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传说中的猹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504字
  • 2022-04-29 08:11:46

李凡回到客房就打算到床上打坐去,毕竟刚才的一袖分河,差点儿把他的真气都耗尽了,得赶紧恢复回来才好。

可是刚准备坐下,就有人敲门,顺着窗子往外边看,发现门外站着的是雷哥儿。

李凡下床开门,雷哥儿赶紧向他作揖行礼,感激地说:“孔先生,多谢你替我解今日之困,要是没有你,只怕今天我邹庄和闰村,又要流血百步了。”

李凡谦虚地说:“哪里哪里,你雷哥儿招待我,我当然要报你的恩情了。”

听到恩情二字,雷哥儿赶紧推辞:“不敢当恩情二字,孔先生,我本以为你是这世上一流的武道高人,可是今天见了你一袖分河的本事才算明白,孔先生应该是从天而来的神仙,这般高人,我们这尘世哪里去找。”

雷哥儿的眼界也就到此为止了,就像一座高山,雷哥儿以为自己看到的极限就是山的高度了,他哪里敢想象,自己所看到的连山脚都算不上,那云层上的山峰,是他根本无法知晓的。

真气的境界共有九层,一层比一层高深,李凡现在还只是在养气境的初期就让雷哥儿叹服成这个样子,要是以后雷哥儿见到更高级的力量,不知道会惊讶成什么样子。

不过李凡也并不自鸣得意,而是客气地说:“雷哥儿家传的‘五味神掌’,今日一见,也颇有可取之处啊。不过那闰土居然也会五味神掌,如果我猜的不错,教给他的人,就是雷哥儿你吧。”

这种事情,别说李凡了,就是邹庄的人,稍微想一下也会明白,邹庄和闰村自古就是不合,除了与闰土从小玩到大的雷哥儿,还有谁会把珍贵的五味神掌教给他呢。

雷哥儿也不否认,点了点头:“的确,这五味神掌是我们还小的时候,我教给他的,只是想不到,闰土已经将它练到不逊于我的境界了。”

“家传的绝学,你就这么教给他了?”李凡倒是有点儿佩服雷哥儿的豁达。

雷哥儿说:“我教给他时,他答应过我,第一,绝对不会再把五味神掌另传任何人,其二,除了我以外,绝对不能对任何邹庄的人使用五味神掌。”

“你真的信他?”李凡的眼睛打量着雷哥儿。

雷哥儿坚定地点了点头,眼神中是对闰土满满的信赖之情:“我百分之百的相信他,比我相信自己还相信他。”

“真是难得啊。”李凡听到雷哥儿这么说,又看着他笃定的表情,不禁感慨起来,这个世上,一个人能够遇到自己完全信任的人,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啊,江湖上的狐朋狗友多不胜数,可是能够肝胆与共的兄弟,就真的比美玉还稀少了。

“只是可惜,邹庄与闰村有百年世仇,因此导致你们两个人,到了今日的地步。”李凡摇了摇头。

雷哥儿不无悲哀地说:“其实我们两个村子虽然有世仇,可也只是邹家和闰家的事,与那些外来的弟子完全无关,两家弟子之间,本来也没有多少仇恨。不过两家一陷入纷争,就会发生打斗,一开始外乡弟子们也不过是碍于身份来混个事,然而几场架打下来,两帮人就打出火气了,非得置对方与死地才肯罢休,这才到了恨如死敌的地步,可是其实那些满心仇恨的人,也并不知道自己在恨些什么,说白了,也就是意气之争而已。正因为如此,我才会选择暂时离开这里。留在邹庄又如何,跟他们一起去打斗么?打拳,救不了邹庄人。不过如今有了先生的威风,我们两个村子可以有一段安生日子了。”

这些事情李凡如何不明白,记得上一世的时候,他也是因为意气之争,出手灭掉过数不尽的门派,从而导致那些门派来复仇的人络绎不绝,这才导致他杀人杀红了眼,最终心性狂躁,耽误了以武入道。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以命相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其实,也就是斗气争狠罢了。

李凡于是对雷哥儿说:“可是现在闰村的人虽然不敢打过来了,但等我一离开,只怕又会和以前一样啊。”

雷哥儿叹了一口气,眼神有暗淡了下来:“我也正为此事发愁呢。”

“雷哥儿,我还有一件事情不太明白,得问问你。”李凡突然说。

“先生请讲。”

“雷哥儿你小小年纪,能够到达暗劲的境界,是因为从小吃着百草园的何首乌,滋养了你的筋骨气血,可是那闰土的境界,比你也不差,他又是为什么呢?”如果是闰土没有吃何首乌,就能够拥有和雷哥儿一样的实力,那就说明他真的是个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了。

雷哥儿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先生听说过‘猹’么?”

李凡点了点头:“听过这个名字,但从来没有见过。”

雷哥儿说:“猹是獾的一种,身形瘦小,经常偷吃田里的瓜果,我们这边的乡下,都叫它‘瓜耗子’。从很久以前,闰家就开始驯养猹,然后到了夜里让那些猹来百草园偷何首乌,所以闰土其实也是吃着百草园的何首乌长大的。”

“你们邹家知道就不管么?”李凡有点奇怪。

雷哥儿说:“其实我爹很想阻止,也曾经叫我拿着叉子,到夜里去抓那些猹,不过我们祖上就传过话下来,说闰家的人如果偷一两个何首乌走就不要管他,所以我爹也不好做的太过分。”

听到这里,李凡立刻就明白了邹家祖上的用意,开始佩服了起来,这就跟打猎是一个道理,围捕一群猎物,一定要给猎物留一个逃跑的口子,不能围死了,这样的话猎物就会朝那个口子逃跑,否则猎物知道自己逃不出去,反而回来跟人拼命。邹家的祖辈也是这么想的,让闰村偷几个何首乌过去,他们就不至于走极端,否则一个何首乌都没有,肯定早就拼了命过来抢了。

李凡和雷哥儿说着百草园的事,突然他就想起了昨晚那个女妖精。那个女妖精就是百草园里的妖怪,而看她的样子,估计已经不止害了一个人了。

李凡就问:“雷哥儿,最近你们闰村,有没有发生什么失踪的事件?”

“失踪?”雷哥儿挠了挠头:“没听说过,倒是有一些远道而来学拳的人,练了几天拳就受不了练武的苦,悄悄摸摸的就溜走了。先生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随口问问。”李凡在心里思量着,恐怕那些学拳的人,并不是受不了练武的苦逃跑了,而是都被那个女妖精给引诱出房门给杀害了。

像那种低级的妖怪,是没法进到屋子里害人的,必须想办法把人给引诱出去,因为屋子的门槛有风水灵气,低级的妖精迈不过去,所以为了防止妖精鬼怪,许多大户人家也习惯把门槛设得非常高。

见着快到中午了,雷哥儿说:“先生,今日的午饭,恐怕得送到您的房间来了,因为家里来了客人,饭厅要用来待客,还请先生见谅。”

李凡笑道:“不碍事,我不是个喜欢讲究的人。”说完,旋即就问:“雷哥儿,今天来拳馆的客人,究竟是什么人啊,看着像是城里来的。”

雷哥儿摇了摇头:“我也不认识,只是我爹给我介绍的时候说,好像那个穿白西装的,是秦门的一个堂主。”

秦门?

听到这两个字,李凡的眼皮,不禁跳动了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