藤条不停地往雷哥儿的背上抽打。

“啪啪”

藤条与雷哥儿的皮肉猛烈碰撞,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来。邹仁虽然身上带着病,可是一辈子的功夫岂会消失不见,因此抽打雷哥儿的劲力是十分凶狠。而且现在他正在气头上呢,怎么可能还有留手的心思。

而雷哥儿也不敢跟父亲顶嘴,咬着牙齿把痛都扛了下来,连一声轻哼都没有发出。

雷哥儿要是喊痛求饶,邹仁说不定还放他一马,可是现在雷哥儿一声不吭,在邹仁的眼里就是铁了心要和他作对,邹仁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于是更加卖力地抽打着,这个寂静的三味拳馆,就只剩下了抽打的声音还在回荡着。

忽然,三味拳馆的西边传来了“轰”的一声巨大的响动,好像是什么东西垮了一样。

邹仁疑惑地听着这声音,手中的藤条也暂时停了。

还是雷哥儿最先反应了过来,说:“爹,是百草园的方向传来的。”

“不好!”邹仁大喊一声,举着藤条就冲了出去,别看他六十多岁的人还带着重病,一激动起来,身子的迅猛速度可不减当年。

一想到可能是百草园出事了,邹仁首先怀疑的就是孔凤和智延上人,毕竟他们可是秦门的人,这些江湖上的帮会,平时也讲什么忠孝仁义,但是说白了,就是一帮子流氓土匪,他们要是看上了百草园的何首乌而自己不给的话,不知道会想出什么法子来呢。

而雷哥儿看见邹仁跑出去了,怕父亲出事,也忍着背上的痛,一齐往外跑。

邹仁一边朝百草园跑过去,一边大喊着弟子们:“都起来!都起来!百草园出事了!”

很快,邹仁就来到了拳馆的西边,没几步就可以进园子里了,而此时他抬头一望,却猛然发现月色之下,百草园的东、北两个墙头上,居然各站着一个人。

站在东墙头的那个,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大胡子和尚,穿着红色的袈裟,手里提着一根黄铜禅杖,满脸杀气,赫然便是智延上人。

而站在北墙头的那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穿着一身灰色长衫,带着一顶绅士帽,正是孔乙己。

……

李凡也是在听到那“轰”的一声之后,结束了打坐,跳上房赶到这里来的,他的功夫在这三味拳馆之中没有任何对手,所以他赶来的时候,百草园还一个人都没有。

这还是李凡第一次来到这个百草园,他抬头一望,就看到了那股黑紫色的瘴气,由于不是白天,月色下这股瘴气显得更加浓郁了。而往下看,园子里面全部都是绿色的藤蔓,这些藤蔓从土里钻出来,几乎占满了整座园子,然后不停地滋长繁衍着,一直爬上了墙,以至于墙上面也是绿油油的一片。

这些绿色的藤蔓,就是何首乌的藤蔓,但是李凡也没有想到,百草园里的何首乌居然疯狂生长到了这种地步,以至于几乎看不见其他的草药了。任何一种植物太过肆虐了,都不会是好事。

李凡来到这里的时候,百草园南面的墙就已经塌了,他看到的就只是一阵腾起的烟雾,以及仍然在往下掉的碎砖块。

紧跟着,就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声,好像有一大群的动物爬过倒掉的南墙闯进了园子,然后在茂密的藤蔓丛里不停穿梭着。

李凡仔细去看,发现是一种像是鼬,又像是耗子的东西,和猫差不多大,一共约莫有两三百只,它们跑进来,就在藤蔓间不停地穿梭着,然后找到一个地方开始疯狂的刨着地,没几下子,就熟练地从地里挖出一颗何首乌,然后咬断了何首乌上面的藤蔓,衔着何首乌就往回跑。

很明显,这些小家伙是来偷何首乌的,而看它们动作这么熟练,应该就是闰家人专门训练出来的猹了,那面墙,恐怕也是被这些猹给弄倒的。

这还是李凡第一次见到猹这种玩意儿,只是没想到,第一次见就会看到这么一大片。

而就在李凡看着这一大群猹疯狂地挖着何首乌的时候,忽然一道黑影闪过。

李凡朝黑影看过去,发现是白天在车里见到的那个大胡子和尚,听雷哥儿说,他叫做智延上人。

智延上人拿着禅杖跳上了北墙,紧跟着就怒目横眉,往头顶上看了过去。

李凡知道,那团瘴气,这个智延上人也看的见。

而智延上人只是瞟了一眼天空,就朝这边的李凡看了过来,那一种强大的煞气瞬间扑面而来,李凡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个家伙绝对不是一个吃斋念佛的和尚,而是个凶残心狠的杀人魔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