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竹马对战竹马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018字
  • 2022-04-26 06:55:00

“雷哥儿,你终于出现了!”

闰土握着手里的钢叉,冲着远处的雷哥儿大声的说着,脸上满是期待的笑容,他的声音洪亮而豪迈,与雷哥儿儒雅的音色完全是一个反面。

看到雷哥儿出现,闰土已经忍不住摩拳擦掌,开始活动起筋骨来:“雷哥儿,我们已经有一年多没交手了,这一年来,我连一场痛快的架都没有打过,你今天可算是回来了,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一年功夫又涨了多少。”

雷哥儿的眼中却没有多少的兴奋,而是一脸悲哀地扫过了战场,地上七七八八地倒着人,有的头破了还在不停地流血,这些人里,有邹庄开面铺的掌柜,也有闰村种西瓜的农民,都也是普通村民罢了,可却在这里互相以死相斗,又是何苦呢。

雷哥儿无奈地望着闰哥儿,举起了手里的喇叭:“闰土,你这又是何必呢,明明邹庄和闰村可以相安无事,你又为什么非要苦苦相逼呢?”

闰土听了,当时就怒上眉梢,伸出钢叉就指向雷哥儿:“你当然觉得无所谓,因为那座百草园就在你们邹庄,百草园里的何首乌,你们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可那是先辈留下来的,闰村与邹庄都是五味大侠的传人,凭什么百草园你们就要独占!”

听到了这话,闰村的人一齐帮腔起来:“就是啊!你们把百草园据为己有,当然不愿意再打了,要是百草园归闰村所有,恐怕你们早就来抢了!”

邹庄的人也不肯示弱,马上就骂了回去:“百草园就归邹庄了!你们不服是么!不服的再来打啊,有本事就把它抢过去啊,看我们会不会怕你!”

两拨人立刻互骂起来,看着又是要动手的样子。

李凡站在边上看着这两拨人吵来吵去,无奈地摇了摇头:“无知的人啊,为了几个有毒的何首乌就闹成这个样子,真是太没劲了。”李凡想来,好像世上所有人都在争斗抢夺,孩子之间抢夺玩具,农民之间抢夺田地,商人之间抢夺生意,国家之间抢夺利益,也不知道要抢到什么时候去。

而闰村和邹庄的人又要打起来的样子,把雷哥儿给惹急眼了,一声大吼:“够了!”

所有人都被这一声大吼给震住了,从来都是温和儒雅的雷哥儿,人们很少看到他如此生气,横眉冷对的样子。

只有闰土,握着钢叉的手攥的更紧了,因为作为发小,他太了解雷哥儿了,雷哥儿发怒,就代表他期待已久的与雷哥儿的战斗就要开始了,想到这里,闰土的整颗心脏都兴奋了起来,砰砰地跳着。

而雷哥儿看着远处的闰土,那个与他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心里却是无尽的唏嘘。如果他们只是普通农家的孩子,或许那份友谊就可以一直延续到现在,可惜他们并不是孤立的个体,而是每个人都担负着一个村子的兴亡,或许他们两个,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吧。

如果说放弃百草园就可以换来两个村子的安宁,雷哥儿是愿意的,但是他很清楚,父亲邹仁不愿意,整个邹庄的人也不愿意,所以他作为三味拳馆的少主,只能把战斗继续下去。

雷哥儿冲着闰土大喊:“闰土,既然你想打,我就陪你,不过不要连累各自的村民,要打的话,就我和你一对一的打,你输了的话,今天就收兵回家,我输了的话,今天邹庄和闰村,就在这里为那座百草园一绝胜负。”

闰土等这句话已经很久了,他嘴巴一咧,露出两排白晃晃的牙齿来,大笑着说:“好!就我和你一对一单挑,你说怎么打?”

“老规矩!”雷哥儿说完,一把扔掉了喇叭,就朝着闰土跑了过去。

闰土笑道:“船上等你!”就也扭头跑了回去,奔跑的方向,正是那条隔开了闰村和邹庄的邹家河。

大伙儿一看雷哥儿和闰土要单挑了,纷纷激动起来,都随着他们两个的步伐往河边跑,甚至那些倒在地上喊痛的人,也赶紧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跟着过去,生怕错过了看热闹的机会。

旁边的李凡当然也跟着一起去看热闹了,他也想知道这两家的少主,究竟哪个更厉害一点儿。现在还没有到危机的关头,他当然也懒得出手去管,说不定雷哥儿自己就能把这件事情摆平了呢,他如果管了,反而让雷哥儿失去了一次成长的机会。

众人一路跑到了河边,就看到邹家河上平行地飘着两只小船,两船之间相隔了两米的样子,此时,闰土已经拿着钢叉,站定了一条船,而另一条船上空荡荡的,似乎是在等待着另一个人。

很快,雷哥儿就赶到了,他跑到岸边一个纵步就跳上了那艘空船,然后冲着三味拳馆的弟子们喊:“枪来!”

一个弟子抛出一根红缨枪过去,雷哥儿一伸手稳稳地接住,将枪把在腰间,用力一拧,就抖出了几个漂亮的枪花来!那红色如血一般的缨子随着枪头的抖动上下翻飞着。

“好!”邹庄的人已经为雷哥儿喝彩起来:“好俊的枪花!雷哥儿不愧是我们邹庄的榜样!”

闰村的人看到邹庄人叫好,也不甘示弱,开始为闰土叫好:“闰子,好好教训教训那个小少爷,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功夫!”

邹家河上,雷哥儿拄着红缨枪,闰土拄着钢叉,两个人如利剑一般的眼神焦灼对视着,往日的伙伴,如今已经成了誓要分出高下的仇敌。

邹家河的水缓缓地流动着,两条船也随着河水的流动,悠悠地摇晃。

闰土的嘴角一歪,似乎信心满满:“老规矩,谁先掉下船,谁就算输。”

雷哥儿轻声地笑了笑,并未感觉到压力:“别忘了,我们比了一百一十三次,我赢了五十八次,比你多三次。”

“以前赢过多少次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赢的人,会是我!”闰土说完,挺起钢叉,照着雷哥儿的脑袋就扎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