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1993成渣男

江南市,傍晚。

江城中心医院的抢救室。

“秦先生,你已经被确认为肺癌晚期,已经失去了治疗的最佳时期……”

“爸,你的遗嘱还没有立,我已经请好律师了。你看……”

秦奋想努力睁开眼睛,可一阵晕眩袭来,这个身家十几亿的商业大佬陷入弥留。

……

秦奋缓缓的睁开眼睛,灰白色的墙壁,头顶一盏白炽灯有些刺眼。

头也有些昏昏沉沉,嘴里的酒精还未散去,口干舌燥的有些让人窒息。

这里是哪?秦奋缓缓撑起身体。

“噔噔噔!”

一个三五牌时钟毫无征兆的敲了几下,随即发出齿轮摩擦撞击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秦奋看到这台已经不能正常工作的时钟,旁边有一个小黄历,撕掉的时间正好是1993年5月18日!

“啊……”

秦奋突然头疼欲裂,脑海里不断各种记忆碎片,过了好半天才渐渐恢复。

原来自己竟然重生了!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秦奋,28岁,原本在国营厂上班,两年前因为一次工作失误被安排下岗,目前无业。

下岗后的秦奋好高骛远,找过好几份民企的工作,都因为和国营厂吃大锅饭相比太苦太累而坚持不下去。

最后堕落到熏酒酗酒嗜赌成性,喝多了还动手打老婆。

秦奋有一个老婆,名叫白薇薇,两人结婚五年,因为秦奋这两年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拿出去败光了,前一段时间托人找了个酒吧收银的工作。

此外两人还有一个女儿,已经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可是家里没有钱给她交学费!

足足一个小时,秦奋总算是将自己的前世今生梳理了一遍。

走出房间,客厅里安安静静,东西杂乱的摆放,地上酒瓶散落,桌子上是没有吃完的食物。

秦奋看到一旁卫生间开着门,快步的走了进去。

一块破损的镜子里,自己的样貌出现在镜子中。

看上去整个人有些颓废,头发油腻胡子像是好几天没刮的样子,神采瘦弱两眼深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瘾君子。

一定是上天在给我开玩笑,我秦奋什么时候变成这个鬼样子了?

这时,屋子的大门打开了。

进来一个身材窈窕的年轻女人,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衬衣,下身短裙、黑色丝袜、高跟皮鞋。

纵使是在未来,女人的这身打扮也不算落伍。

女人身后,一个女孩正像看着魔鬼一般的看着秦奋。

正是原主秦奋的妻子白薇薇和女儿依依。

“你回来了?”秦奋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口中突然蹦出来这几个字。

白薇薇看到秦奋先是一愣,头也没回的拉着依依走进了隔壁房间,再出来的时候,换了一身居家服。

就算宽大泛黄的居家服,也俨然无法掩盖女人曼妙的神采。

秦奋竟然看得有些冲动!

但是理智告诉他,这是身体原主人秦奋的老婆,不是他穿越来的秦奋的老婆,非理勿视。

这时,厨房里传来了燃气灶打火声,连续一次、两次、三次才传来燃气点燃的声音。

秦奋这时走出卫生间,他急于想去获取一些什么,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是说自己不是她丈夫,自己是重生的?

那不是被人当怪物一样看?

“给依依交学费的那五百块钱是你拿走的吧?”

白薇薇背对着秦奋,手上则继续在搅动着锅里的食物。

秦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原来身体的主人把钱拿去赌了,很快输光不说,还又欠了新债,之后跟那几个牌友大喝了一场,喝的烂醉。

似乎是已经预料到了秦奋的默认,白薇薇这时开始擦拭眼睛。

秦奋知道,女人这时候是在哭泣。

不一会,白薇薇转过身来,端着一碗面条。

只一小碗,应该是下给依依吃的。

她依旧是没有看秦奋一眼,直接进了房间,关上门。

又过了一会,白薇薇手里攥着一个红色涤纶布袋出来,并且换上了一件白衬衫和一条西装裤。

秦面脑海里浮现出两人结婚时的画面,那是白薇薇用来装嫁妆的,本来里面鼓鼓的,现在里面东西已经少到可以攥在手里。

“你昨晚说的事情我答应你,我已经想好了,镯子卖掉以后离婚,这房子我也不要,我只要依依。”

女人说着,把布袋塞在了秦奋的手里。

“等下你好好跟王老板说说,这个镯子买来时候一万五,要卖一万二,实在不行一万也行。”

白薇薇自顾自的当先出了家门。

这是她嫁妆里最后的物件了,一只金手镯,心里虽然万般不舍,但是为了依依读书,作为一个母亲,她丝毫没有犹豫。

秦奋先是一愣,然后想起了前因后果,紧接着一股不可抑制的愤怒从心底升起来!

“等等,咱不去了!”

秦奋连忙追了出去,一把抓住了白薇薇手。

这身体的原主人简直就是个畜生!

把女儿上学的钱输光不说,还哄骗妻子卖掉最后的陪嫁手镯。

甚至,所谓的卖掉手镯也是个骗局,一个更无耻的骗局!

那王老板名叫王大富,是给秦奋在赌桌上认识的众多狐朋狗友中的一个,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生意的,反正路子很宽。

白薇薇在酒吧收银就是托的他介绍的。

但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那金镯子又不是什么古董,原价1万5的手镯,转卖怎么可能有人出到1万块?

这钱,除了手镯的,还有原本的秦奋答应王大富,让白薇薇陪他一个晚上的钱!

简直是畜生!

但白薇薇即将到来的命运全然不知,用力的甩开秦奋的手。

“家里一分钱都没有了,我不能让依依没学上。”

女人强忍着委屈,不让泪水流下来。

……

江城的一家会所内,大厅金碧辉煌,和外面马路两旁灰白色建筑显得格格不入。

白薇薇深呼了一口气,然后陪着笑脸打开了一间包房的门。

而秦奋着阴着脸跟在后面,他找不到任何理由阻拦白薇薇,并且他也想一次性解决问题。

既然自己暂时成了这个女人的丈夫,就有义务为她遮风挡雨!

推开包房的门,就见王大富等一共三个人,正在一起窃窃私语,一旁还坐着几个穿着清凉的陪酒女。

房间里烟雾缭绕,白薇薇不禁咳嗽了起来。

三人闻声,就见肥头大耳的王大富脸上瞬间笑出了花一般:“秦老弟来了啊,东西带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