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违命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170字
  • 2022-04-23 15:17:05

威腾集团的会议室。

凌珏带队的灵眸团队和陈子文带队的威腾泛娱乐团队正在开会。

“凌总,特别不好意思。今天马董临时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不能来参加我们这个会。请多包涵。”

凌珏客气的笑了笑说:“陈总言重了。我们感谢马董的关注和信任,也感谢陈总的安排和支持。相信我们双方的合作会共同开创一个新局面。”

“那我们现在开始吧!请你们讲一下你们的产品吧!”

“好的。”

凌珏这边演讲的是林翰。丁宁和万俊负责解说产品层面和技术层面的设计。

前面一路沟通的挺顺利。到后面答疑阶段风向逐渐开始有了变化。

坐在陈子安右侧的一位负责技术安全的眼镜男开始不断的问一些刁钻的问题。夸大两家合作可能会导致的安全问题。到后来更是把灵眸的产品和技术贬得一文不值,到处都是安全漏洞。

丁宁和万俊气的脸色发白。一边据理力争,一边层层反驳。到最后说急了彻底变成了技术流派之争。就差上升到人身攻击了。

凌珏一看场面逐渐失控,而陈子安笑吟吟的并不制止。终于明白赵凌霄打得是什么牌了。

用技术安全风险作为两家合作的障碍。这样即便是马盛威追问起来,也可以解释的过去。技术人员为系统安全负责,采取谨慎原则,本就是可嘉的行为。

凌珏看着陈子安,心里逐渐有了定论。赵凌霄并不是技术流,他应该想不出这样的招数。这应该是陈子安的主意。陈子安宁可冒着得罪马盛威的风险也要支持赵凌霄。可见必然是一丘之貉,利益共通。

凌珏清了清嗓子,制止了无休止的争论。

“陈总,我看大家对这次的合作分歧比较大,可能还需要从长计议。你看今天的会要不我们就先到这儿。”

丁宁和万俊看着凌珏欲言又止,一脸的不服气。

凌珏当作没有看到,只是定定的盯着陈子安。

陈子安眼神有些闪烁,假装整理领带,顺势站了起来。

“也好,凌总。看上去短期也争不出个结论来。这个事我们再慢慢沟通。灵眸的产品毕竟投放市场的时间还短。我相信一段时间以后,等产品逐渐成熟,我们还是有很大的合作机会的。”

凌珏一听,这是要盖棺定论了。连忙摆了摆手。

“这个倒不急着下结论。我们再约时间沟通吧!今天先到这儿,谢谢各位。”

说完,凌珏转身离开了会议室。几个小伙伴一看老大怒了,赶紧跟上撤。

留下威腾的几个人尴尬的呆在当场。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赵凌霄等在里面。

凌珏不动声色的说把:“你来啦!”

赵凌霄似笑非笑的问:“谈得怎么样?顺利吗?”

“马总不在,就没什么可谈的了。下面的人没一个能做主的。”

“不能吧?威腾这么大一家公司,不可能每件事都要马盛威来决策。他担任了那么多的社会职务。应该经常不在公司,那不都乱套了。”

“嗯!其他业务不了解。但是这个泛娱乐的陈子安,明显是个不敢拿主意的人。可能习惯了做老板的一条狗吧。已经不知道怎么当主人了。”

赵凌霄的微笑僵在脸上。愣了片刻打趣的说:“别生气,生气伤身。我来找你是另外有事。上午我去市府开会,付市长通知了我两件事。一是让我接手尚菲负责的那个基金。我才知道,原来那个基金是国资背景,威腾也有占股,后面都是大佬。好像尚菲的父亲尚远老市长还没退休的时候,尚菲就出任这个基金的负责人了。这明显是不符合规定的。容易让别人风言风语,对老市长的声誉也不利嘛!我想着你和尚菲的关系好,我得先和你打个招呼。”

凌珏心里暗骂:“卑鄙!”脸上表情不变。冷冷看了赵凌霄一眼说:“那要恭喜你了。”

“同喜同喜。现在我手上有33.57%的股权了。我认为有必要召开一次股东大会。”

“哦,为什么?”

“这就和付市长说的第二件事有关系了。他了解到灵眸的财务出现了重大漏洞,很担心基金投资的安全,怕形成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希望我能优化一下公司的管理制度。尽快把漏洞给堵上。”

“那你打算怎么堵?”

“这不是要和你商量吗!当然最好是咱俩达成共识。那就是一切OK,携手赚大钱了。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想入股灵眸吗?”

“愿闻其详!”凌珏淡淡的说。

赵凌霄没有理会凌珏的冷淡,继续热情高涨的说。

“你知道港股的SPAC模式吧?”

凌珏点了点头:“略有耳闻。”

赵凌霄兴奋的说:“我打算把灵眸公司反向注入到我控股的数字娱乐,这样就可以实现快速上市。而且股价的一飞冲天指日可期,这是个赚大钱的机会啊,兄弟。”

“那你打算怎么注入呢,股权怎么分配?”

“这个简单。目前灵眸的估值是一个亿。数字娱乐的估值大概是五亿。那么用灵眸的全部股权换取数字娱乐的20%股权。换股完成,大家就都是上市公司的股东了。”

凌珏冷笑着说:“果然是好生意。那相当于我用灵眸的六成多的股份换取数字娱乐不到一成半的股份,换了你是我,你会同意吗?”

“当然同意啊!为什么不同意。你不用纠结这个比例的问题。你要看成长性。数字娱乐当前的股价是三毛六,注入灵眸之后恐怕三十六都不止,一百倍哎兄弟。这样你的身价就是几十亿啊!何乐而不为呢?”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蔡晓军的公司,注入到你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吗?”

赵凌霄故作愕然:“蔡晓军的公司和我有什么关系?他的股权在苏雅手里。我怎么处理的了?”

“哈,兄弟,说好的坦诚相待呢?那张遗书的字条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当年你和蔡晓军一起跟着吴老师练习瘦金体。你不会告诉我那张纸条是吴老师写的吧?”

“吴老师告诉你是我写的?这个世界上不会只有两三个人会写瘦金体吧?”

“现在已经过了拼演技的阶段啦,哥们!我的答案昨天已经告诉你了,道不同不相与谋!你请便吧!”

赵凌霄突然目录凶光,恶狠狠的看着凌珏。

“这么说你是确定要一条道走到黑了?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我等着,拭目以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