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一袖分河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547字
  • 2022-04-27 11:22:23

李凡直到现在才出手阻止,是为了看清这个传说中的“五味神掌”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一开始李凡所看到的没错,五味神掌的确是一种使用真气的掌法。

然而说白了,对李凡而言,这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罢了。

所谓的五味神掌,就是迅速调集自身的真气,通过掌法打入对方的体内,从而使对手体内的真气迅速紊乱,进而影响对手整个身体的血脉运行。而之所以叫五味神掌,估计就是因为中掌的人体内就像是五味瓶打翻了一样,变成一团乱麻。

人的体内都有真气,只不过含量十分微弱,而且无法操控,而五味神掌,就是一种运用体内微小真气的掌法,虽然在李凡这种已经进入真气境界的人面前,就是算盘和量子计算机的区别,但是会了这一掌法,倒是的确可以在普通的武道界畅行无阻,不得不说,发明这掌法的五味大侠,的确算是个人才。

不过由于不懂真气的境界,所以雷哥儿和闰土的掌上都会冒出白雾,其他人以为那是力量强大的证明,其实那是雷哥儿和闰土无法正确的控制真气,导致真气流出体外所造成的,恰恰是不入流的真气使用者才会有的错误。

看透了五味神掌,李凡当然就来阻拦了。

因为现在雷哥儿和闰土体内的气血都已经乱了,再打下去,说不定就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差错。

而现在该震惊的就是邹庄和闰村的人了,本以为这个一身长衫的家伙只是个教书先生,会在这双掌夹击之下直接被打死,可是没有想到,他居然同时按住了雷哥儿和闰土的手腕,而且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就是抓了两只蚂蚱似的。

雷哥儿和闰土可是两个村子的少年天才啊,十几岁就能到达暗劲的境界,已经比许多练家子一辈子都要强了,别说在绍市,就是放在全华夏都是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可是现在,居然就被这个孔乙己就这么拿住了?

难道这个孔乙己真的如同雷哥儿说的那样,是一个化劲境界的大宗师?

村民们无不处在惊愕之中,而闰土同样十分诧异,他对自己掌法的速度十分有信心,可是居然如此轻松地就被面前这个家伙给擒拿住了?闰土赶紧想抽回手掌,可是他的手却一点儿力气都用不上,如果说是被死死地攥着,他还可以凭借蛮力挣扎,可是现在他的手就像是处在一团软泥中一样,任凭他怎么用劲,都使不上丝毫的力气!

难道说?

闰土的心中一惊,这种感受,立刻让他想到了两个字,化劲!

难道说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人,是一个化劲境界的武道宗师?

而更让闰土震惊的是,他已经中了一招五味神掌,体内的气血不停地翻涌着,让他感觉异常难受,可是却有一道暖流从面前这个家伙的手上传进自己的身子,然后自己体内躁动不安的气血,竟然就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就像是一锅沸腾的开水,咕嘟嘟冒着泡,而这时一汪清凉的山泉灌入,将所有的躁动都完全地抚平!

闰土的心中,感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面前的这个男人,简直是深不可测!

其实这是李凡在用自己的真气帮雷哥儿和闰土平复他们体内的真气,否则的话,这两个小家伙估计怎么也要晕乎上一两个小时。

雷哥儿也震惊于自己体内的气血变化,他早就知道李凡不是常人,可是没有想到,五味神掌带来的伤害,居然能被他轻易的化解,看来自己家传几百年的秘技五味神掌在这位孔先生的眼里,怕是什么都算不上。

李凡估摸着这两个小家伙的气血也平稳地差不多了,就笑着对雷哥儿说:“雷哥儿,你累了,先去歇着吧,我帮你劝闰村的人回去。”

雷哥儿看了一眼惊诧中的闰土,又看了看李凡,有些忧虑地说:“孔先生,请不要伤到他。”

“放心,在下是来劝和的,不是来劝战的。”李凡松开了雷哥儿和闰土的手。

雷哥儿一纵身,就跳下了船,方妈妈他们赶紧围过来查看他的伤势。

闰土一看雷哥儿下船,就准备去追:“你去哪儿!我们还没打完呢。”

这时,一只手臂拦在了他的面前,手臂的主人,正是李凡。

闰土此时对李凡有着很强的戒备心,他已经知道这个男人不是简单的人物了,因此退了一两步,拉出一个安全的距离,才又问:“你是谁?”

李凡笑道:“在下孔乙己,是雷哥儿请来的朋友,他请我来,是想停止闰村与邹庄之间的争斗,所以说,闰土小哥你带着闰村的人回去吧,只要有我在,你们休想动邹庄半分半毫。”

“好大的口气!”闰土冷笑了一声,就去看对岸的雷哥儿:“雷哥儿,你要是个好男儿,就自己来跟我打,请个人帮忙算什么本事!”

雷哥儿一脸的无奈,眼中全是悲哀的神色:“闰土,我们两个村子已经打了几百年了,再打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让村民们受伤罢了。”

李凡也对闰土说:“闰土小哥,既然有这么一条河将邹庄和闰村隔开,是天意让你们各自为界,依我看的话,不如就顺从天意,别再斗了。”在李凡看来,打来打去就为了几个带毒的何首乌,确实很不值当的。

闰土却是冷笑了一声,看向李凡的眼神里写满了不服气:“河虽然把我们隔开了,可是水还连着呢!这又叫什么各自为界。你要是有本事让水也一分为二,我就愿意停手。”

让河水一分为二?邹庄的人听了都知道闰土是在无理取闹,正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水这种东西,无孔不入,怎么可能一分为二呢?

雷哥儿也无奈地摇头,看来闰土是打定了主意不肯停手了。

然而李凡听到闰土这句话,却是豁然地一笑,说:“好啊,那我就满足闰土小哥你的愿望,让这河水一分为二。”

什么?邹庄和闰村的村民们听了只觉得荒谬,要不是刚才见识了李凡组织雷哥儿和闰土的场景,他们只怕会马上嘲笑李凡是个傻子。

让河水一分为二?说什么白痴话呢,自从炎黄五帝以来,这世界上的河水向东流去,从来都是一条,绝对没有分开的道理。

这其中,只有雷哥儿稍微读了些书,暗想:让水分开,倒是曾经有个叫摩西的洋人做到过,可那是神话传说啊!孔先生虽然是武道的宗师,可是想完成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能做到它的,只有神才可以!

闰土倒是拄着钢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个一分为二法。”

李凡淡然一笑:“闰土小哥,你看好了。”说完,就将自己的袖子在半空中照着河水轻轻一挥。

这时候,就见到堪称神迹的事情出现了!这邹家河的河水,此时居然像是一块豆腐一样,从中间被横切了一刀,于是中间就成了一滴水都没有的缝隙,直接可以看到河底的石子,这一道缝向着东西两边一直延伸过去,一眼看不到尽头,而这条邹家河,就这样真真切切地被李凡一袖给分成了南北两段!

南北的河水,仍然由西往东不停地流着,然而却没有一滴水互相交错,仿佛是两条永不交汇的平行线,河水中的游鱼顺着水流往大海游去,这一条恐怕从大禹时代就存在的河流,居然真的就这样被李凡给硬生生分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