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行凶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028字
  • 2022-04-25 14:57:47

凌珏苦笑着说:“我也是突然想起来。你们查到什么了。”

“乐源山庄原来是个**。通过容留和组织失足妇女卖淫而盈利,这条已经可以落实了。下午我们已经正式的查封了。我们刚办完,上面就来人了,要接管这个案子。现在证据确凿,谁来接管都不可能翻案!”

“这个可以入赵凌霄的罪名吗?”凌珏问。

“这个现在还不好说。从表面上看,赵凌霄和乐源山庄没什么直接关系,偶尔会有一些财务上的往来,都是正常的消费,借贷之类。”

“赵凌霄转给我的5357万,你们可以查一下来源。我怀疑这笔钱大概率是从乐源山庄的账目上出的。赵凌霄在鹏城应该没有其他的收益来源了。”

“嗯,这倒是个思路。对了,你找的那个女孩子,叫吕敏的那个。她也很厉害,顺利的打听到了她们通常买药的几个药贩子。现在都已经落网,接下来就看是谁提供的舍曲林。不出意外的话,这一条就可以定性蔡晓军案为他杀性质了。”

凌珏心中一动:“这段时间麻烦您安排人把她保护起来,我怕有人会对她不利。”

“这个你放心,我们知道轻重。而且现在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很少。你不用担心。”

“对了,徐婧下午一直在找你。你现在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

“不打了吧!最近我的处境太危险。我还是尽量离她们远一点,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你这么想就不对了。你应该相信我们警察,徐婧也是个警察。我们的任务就是保百姓安全。”

凌珏羞惭的说:“对对对,您说的对,我失语了!我晚点再和她联系吧。现在事情实在是太多。”

“嗯,你别忘了啊。她再三的嘱咐我。你要是没打,她说不定要怪到我头上来了。”

“好的,一定一定。一会儿就打。”

和王局分手之后,凌珏径直回到了家。一个还称不上是家的房子。

把手机关机,凌珏打开了吴天兰的电脑,登录了那个邮箱。

邮箱还是上次的样子,自己发的两份邮件都还在,吴浩正发的那首诗也在。

凌珏一口气把三封邮件一起删除了。他想了又想,犹豫着要不要注销掉这个邮箱呢。

这个邮箱算是他和吴天兰爱情的遗物。既然已经分明了。那为什么还要留着这个邮箱呢?

既然已经决定要决绝了,那为什么不删了这个邮箱呢?

他决定帮吴天兰彻底解脱。而删除这个邮箱正是一个有效的办法。至于那笔钱,他还不想动。

就这样胡思乱想,一直到了深夜。终于,他摇了摇浑浑噩噩的脑袋,点开设置,选择注销邮箱。

那一刻,他的心里似乎全是泪水。而他的眼前,全是薛灵兹俏丽的身影,温婉的眉眼,似笑非笑的温柔表情。

她像是在问他,你怎么了?突然又不接我电话了?

凌珏却不能回答。

早上起来的时候,凌珏打开手机。

跳出来了数十条信息,微信,未接来电的提示音。

粗略看了一下,大部分是徐婧和薛灵兹的。也有几条是郑邑卓的。

还有一条是王局的,简单四个字:“开机回电!”

电话拨通的时候,他听到王局沉痛的声音:“何敏死了。”

“啊!为什么?”

“我们昨天把保护的重心放在吕敏身上,结果疏忽了对何敏的保护。今天凌晨2点20分,杀手通过何敏家的阳台进入到何敏的房间。没有惊醒旁边的看护,用枕头捂死了何敏。然后杀手打通了报警电话自首。”

“他有没有说杀人理由,为什么要杀何敏?”

“他说他不开心,他已经申请了精神鉴定。”

“什么意思?他有精神病。”

“看样子是!”

凌珏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眩晕。

“这是赤裸裸的示威,向警方和社会公德的示威。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电话那头,王局正在信誓旦旦的表态。

凌珏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缓了一口气,拨通了郑邑卓的电话。

“大哥,你终于肯回电话了。我还以为你也出事了呢!”郑邑卓埋怨着说。

“你能过来接我吗?我们一起去送一下何敏。”

“我已经在半路了。行吧,我拐个弯!你等我,15分钟。”

挂了电话,凌珏像是行尸走肉一般的洗漱,然后穿上黑色的衬衫。把衣服和头发整理了一下。准备下楼。

他痛心何敏的无辜离去,他痛恨赵凌霄的残忍,他痛悔自己的无能,他惭愧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吕敏。

郑邑卓的车停在了面前。凌珏面无表情的上了车。

“你昨天什么情况?为什么不接我们的电话?”

“何敏是因为我死的。下一个可能就是你,你怕不怕?”

“我怕个毛线!你的意思是,你不接薛灵兹和徐婧的电话也是因为这个?”

“是的,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个人出事。尚菲已经失踪了。我怎么就把何敏给忽略了呢?”

凌珏说着突然眼角渗出了大颗的泪水。一经决堤,立即像洪水一样汹涌而出。

郑邑卓呆呆的看着凌珏,手足无措。

他慌乱的把车停在了马路边,开始到处翻着找纸巾。

凌珏用手擦干了眼角,挤了挤眼睛说:“不用了,我们走吧!我没事了。”

郑邑卓翻了半天也没找到适合的东西。只好开车重新上路。

“你也别太难过。或许老天的安排才是最好的,你看何敏自从蔡晓军死后的状态,真的是生不如死。或许这样对她才是最好的,毕竟解脱了。”

“我不会让她白死的。她的死警醒了我,也让我更坚定。我必须要把姓赵的一网打尽,我要让他们全部下地狱。”

郑邑卓呐呐的说:“姓赵的,你是指赵凌霄?”

“还有他身后面躲着的人。他们既然选择了恶,那就应该承受恶的结果。”

郑邑卓吓得脸色苍白。

他在上学的时候就知道了赵凌霄的家庭不简单。那时候的各种传闻也让赵凌霄成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