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心碍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127字
  • 2022-04-23 11:54:19

赵凌霄走之后,凌怡然悄悄来到凌珏的房间。

给他倒了一杯水放在面前,轻声问他:“彻底闹掰啦?”

“嗯,本来就不是一路人。你帮我把那套茶具扔出去。我看见了堵得慌。”

“行啊!我晚点处理。有一位吴娜拉小姐在会议室等你很久了,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呢?”

“哦,你请她过来吧!算了,我亲自去请。”

吴娜拉优雅的坐在会议桌边,拿着一本杂志正在从容的翻阅。

看见凌珏进来抬头笑着说:“忙完啦。我们出去聊吧,可以吗?我请客!”

“没问题!去哪儿?”

“1979的彼岸咖啡。你知道吗?”

“听说过,走吧!”

……

彼岸咖啡的二楼雅间,窗户外是灯火阑珊的香蜜湖。

凌珏意外的说:“你竟然知道这个地方!看见确实对鹏城很熟。”

“我如果告诉你这家店就是我投资的,你会不会更惊讶?”吴娜拉笑着说。

“也是,你们在鹏城投资一些产业,也是再正常不过。你找我是聊海洋环境保护的事情吗?”

“是的!幸不辱使命。今晚应该就会发出来。明天你就可以收货了。而且他们会给国土资源部直接发官方通告。多加一码!”

“谢谢,效率真高。”

“不用谢。举手之劳!而且这也是我的义务。我来找你还有另外两件事。给你讲一个故事,和完成别人的一件委托。”

凌珏愕然:“你请说。”

吴娜拉悠闲的喝了一口咖啡,悠然说到:

“我以前经常来鹏城。来这里看一个人。看她过得好不好。

我出生的时候是双胞胎,我是两个人里面的妹妹。当时我父母为了感谢当年帮助过他们的一个人,把我送给了那个终生不能生育的恩人。从此我就和我的父母,以及那个同胞姐姐骨肉分离,天各一方。我十八岁的时候我的义母告诉了我这个事情。那时候我特别恨我的父母亲,也羡慕和嫉妒我的那个从未谋面的姐姐。我想象着她在父母身边长大,该是多么幸福。

后来我就去看她们。我发现我的母亲因为思念和内疚,抑郁成疾,在很早就去世了。而我的姐姐,因为父亲给他挑选的男朋友并不爱她,也终日郁郁寡欢。眼看就要走上我母亲的老路。

那时候,我就不再恨她们了。我终于想通了,相比而言,我好像过得也挺好。抚养我的义母特别疼我。尽心尽力的培养我。给了我最好的成长条件。于是我开始试着接受我的父亲和我的姐姐,转过来像一家人一样尽力的帮她们。

我一直劝我的姐姐离开那个男人,虽然他也很好。但是不爱就是不爱,这是再高的演技也不可能演得出来的。

后来我发现她已经患上了比较严重的抑郁症。我就更强烈的建议她离开。她终于肯听我的话了。虽然她是那么的爱着那个男人。

我想你已经猜到了,我是吴天兰的双胞胎妹妹。

这些年,我来看我姐姐的时候,也会观察你。你确实很好,很善良。

你不希望伤害任何人。但事实上,你最终却伤害了所有人。虽然这并不是你的本意。我姐就是个实例。上天把这世界上的男女比例设定为1:1,就是在告诉我们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你最终只能做到让一个人幸福。虽然这样做可能让其他人留下遗憾。但其实也是给其他人新的机会。

你想让身边的每个女孩都开心。这本身就是一种贪念,一种心理障碍。我想你自己也感受到了。这样的结果是大家都很不开心。也包括你自己。

我姐拿走3857万,一方面是促使自己和你彻底决裂,不给自己留有任何后路。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赵凌霄断了念头。只是没想到却反而促成了他的更进一步。

那3857万是我帮她通过虚拟币市场出去的。现在她让我回来还给你。那一段时间恰好虚拟币飞涨。等我姐在泰国安顿下来的时候,3857万已经变成了1.3个亿。这些钱现在就存在香港的一个离岸账户里。你如果需要,随时可以取回来。但是,依我姐的意思,希望你指定一位女士,去接受这笔钱。你明白这个意思吗?她希望有个交接的仪式感。或者说是一种伤害的疼痛感。这样她才能心安,彻底断了念头,从此心无挂碍的追求新生活。”

凌珏听完这些话心里有些迷茫。懵懵懂懂的问:“你姐现在还好吗。她的病康复了吗?”

“她挺好的。病情算是稳定吧。但是你还没明白吗?你一天没有结婚成家,她的病就不会彻底好的。现在,你能告诉我你想让谁去接收这笔钱吗?凌怡然不算!”

凌珏痛苦的摇了摇头:“这笔钱你让你姐留着吧!就算我给她的补偿。她是不是打算永远都不回来了?”

“可能吧!将来的事情谁知道呢?你还没想好让谁去吗?我姐是不会继续占着这笔钱的。也请你可怜可怜她,让她早日心安吧!”

凌珏默然无语。

“要不要我帮你分析一下你身边的几个女子。”

凌珏愕然抬头:“你都见过谁了?”

“薛灵兹,尚菲,徐婧,还有其他人吗?还有的话你可以现在告诉我。”吴娜拉微笑着说。

凌珏喝了一大口咖啡。苦涩入口,却是说不出任何话来。

“算了,我先不为难你了。等你自己想清楚再做决定吧!我最近都在鹏城,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吧。”

凌珏离开彼岸咖啡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吴娜拉有事先走。他一个人磨到服务员准备收档才起身离开。

走出房间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看招牌上的彼岸咖啡四个字。霓虹灯字体一闪一闪,最后终于彻底熄灭。

凌珏知道,他和吴天兰的故事也彻底完了。

他想着吴娜拉说的话。自己很清楚。所有的问题都是自己的心。他可以驾驭一间公司,却无法驾驭自己的心。转身无情,他做不到。

尚菲,徐婧,她们的心意他早就明了了。可是他除了亏欠她们还能做到什么。

薛灵兹,她等了自己九年。即便在自己多到南海之滨的鹏城,她依然义无反顾的追了过来。她从来没有说过爱她的话。而她对她的如海深情,即便是一个过路人,也能看的分明。他还要继续辜负她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