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修炼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028字
  • 2022-04-22 09:39:38

凌珏在众人的侧目注视中,一字一顿缓缓的说:“第一,遗书用的是瘦金体,而瘦金体是一种艺术字体,很少会有人刻意用这么少见的艺术字体来写遗书。死者也只是在一些特定场合才会写这个类型的字。

第二,遗书的五个字从书法的角度看,非常不连贯。各有各的意境,不像是一气呵成。倒像是把五个不同地方的字临摹到一起。

第三,从图片上看,纸张和墨迹都不像是昨晚死者在坠楼前写的。更像是之前就已经写好了的。纸张和墨迹在空气中会逐渐变旧。虽然时间不长,但还是有区别的。这个可以用专业仪器测一下。

第四,这五个字写得非常工整。像是练笔的感觉。尤其最后两个字,甚至有一点点开心的感觉。完全不像是一个将要寻死的人的情绪表达。”

凌珏一口气把这些分析说完。那边已经有人把遗书的照片投影到大屏幕上。大家按照凌珏的角度去看,越看越觉得有道理。顿时议论声四起。

王局提高声音问:“大家怎么看?”

徐婧高高的举着手说:“这就是我们找到的疑点。重大疑点!”

局长颔首微笑,继续看向其他人。

一屋子的嗡嗡声,却是没有人能站出来说话。

王局只好点将,问负责这个案件的刘警官。

“刘警官,技术科的同事对遗书的字迹有什么看法?”

“额,他们还在分析。目前没有结论。”

凌珏这时再次提高声音说:“国内书写瘦金体的权威大师,吴浩正教授今天刚好在鹏城,大家可以请他来说说看法。吴教授是社科院院士。德高望重,他的分析相信会更让人信服。”

局长看向凌珏问:“他在哪儿?”

徐婧抢着说:“我知道,我去接他。”

局长走到徐婧和凌珏跟前说:“我跟你们一起去吧!院士,怠慢不得。”

这次不能开徐婧的小Mini了。分局安排了一辆商务车。

上车之前,局长握了握凌珏的手说:“凌总,谢谢你!”

凌珏微笑了笑说:“应该的。”

……

吴浩正和局长见面之后,案情迅速定论。遗书有重大嫌疑,需要重新调查。

为了不耽误吴院士的时间,凌珏留下来负责送吴院士离开。

其他人回分局继续工作。

徐婧走之前和凌珏约好了下午一起去接专家。

大队人马离开之后,吴浩正看着凌珏说:“来来来,我们坐一下。接待方给我安排了车。还要一会儿才能到,咱俩先聊会。”

看着凌珏安静的坐在自己面前。老爷子脸上露出欣赏的表情。

“你现在越发的成熟了,考虑问题很周到。我很欣慰。我这两年整理了一些古往今来关于我国各学派对于士子自我修炼的内容。归纳总结,略有所成。你想不想听听,权当消磨时间。”

凌珏肃然起敬。吴浩正是研究社会学的专家。这个成果必然是石破天惊。

忙躬身说:“我当然要洗耳恭听。”

吴浩正笑着说:“先坐下。这不是上课,不用这么严肃。”

看着凌珏坐会原位。他才开口。

“古往今来,士子们集体困惑一件事。如何成长?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获得足够多的收获。人生的成长究竟该如何设定目标,如何逐渐完善自己,如何才能不虚度此生。你想过这些问题吗?”

凌珏感触的说:“有,经常会冒出这些想法。”

吴浩正欣慰的说:“喜欢思考的人都是会冒出这些想法的。”

“我结合儒家,道家,墨家,理学,心学,曾学,甚至宗教。把人这一生需要修炼的内容总结为五个方向。分别是精神,意识,智慧,行为,身体。”

“我们先从身体开始说。通常我们会焦虑身体的健康、反应、强壮、肌肉萎缩、胖瘦等等。其实是希望获得更完美的身体。道家把修炼身体看做是渡世的宝筏,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好的身体才能承载好的行为、智慧、意识和精神。这个你同意吗?”

凌珏点头应是:“我同意。”

“行为可以理解为行动力,执行能力。王阳明为了解决文人们空谈理论修养、缺乏实践和执行的弊病,给出了系列的方法。但是现在的人们依然把心学当成一种理论来研究,在理论之上附加理论,以此来显示高深。可见让文人们躬身入局,身体力行干点执行是很难的。这个你理解吗?”

凌珏再次点头:“确实如此。”

“智慧就是建立在知识、阅历之上的认知能力了。这个几千年来讲得足够多了。但是能把认知建立在客观之上,能够摒除自己的私欲和偏见,还是很不容易的。”

凌珏大为认同,连连点头。

“意识是一种根治于内心深处的自然反应。在思考之前的反应我把这个叫意识,比如你开车遇到危险,会自然而然避险。这是长期训练和认知影响的结果。大部分时候都是超越思考的。有些人下意识抬杠,有些人喜欢否定,有些人爱好高谈阔论,有些人更享受默默耕耘,有些人天然有阶级意识,有些人就是会桀骜不驯。这些我们可以称为性格,或者习惯。其实是多种因素叠加之后的意识反应。”

凌珏心灵神会,大为受用。

“最后是精神。这个就比方某些人能挺身去挡子弹,有些人精致利己,有些时代人们可以毁家纾难,有些团队就是会充满活力和决心。这些其实都是精神的体现。”

一席话说的凌珏连连点头。

吴浩正说到这里,看了看表。

“好了,今天就先说到这里。回头有机会我们再探讨。我下半年会就这个出一篇论文。到时候你也帮我找找案例。”

凌珏赶紧站起来说:“好的,谢谢吴老师教诲。”

吴浩正指了指行李,笑着说:“学费是帮我搬东西,不过分吧?”

凌珏恭恭敬敬的说:“价钱公道合理,童叟无欺。”

伸手就去提上了行李。

吴浩正呵呵笑着,两个人一路笑着出门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