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墙上的美女脸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109字
  • 2022-04-24 04:23:08

看见雷哥儿如此殷勤,李凡也颇是感动,不过他也很清楚,这份人情还的时候,也是不能随随便便打发的。

李凡接过了那碗何首乌汤,说:“多谢雷哥儿的美意了。”

雷哥儿问:“孔先生,你晚上需要吃些什么,我立刻叫下人给你准备。”

“不必了。”李凡说:“夜里吃东西,一时消化不干净,会阻碍气血的运行,因此我夜里向来都是少食,甚至断食。”

雷哥儿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看来以后我晚上也不能多吃东西了。”

李凡听到这话,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雷哥儿倒是从善如流,如此下去,日后必然能成大器。

雷哥儿说:“我就不打扰孔先生了,孔先生早些休息,明日我再来访,告辞。”

说完,雷哥儿就离开了,李凡关上了房门,看着手里这一碗黑色的何首乌汤,尝试性地喝了一小口。

妙啊!

尝到了何首乌的味道,李凡忍不住暗暗夸赞,真不愧是百草园的镇园之宝,果然比普通的何首乌就是不同!这碗何首乌煎出来的药汁,不但没有半分的苦味,反而是甘甜沁人,就像是雪山泉水一样,刚喝下肚子,一股清凉通透的感觉就在李凡的身体里散播开来。

有这宝贝何首乌,李凡哪里忍得住,赶紧仰头一口喝完了,然后放下碗爬上床,就盘腿打坐,开始吸收汤药中的真气。

李凡要炼的气,并不是呼吸用的凡气,而是天地中的真气,一些修道的人也将它叫做元气,或者“炁”。

从天地开辟以来,真气就在天地之中散播,就像是水流一样四处遍及,正是因为有了真气,万事万物才能自然的流转运作。

事实上,每一个物体都有真气的存在,不过有的真气多,有的真气少,就像人体内的真气含量,比一百棵树的含量都多,而越珍贵的药材,真气的含量就越多,比如一朵极寒之地的莲花,真气的含量恐怕要超过一千个人类的总和!

而李凡当前所处的养气境界,说白了,就是体内的真气含量太少,需要不停地吸收滋养。这些真气被李凡吸收后,可不会老老实实地呆在他的体内,而是像液体一样,从高浓度的地方往低浓度的地方跑。

所以其实李凡几乎时时刻刻都处在真气流失的状态中,只是好在流失的速度非常缓慢,而想要将真气固定在体内,就是到了下一个“定气”境界才能做到的事,因此现在的关键,还是要积累足够的真气,尽快突破养气境界。

许多修道之人积累真气的方法,就是通过打坐,吸收空气中的真气,不过俗世里面,空气中的真气实在太少了,所以他们都会到深山老林,真气充足的地方修行,这种方法也被称为内丹术。

然而即使在深山里,从空气中吸取真气还是太慢,最快的方法莫过于古代的外丹术,将集聚了千百年真气的珍贵草药炼成一颗丹,吞下一颗丹药,就可以抵上十几年的修行。

不过真正的外丹术早就失传,李凡只是听说过,自己也不会,再说即便有了外丹术,不还是要去寻找珍贵的草药么。所以李凡的方法就是喝下草药煎出来的药汁,然后进行打坐,让身体直接吸收其中的真气,这种速度虽然比外丹术要慢,但已经是他所知道最快的法子了。

李凡在床上打坐,催动体内的气血,让气血快速的流转起来,以此吸收着肚子里何首乌汤所蕴含的灵气,感受到一股股的灵气从胃里进入到了自己的血脉之中,李凡感觉到了无比的舒畅,不由得笑了起来。

要是每天都有这么一碗何首乌汤,那么估计不出三个月,他就可以拥有足够的真气,从而突破“养气”境界,到达“定气”境界了。

然而,就在李凡高兴的时候,突然一股麻意从他的尾椎骨升了起来,向着全身蔓延,很快,他几乎整个身子都麻痹了起来。

不好!

李凡赶紧停止了打坐,在自己肚子上一拍,“哇”的一声,就把肚子里剩余的药汤全都吐在了床前。

看着地上这一滩汤汁,李凡很快就知道了,这碗何首乌汤,有毒!

不过这倒不是人为下的毒,如果是有人下毒,那李凡在试尝的那一小口就会察觉到,而这碗汤的毒,却像是在水里滴了墨汁一样,跟何首乌本身的灵气混合在了一起,也就是说,这种毒素,是何首乌自带的!

好在李凡终止的及时,否则现在,这种毒素已经遍及他的全身了。现在他体内的毒素含量并不高,通过打坐运气,还是可以将毒素逼出来的。

这种毒要是被凡人喝了,恐怕就会积蓄在身体里,最后毒发身亡了。推断到这里,李凡猛地想起了邹仁,那个邹仁一脸的病态,恐怕就是因为吃了太多的何首乌所导致的。

好在邹仁只是凡人,不会吸收何首乌的灵气,所以他喝一碗何首乌汤,只能吸收不到二十分之一的有效含量,但同样的,毒素也只会吸收的二十分之一甚至更少,否则的话,邹仁根本就活不到现在。他没有真气的境界,所以察觉不到何首乌里极其隐秘微小的毒素,还真的以为是什么难得的灵药呢,殊不知连他的命都差点儿被这灵药给夺走了。

不过邹仁作为邹家的传人,肯定和雷哥儿一样,从小就吃何首乌长大,如果何首乌一直有毒,那邹仁根本活不到三十岁,也就是说,有毒的何首乌才出现不久,应该也就是邹仁开始犯病的时候。

可原来好好的何首乌,为什么会有毒呢?

李凡立刻想到了“百草园”上空漂浮着的那团瘴气,看来,一切问题的根源,就在那团瘴气上面了。

李凡正坐在床上仔细地思考着,忽然,他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十分魅惑地说:“公子,出来玩呀!出来快活呀!”

李凡一抬头,就看见面前的青砖墙壁上,居然漂浮着一张虚化的女人的脸,女人有着一双妖艳的狐狸眼,嘴唇上涂着鲜艳的口红,充满了妩媚和成熟。

而李凡刚和女人一对视,那双狐狸眼中就发出一道红光,直接射进了李凡的眼睛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