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修炼!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110字
  • 2022-04-24 02:19:00

在雷哥儿的安排下,厨房专门为李凡杀了十只鸡,厨子们还以为是来了一帮子客人,可是把鸡上了桌才发现桌子上只有雷哥儿和李凡两个人。

两个人吃这么多鸡?那还不得撑死啊!雷哥儿本来就是公子哥儿,身材单薄,而那个孔乙己孔先生,虽说壮了一些,可也不像是个饭量大的人。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厨子们完全傻眼了,就见到那个孔先生拿起一双筷子,风卷残云一样夹着鸡肉往嘴巴里送,连肉带骨头全都咬碎了吞进肚子里,没有半个小时的功夫,把十只鸡吃的干干净净,没有半点儿剩余!连汤都被几大口给喝完了!而他还一脸轻松自在,连个饱嗝都没打。

这哪里是个人!说这是只老虎他们也信啊!

厨子、老妈子、丫鬟都被惊的说不出话来,看怪物一样看着李凡。

只有雷哥儿早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没有太大的反应。

吃过了饭,李凡就暂时告别了雷哥儿,要回房间里休息。说是歇息,其实他是要回屋子里站桩,好把肚子里的东西都消化了。只要人还是肉体凡胎,就要靠吃东西来维持体魄,虽然说李凡也知道辟谷的方法,可是和那些修炼的道士一样每天只喝水,呼吸空气,那他这一身的筋肉可就维持不住了。

所以他每天都要吃大量的东西,然后通过站桩促进肠胃的运作,好把体内食物中的能量更充分的吸收。

方妈妈给李凡准备的客房在一个小院子里面,里面有六七间房子,不过由于现在没有其他客人,只住了李凡一个,所以非常的安静,这也正合了李凡的心意。

李凡站了半个小时的桩,在气血的快速运行下,他的肠胃高速地运转着,不停消化着他肚子里的食物,就好像是一个苛刻到了极点的奴隶主,想尽了办法要把食物里每一分每一毫的能量都榨取出来。

等那些食物全部都消化了,李凡就开门去了茅房,将消化后的残渣统统排出了身体。

然后他就重新回到房间,锁上了门,这才把罩在外面的长衫脱下来,然后又脱下了内衣,稀薄的阳光透过小窗户照射进来,洒在了李凡一身健硕的肌肉上面。

他的皮肤如雪一般白净,而无论是后背还是前胸,甚至极其难以训练到的手臂内侧,肌肉无不是强劲地隆起,像是充满了气的轮胎一样,如果打上去,就会发出“嘭嘭”的响声。

他的一条条的筋肉完美地交错着,其完美程度,就像是一尊出自米开朗琪罗手笔的希腊神像!

而且李凡的肌肉,与那些靠着重复举重所刺激出来的健美型身材不同,他的肌肉十分匀称,并没有追求虚而不实的体积,每一丝一毫都完全是为了战斗而训练出来的,他的浑身上下都宛如一体,肌肉与筋骨呼应,牵一发而动全身,当他挥出一拳的时候,不是只有手臂的肌肉力量,而是从上到下,小腿、大腿、腰腹、后背,所有的肌肉仿佛都在这一刻拧成了一股绳,将全身所有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发出去。只有按照战斗的要求训练,才能到达李凡这样的,只属于武道家的强大肉体来!

脱下了衣服的李凡,先是吐了三口浊气,然后就趴在了地上,开始做起了俯卧撑。

李凡做的俯卧撑和一般的俯卧撑可不同,一般强壮的男人,一口气连续做上百来个俯卧撑是正常的事,而李凡的俯卧撑,他们却连一个也做不了!因为李凡做的俯卧撑非常的慢,如果算下来,恐怕要二十分钟他才能做完一个。

李凡挺直了腰板,用强壮的手臂撑在地上,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在别人的眼里,好像李凡只是单纯地撑在那里没有动一样,可是只有李凡自己清楚,他正在用极其微小而强大的力量把身体一丝一毫地往下压着。

在传统武术中,有一种功法叫做“卧虎功”,就是以俯卧撑的姿势保持静止,这是一种极其困难的功法,能够保持十分钟以上的人,就可以算是高手了!可是李凡的俯卧撑,比“卧虎功”还要困难三十倍!它不仅要考验人的力量,还要考验人的意志力以及对肉体十分细微的操控力!

在这种俯卧撑的训练下,李凡全身的气血都启动到了最快速的运行,他的每一寸肌肉都在被最大程度地调动着,很快,他的全身雪白的肌肉开始膨胀!发红!一根根血管显露出来!李凡几乎成为了一个全身通红的血人,而他的汗水,正一滴滴地往地板上疯狂地砸落,仿佛是下了一场暴雨!

这就是李凡非人一般的修炼!

李凡不过二十岁出头,就能够练就一身的魔鬼筋肉,所依靠的最重要的东西,并不是他脑子里的功法,也不是他上辈子对武道的领悟,而是十几年如一日契而不舍的艰苦的训练!这种训练,就是找意志最坚定的人来,恐怕不出十天就会痛哭流涕,然后含泪放弃。可是李凡就这样一日不歇,寒暑不停地修炼了十多年!

俯卧撑的训练结束,李凡又开始单腿独立,然后依然如静止不动一样缓慢地下蹲,锻炼腿部的力量,接着又是倒立训练、跳跃训练,最后连打了三趟他独门的“七魔拳”,将全身的劲力进行整合、贯通,免得留下一身死劲来。

等他这一系列的修炼做完的时候,他浑身就像是洗了一场澡一样,裤子也完全地湿透了,而地上,由于汗水的浇灌,已经出现了一片巨大的阴影,再往窗外看去,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黑了。

客房里,贴心的雷哥儿早就备上了干净的毛巾和衣服,李凡擦了擦身上的汗水,换了一身衣服,又重新套上那件长衫,将自己的肌肉躯体遮蔽起来,然后就坐在床上打坐调息,让全身的气血重新恢复平静。

不一会儿,传来了“叩叩”敲门的声音,雷哥儿在外边问:“孔先生,您醒来了么?”

李凡走下床,打开了门,就见到雷哥儿端着一碗热汤药站在外边,雷哥儿说:“孔先生,刚才我吩咐下人去百草园摘了一枚何首乌,熬成了一碗药,特地端来给孔先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