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筋肉人孔乙己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016字
  • 2022-04-20 17:14:34

鲁镇,咸亨酒店。

李凡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起身称赞:“孔乙己,听说你又行侠仗义了!”

李凡不说话,淡然地笑了笑,对柜里喊:“温两坛酒,来十斤酱牛肉!”便丢出九个银元来。

那些喝酒人就高声地说:“要是没有你,我们鲁镇的治安不知道有多差呢!”

李凡摆了摆手,一副宗师的模样:“哪里哪里,诸位过奖了。”

“什么过奖!我前天亲眼看到有一个人偷了何家的书,被你吊起来打!”

李凡便摇了摇头:“读书人偷东西,是应该要稍微教训一下。”

接着就说了一些高深莫测的话,什么“点到为止”,“要讲武德”之类,引得众人都欢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

李凡穿越成为孔乙己,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了。

李凡本来是一流的武道宗师,曾经打遍天下无敌手,不仅武学超凡入圣,更是修炼出了常人难有的真气,即将以武入道,最终到达神仙才有的大成境界。

可惜的是,李凡虽然武道精深,然而多年的厮杀拼斗之下,心性难免暴躁起来,于是在修炼真气的过程中走火入魔,导致气脉紊乱,这种修炼出来的病,医院根本束手无策,于是在一众弟子的哀嚎声中,李凡撒手西去,只在人间留下了一段传奇的武道神话。

李凡本以为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可是没有想到,上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让他穿越成了十一岁的孔乙己。

孔乙己自幼父母双亡,靠着亲戚的救济生活,然而他天生就喜欢读书,亲戚们都觉得他以后可以中个举人,就一起花钱供他上了私塾。

可惜李凡穿越过来之后,对读书毫无兴趣,更何况大清都亡了,没地方中举去。所以他就再也不去上学,而是每天马步站桩,日字冲拳,打熬筋骨,锻炼体能,既然上天再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就要好好把握,这一次,一定要以武入道,达到神仙之境,弥补前世的遗憾!

可是放弃了读书,亲戚们看着李凡每天习武健身,觉得他是不务正业,以至于都不再救济他了。

每天一千个俯卧撑!一千个深蹲!五百个引体向上!

这种高强度的训练,没有大量的牛肉鸡蛋,身体根本撑不下来,李凡只好从小就去干各种的体力活,给地主家当短工,用来购买高强度训练的食材。

功夫不负苦心人!

十三年下来,李凡已经练就了一身的魔鬼筋肉,他鼓起来的肌肉如山峦般起起伏伏,像是几条龙盘在身子上一样,任谁看到了,都会吓得扭头就跑,根本没有人敢惹这种怪物!

不过他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和上辈子一样,又有暴戾的心性,于是平常都穿着灰色的长衫,把一身的肌肉都罩起来,因为面庞文静,所以常常被外乡人以为是个教书先生。

可是鲁镇本地的人都知道,这个孔乙己可不简单,制服过野狼,打跑过马匪,有一次一栋旧屋子塌了,差点儿压到一个小孩儿,这个孔乙己二话不说,冲过去就用厚实的肉背生扛住了倒下来的房子。

那可是一栋实打实的砖房啊!少数也有一千多斤,居然被一个人用血肉之躯扛住了!

从此以后,鲁镇几乎人人称赞孔乙己,又因为他好打抱不平,那些流氓小偷都不敢来鲁镇犯案,孔乙己几乎成了鲁镇的保护神!

······

因为平日习武,李凡的饭量大的惊人,那十斤牛肉,没几下已经被他干掉了一半。

而两坛酒,也已经被清空了一坛。

李凡已经喝到了半醉,晕晕乎乎的,就趴在柜台上,拉着伙计雷哥儿说话。

“雷哥儿,你练过拳么?”

雷哥儿十九岁多,生的很是清秀,他淡淡地说:“练过拳。”

听他说练过拳,李凡就来劲了:“练过拳······我便考你一考,拳有四种打法,你知道是哪四种吗?”

雷哥儿看着醉红着脸的李凡,却是一脸的嫌弃,心想:“你不过是个山野的莽汉,空有一身的力气,哪里懂什么拳法,练的再壮,也不过是一头蛮牛罢了,也配来考我么。”就不想理会他。

李凡等了许久,见雷哥儿不回话,就笑嘻嘻地说:“不知道吧,我教给你,记着!以后你练拳要突破境界了,我的话你用的上。”

“不必了。”雷哥儿冷冷的说:“我知道一种,就足够了。”

说着话,就见雷哥儿把一根手指放在了实木的柜台上,然后手指尖轻轻在台面滑过,就见那几十年的老木头,居然被雷哥儿的一根肉指头刻出了一道深深的印子来!

李凡顿时就酒醒了一半!

这可是一张实木的桌子啊!

哪怕是用锋利的菜刀来刻字,也需要极大的力气才能在桌子上留下一道深印!就算是几十年杀猪的屠户,也未必能够做到这一点!

可是面前这个眉清目秀的雷哥儿,居然只用一根指头,就在桌子上刻下了深厚的印记!这种功力,没有十几年的磨练根本不可能达到!

很明显,面前这个酒店的伙计雷哥儿,不仅会武学,而且是一个武道的高人!

能够触摸在木桌子上,就留下深深的刻痕,这个雷哥儿,至少已经是达到暗劲的武学大家了!

虽然这等功夫,在李凡这个武学宗师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就像是中学生在华罗庚面前卖弄自己会解一元二次方程一样。

可是这种功夫,出自一个十来岁的酒店伙计,还是让李凡震惊不已。

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一些武道家的,不至于像李凡以为的那样,是一片武学的荒原。

看样子,自己在鲁镇呆了这么久,是该出去瞧瞧了。

而就在李凡胡思乱想的时候,雷哥儿已经扬起了下巴,一脸得意地看着他。

此时那张陈年的木桌子上,已经被雷哥儿用肉指头刻下了一个规规矩矩的字来——

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