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行迹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022字
  • 2022-04-16 10:16:47

正在凌珏满脑袋疑问一筹莫展的时候,张警官到了,还带着一位英姿飒爽的女警官。

“凌总好,你这生意做得大啊!厉害厉害!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徐婧警官。你的这个案子后面由她来负责。你们先认识一下。”

凌珏勉强打起微笑,点头表示打过招呼。示意两位警官请坐。

几个人分宾主坐好后,凌珏忙不迭的问张警官:“请问案情现在有什么进展吗?”

张警官抬了抬手说:“您先别急。这个案子现在有点复杂。请徐警官和你详细说吧!”

徐婧也不客套,看着凌珏的眼睛说:“好的,我需要问您几个问题,希望您能如实回答!”

眼神锐利如有实质,似乎要刺探凌珏内心深处的活动。

凌珏有点架不住徐婧美目的灼灼直视,眼神在张警官脸上晃了一圈,落在面前的水杯上:“当然,你问吧!”

徐婧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凌珏问:“您认识这个人吗?”

凌珏接过来一看,是一个男人的职业照。照片上的人笑容可掬,约莫30岁左右的模样,看上去很有亲和力。

“不认识,应该从来没见过。”凌珏简单回答。

“他叫方可,是一位资深的心理医生,有海归背景。我们从监控记录发现,吴天兰过去半年几乎每个月都会去找这位方医生,最近两个月去的尤其频繁。据您了解吴天兰是否有心理疾病呢?”

“没有吧?!”凌珏惊讶的睁大眼睛。“我和她朝夕相处,从来没发现她有什么异常啊!”

“哦!那就奇怪了。这位方医生一周前出国了,而且违规删除了所有的病例。他一出国就失踪了。目前没有任何人能联系上他!”

“你的意思是,他和吴天兰的失踪有关系?”凌珏迅速的问。

“我们现在还不能断定。不过这是一个重大疑点。另外我们追踪了从你们公司账户转走的3857万资金。这笔钱昨天从你们公司转出去之后,迅速流经五个不同公司的账户,然后分散流入虚拟币平台。如果我们推算正确的话,这笔钱应该已经洗出境外了。”

徐婧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段话,每一个字都表达的稳定而清晰。

“啊,那这钱还能追回来吗?”

凌珏吃惊而颓丧,他知道徐警官说的这番话意味着什么。

“目前看难度很大。虚拟币市场是没法追踪的。我们现在只能从人入手,逐个排查,看能不能找到户头的主人,或者相关的人。吴天兰过去有炒币吗。”

“绝对没有,她应该连虚拟币是什么意思都搞不明白。更别提去买卖了!”

“那应该是有人指挥她转账的。我们从天网系统里看到她昨天晚上最后出现的位置是蛇口码头。从时间上看,她应该是在蛇口码头等船的时候才用笔记本操作的转账。您确认一下,这个是不是她!”

徐婧说完,拿出手机调出一段视频给凌珏看。

视频里的吴天兰包裹的严严实实,甚至带上了口罩和墨镜。但是从她的举手投足、身体的曲线、发色等细节,凌珏还是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默然把手机还给徐婧,凌珏点点头表示确认。

“那情况基本就明朗了,吴天兰应该是转账后迅速离境。我们已经通知香港机场和澳门机场,密切关注嫌疑人的踪迹,一有发现立即控制。”

这一番话刺激的凌珏心惊肉跳。昨天还是未婚妻,今天就是嫌疑人了。而他,竟然是受害人。还有比这更狗血的剧情吗?

“另外,我们正式通知您。鉴于您和吴天兰的亲密关系,从现在开始,您不能离开鹏城。每天都要和我们确认您的位置。您明白吗?”

“你的意思是,我也是嫌疑人?”

“您是受害人,还是嫌疑人?现在都有可能。不过为了方便我们查案,您被限制出境了。我需要先知会您一下。”

凌珏再次有了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我明白了,最近我哪儿都不去,就在这里等你们消息,或者是传唤。对了,她去了香港还是澳门,你们不能用船票记录来确认吗?”

“我们查过那个时段的所有乘船记录,没有她的名字。所以我们判断,她应该用的是假名字,使用假护照出的境。我们正在逐一核对,相信很快就可以确定。”

假名字,假护照!凌珏无论如何都无法把这两个词和吴天兰进行关联。

她哪来这么大的能量啊!?

徐婧看着神不守舍的凌珏,眼神里突然流露出一股奇怪的意味。似乎是,鄙视!或许还有一点点怜悯!

“好了,我已经说完了。您看看还有什么问题没?”徐婧很快的问。

“我没什么问题!”被沮丧情绪裹挟的凌珏,已经没有心思去判断徐婧的眼神里是什么意思了。

“那好吧,今天我们先到这儿,这个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这两天我可能会随时联系您,希望您能接听。”徐婧说着递了一张名片给凌珏。

凌珏接过随手放在办公桌上。心情沉重。

送走了两位警官,凌珏坐回办公椅上,失魂落魄。手里拿着徐婧的名片,把刚才的对话逐一的回放一遍。

看上去,吴天兰携款潜逃是坐实了。自己也可能会落个帮凶的罪名吧?

至少渎职失察是跑不了了。

未婚妻盗走了公司大笔资金。而自己还在拼命为她辩护:她可能是被绑架了,她是个好人。

徐婧眼里流露出的鄙视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

现在该怎么办,把所有罪过和责任都推到吴天兰身上?

同事和投资人一定会觉得自己不仅傻,而且虚伪。

吴浩正教授那里又该怎么办?

昨天答应了要通知他,现在该如何通知?说他的女儿被通缉了,是个携款潜逃的嫌疑犯!?

天哪,他老人家一生清白,怎么能接受这样的污点。

吴天兰啊,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没有想过我凌某人的下场,也没有想过你白发苍苍的老父亲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