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宫心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055字
  • 2022-04-23 15:18:12

徐婧笑着说:“我看你也动心了吧!好东西人人都想抢啊,谁能有你姐那么大度。”

吴娜拉无奈说:“她不是大度,一起过了9年,都已经把自己整抑郁了,再不大度恐怕小命都没了。郁郁而终。”

徐婧叹了口气:“也是,这家伙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心打不开,啥手段都使不上。”

吴娜拉笑着问:“你抢的怎么样,有没有机会捷足先登。不行我可就准备上了。”

徐婧顿时耷拉下了脸,说:“目前我最多排在第三位,你只能排第四位。不许插队哦!”

吴娜拉好奇的问:“那我很想知道排第一位和第二位的是谁。”

“你很快就会认识了。第一位的你不能伤害她,第二位的你随便整。”

“哈,你说的跟真的是的。宫心计看多了吧?”

“这可不就是宫心计吗。你说他吧,要是早确定了。我们也都不用惦记了。偏偏他又没个着落,看的人又不甘心。哎,真实挖心挠肺啊!”

“小丫头,我发现你惨了。病得不轻,需要我给你看一下吗?”

“那算了,我的病只有一个人能看。你懂得。”

“好吧,我懂。那就拭目以待呗。看你的王子肯不肯来救你于水火之中。”

“八成是指望不上了。不聊这个了,我们开始干活吧。”

“嗯,好!”

……

凌珏在临睡前收到了马盛威的微信留言。

“凌珏,不好意思啊!刚通知我明天要去市政协开会。我这个工商界代表必须出席。原定明天下午的会我还是参加不了了。我已经和陈子安交代了。你们先谈合作细节,其他的后面我们再沟通。”

“好的,您先忙大事。这个我们能搞定。”

回了马盛威这条信息。凌珏陷入到思考当中。

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赵凌霄抢先出手了。明天的会议看上去不是很乐观。

他想起了陈子安在自己办公室刚见赵凌霄时的情景,两人明显交情匪浅。从后来两个人单独出去腐败的情况看。估计不是腐友,就是狼友。这些人在国外还真是够自由。

陈子安会是赵凌霄或者是六芒社的人吗?

如果是,明天这个会估计就不好开了。

如果不是,赵凌霄会怎么出牌呢?

……

周一上午,凌珏正在办公室里安排工作,准备下午的会议。

徐婧突然敲门走了进来。

“方便吗?耽搁你半小时。”

徐婧在凌珏的工作场合,恢复了不苟言笑的模样。

“额,请说!”凌珏言简意赅的配合她演戏。

徐婧回头关上房门,一秒破防。

嘻笑着说:“我完了,我现在在你这儿演严肃特别费劲。都怪你,变成了我的偶像让我这么崇拜你。我还怎么居高临下的看你?”

“徐警官请随意,保持俯视。”

“得了便宜卖乖,真没劲。想知道蔡晓军案的最新进展吗?”

“你们不是停止调查了吗?”凌珏疑惑的问。

“王局停止了,像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是不会有人在意的。所以我们悄悄查了点内容。有一点点进展。”徐婧边说边鬼笑着。

“那就呈上吧!”凌珏忽然也有了玩性。

徐婧惊喜的说:“嗻。嗯,报告皇上,是这样的。我们在您找到的视频里发现了苏雅给蔡晓军使用毒品的内容。竟然还有吸毒后帮他找女人的视频。更变态的是,过程中苏雅就在现场用手机拍摄。苏雅已经认了毒品和拍摄视频的事情。但是舍曲林的事矢口否认,伪造遗书也不承认。不过蔡晓军跳楼之前和苏雅通了一个电话,蔡晓军当时开了免提。所以原原本本的录下来了。”

凌珏沉声问:“他们说了什么?”

“蔡晓军要求和她签一份婚前财务协议。苏雅立即否决。并要求蔡晓军把所有资产和股权转让给她。不然的话,她就把他的视频曝光,让他身败名裂。她还提到了蔡晓军公司偷税漏税的问题。也威胁要去举报他。蔡晓军气坏了,马上就问她是不是设局坑他,和他结婚就是为了骗他的资产。苏雅冷笑着问他,你有什么资产值得我骗取的。只有你的公司股权还有点价值。如果你老实一点乖乖交出来。说不定我还能赏你点好处。蔡晓军气愤地挂了电话,在屋里转了两圈。然后就从阳台跳下去了。”

“这个够定罪吗?”凌珏问。

“估计够呛!如果有舍曲林这个证据,就差不多了。”徐婧遗憾的说。

“苏雅那边有没有承认她是六芒社的人?”

“没有,她说和赵凌霄只是上下属关系。看样子是打算自己扛了。”

“舍曲林这条链我可能会有些突破,你等我消息。其他的还是有什么?”

“伪造遗书这条线还有机会吗?”

“估计没有了。这条只能是构成嫌疑,没法形成实际证据。我觉得不用浪费功夫了。”

“真是气死人了。这家伙滑得跟个泥鳅似的。什么事都是别人帮他扛。”

“方可那边有什么进展吗?”

“他可就惨了。现在受害人已经联系到了三十多个。有一些受害人都是在昏睡当中被他侵犯的。竟然到现在才知道。我估计这个数字还会增加。他现在唯一能盼望的结果是争取无期而不是死刑。”

“可以让他举报赵凌霄立功吗?”

“估计没什么意义。他掌握的和赵凌霄有关的情况应该不多,唯一能举报的是赵凌霄指示他接近吴天兰和控制吴天兰。但是因为没有形成实际伤害。转移资产和他也没关系。所以也判不了他。”

凌珏沉吟着。

“嗯,那就只剩下苏雅这条路了。我先搞定舍曲林。你们再看看其他线索吧。”

“是!”徐婧响亮的应了一声。就好像凌珏是上司一样。

然后,她又凑近凌珏神秘的问:“你对吴娜拉感觉如何?你不觉得她长得有点像吴天兰吗?要不要用她来填补你寂寞空虚的心?”

“滚!”凌珏怒斥出口。整张脸涨的通红。

“遵命!”徐婧笑得震天动地。快速的向门口跑去。临出门前,突然想起整理自己的仪容仪表。精神飒爽的出门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