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警花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047字
  • 2022-04-16 15:41:42

徐婧一贯冰冷的脸上居然挂着笑容走了进来。

“灵兹姐,你来我的地盘居然不通知我,看我不打你的小报告。哼!”

薛灵兹满脸的意外加惊喜:“小婧,你啥时候回国的?长神通了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也不看看我是干啥的。你怎么可能躲过我的火眼金睛。”

徐婧得意的说。她在薛灵兹面前完全没有一点高冷范。

嘚瑟完毕,才对凌珏点了点头:“凌先生好,这位是?”

“哦,这是我们的大学同学郑邑卓。青年才俊,你要好好认识一下。”

薛灵兹看出了凌珏的尴尬,先抢着回答了。

“你们?都是大学同学?”徐婧也有点小意外。

“对啊!你和凌总是怎么认识的?”薛灵兹也很好奇。

“我认识的只有两种人,受害者和嫌疑人,你猜凌总是哪一种?”

徐婧的眼神恢复犀利,紧紧盯着凌珏。

凌珏苦笑着解释:“徐警官负责吴天兰的案子,我们早上刚刚认识。”

“请问找到吴天兰了吗?”郑邑卓总算找到插嘴的机会。

徐婧横了郑邑卓一眼说:“案情需要保密!”

郑邑卓讨了个没趣,讪笑着说:“我们都认识吴天兰,说不定可以帮上忙呢!”

薛灵兹也跟着搭腔:“是啊,透漏点不保密的信息吧。我们也能帮你分析分析。”

徐婧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的说:“无可奉告。”

三个人被噎的面面相觑,接不上话来。

徐婧看着凌珏说:“不好意思,我要打搅一下你们同学聚会。我想请问一下凌先生几个问题,我们可以单独谈一下吗?”

薛灵兹笑着说:“臭丫头,原来不是来找我的。这顿你请!老郑,我们俩出去转转。”

郑邑卓赶紧站起身:“好的,你们俩慢慢聊,好了叫我们!”

两个人出去后关上了房门。

徐婧紧盯着凌珏的眼睛问:“凌先生,今天不算正式的征询,我需要您能给我提供一些对案情真正有帮助的信息,希望您能支持。”

凌珏平静的回望着徐婧的眼睛,缓缓点头说:“没问题,你问吧!”

徐婧的眼神在凌珏的脸上停留了片刻,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问。

“吴天兰消失的当天下午,您在哪里?在干什么?”

“我当时在杨梅岛附近的一个鱼排上,在和朋友喝茶聊天。”

“赵凌霄,对吗?”

“对!现场还有他的一个茶艺师。”

“据我所知,大学毕业后你们很少联系,为什么那天突然就聚在一起了呢?”

“那天是因为我和吴天兰有一点误会,我去找他了解情况。另外其实我这几年和他联系也不少。上个月他新买的游艇到港,我们还见过一面!”

“你们当时都聊了些什么?有提到吴天兰吗?”

“有。那天吴天兰告诉我说赵凌霄欺负了她,我去找他问个清楚。然后一直都是在说他的茶经,后面还提了投资的一些事情。”

徐婧跟着问:“赵凌霄说他没有欺负吴天兰,对吧?”

凌珏点头说:“是的。我也不相信他会。”

徐婧若有所思,接着问:“我听说吴天兰和赵凌霄还是高中同学,您知道吗?”

凌珏一怔,停顿了一会儿才说:“好像是的,他们高中的时候都是京城二中的,但好像不是一个班!”

“那你知道高中的时候吴天兰追求过赵凌霄吗?”

凌珏惊诧的睁大了眼睛:“这个我没听说过!”

徐婧的脸上又浮现出不屑的神情。过了几秒又问:“你们毕业这几年,吴天兰有联系过赵凌霄吗?”

“吴天兰很宅,很少联系以前的同学。我们创业狗,平时忙得连爹妈都没时间联系,社交活动就更少了。”

徐婧“扑哧”一声笑了。

凌珏看着眼前突然如冬雪融化暖阳初升一般的笑脸,枯竭的心里突然莫名一荡。

徐婧很快收起笑容,重归严肃。

“先问到这儿吧!门外那两外估计要骂我了。我出去叫他们进来,你们慢吃!”

说完,头也不回的开门出去了。

不一会儿,薛灵兹和郑邑卓进屋坐回原位。

郑邑卓欲言又止的样子,拿眼睛不停的看着凌珏。

凌珏知道他关心吴天兰的下落,叹了口气说:“现在才刚开始调查,估计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有结果了。”

薛灵兹善解人意的看着凌珏说:“你先别着急。徐婧还是很有能力的,相信她会很快找到吴天兰,还你一个真相。”

“她看上去年纪不大,很厉害吗?”郑邑卓好奇的问。

“嗯,她是将门之后。她父亲就是非常著名的刑警。她从小耳濡目染,上的也是公安大学。毕业后在警队历练了一年,然后加入国际刑警。在国外破获了几起大案要案,在警界小有名气。最近才从海外回来的。”

郑邑卓闻言咋舌:“那还真是看不出来!看上去就是个小丫头片子。没想到已经这么厉害了!”

薛灵兹也叹了口气。

“现在的年轻人确实成长的快,公司里刚毕业一两年的新人就可以单独挑大梁。我毕业五年,感觉自己已经被拍到沙滩上了。”

“哈,你肯定不会,家里的公司都已经上市了。那些快速成长的年轻人不过是帮你赚钱的工具,然后再转过头来被你割韭菜。”郑邑卓故意夸张的笑着。

薛灵兹听了也不生气,笑着说:“那我今天先割你的韭菜。老板,菜单再拿上来,加几个菜!”

郑邑卓跟着笑:“没问题!从第一页往后点,请你吃饭我必须要撑得住。”

两个人很努力的笑了半天,看凌珏还是愁眉不展的枯坐在旁边。

郑邑卓收起笑容,叹了口气,也不再劝。

心情不好的时候,再好的美味也形同嚼蜡。一顿接风宴吃得索然无味,一会儿就结束了。

薛灵兹当然并不在意。现在几个人的焦点,都放在如何帮助凌珏度过眼前的难关。

……

下午的时候,薛兹灵和郑邑卓的钱就分别打到了凌珏的账上。

兜里有粮,心里不慌。

凌珏心中终于稍微安稳了一些!

现在就看尚菲这一关怎么过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