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遗书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029字
  • 2022-04-22 09:34:02

回到家的时候,凌珏再次拿出那张图片,仔细观摩。

下意识的,他觉得这张照片有问题。但是又不知道问题在哪儿。他决定明天一早去找吴浩正。

吴浩正正是国内书法界的大家,最擅长的就是瘦金体。蔡晓军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以模仿吴浩正起步的。

他给吴浩正发了个短信:“吴老师,您明天上午有空吗?我去找您请教个问题。”

没想到吴浩正也还没睡。马上回拨了个电话过来。

“凌珏啊,你找我什么事。要不你现在来找我吧!我正在收拾行李,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去下一个地方了。”

“好的,那我马上过去!”

……

吴浩正坐在沙发上,戴着眼镜仔细的看着凌珏手机上的图片。

“不对,嗯,这个明显不对!”

凌珏不敢打扰他,等着他得出结论。

吴浩正终于看完了。抬起头摘下眼镜,对着凌珏说:“你先说说,你认为有什么问题?”

凌珏说:“直观上我觉得这个字迹过于工整,像是得意开心时写得。不像是遗书的感觉。而且我觉得也不会有人刻意用这种艺术字体来写遗书吧。”

吴浩正点了点头说:“是的,确实是这样!还有吗?”

“我没有看到原件,从图片上不敢下定义。但是我觉得这个字条很有可能不是昨天写的。墨迹和纸张看上去像是放了一段时间了。”

吴浩正哦了一声,又带上眼镜低头看了一下。然后抬起头说:“你看的很细致,好像是这样的。还有吗?”

凌珏摇摇头说:“没了。”

吴浩正摘下眼镜,清了清嗓子说:“凌珏啊!据我判断,这张纸条应该是有人先凑齐了这五个字,然后通过大量的临摹练习,然后写出来的。这个人应该是不擅长这种字体。所以五个字没有连贯性。各有各的意境。”

凌珏激动的说:“那我们如果找到这个临摹的人,应该就可以有突破了。”

吴浩正摇了摇头说:“不容易,除非你能直接确定那个人,然后让他再写一遍。所以,这个案子你还翻不了。”

凌珏坚定的说:“至少这是个疑点,只要让警方认可案情有可疑之处,我们就可以深入调查。我相信还有更多疑点,在等我们去发现。毕竟,不会有无懈可击的作案。所有人为设计出来的,必然会有漏洞。”

吴浩正感慨的说:“想不到啊!你们几个都是我的学生。这才毕业五年,竟然就有了这么大的变化。年纪轻轻的啊,竟然…”

凌珏怕老人家陷入忧伤,赶紧岔开话题说:“吴老师,您能多留一天吗?我想请您明天给警方一些专业建议。这边忙完了我马上安排送您过去。”

“哦!那我明天早上和团长说一下,应该没问题。”

“那行,吴老师您早点休息。我不打扰您了。不好意思,这么晚麻烦您。”

“嗨,你别跟我见怪啊!你和天兰虽然无缘,咱俩还是师生嘛!甚至半师半友。你可别疏远了我。对了,我看你现在越来越成熟,我也是很欣慰。但是你的个人问题你也别拗着了。啊!”

“谢谢吴老师,我明白!那我走了,晚安!”

……

凌珏回到家已经是后半夜,琢磨着明早要处理的几件大事,困意全消。索性不睡觉了。把最近闲暇时捕捉到的几个灵感串起来,看能不能完成几首小诗。以便下次徐婧催稿的时候可以交差。

写着写着,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听到电话的声音,抓起来一看,是徐婧的来电。

“喂!”

“哎哟,对不起,偶像,我这是打搅你的好梦了吗?那你继续,看能不能把欠我的那首诗给梦出来。我还有半小时到你家楼下。时间够了吧?”

凌珏听着徐婧絮絮叨叨说完这一大段话就挂了。再次拿起手机确认了一下。时间显示是上午7点。

模糊记得今天徐婧是要接待那个所谓国际刑警的心理专家。八成是这事了。

赶紧起来收拾整齐。匆匆忙忙跑到小区门口。刚好看见徐婧开着一辆小Mini出现。关键还是个单排座的。这让凌珏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开上自己的车。

“嗨!偶像,别愣着啦,赶紧上车啊!”

凌珏不再扭捏,吸着气瘦身钻进Mini。那感觉就像衣服穿小了几码似的。

“专家已经到了?这么早?”

“专家还没到,蔡晓军的案子有了一些问题。局长叫我们早上回去一起开会。我想你的聪明小脑袋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跟我去发挥一下作用。”

“啊,我去合适吗?”

“本来是不合适的,但经不住本小姐我的面子大,现在就合适了。对了,你刚才梦到我了没有。对不起,说快了,梦到给我的诗了没有。”

凌珏没脾气,只好装聋作哑,不出声。

徐婧噗嗤笑了一声:“别这么小气嘛!都是成年人,梦一梦又何妨,是吧?”

“你想让我下车吗?”

“别!好,我闭嘴行了吧。你可以打个盹。顺便做个好梦。”

小丫头大清早的活力无限,嘴巴不停,表情还各种丰富。

凌珏不再说话,扭头看向窗外。

高新分局的早晨都是一个样子,闹哄哄的像个菜市场。

这会儿一帮子人聚在一个大会议室里,讨论的热火朝天。

徐婧带着凌珏从后门悄悄进去。向台上的王局挥手打了个招呼,就安静站在后面。

王局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朝着徐婧问:“小徐,你对蔡晓军的案子有什么建议。”

“啊!我啊?”徐婧刚进来,还完全没摸着头脑。

“嗯,现在家属不让做尸检,你们怀疑的他杀就没有办法开展。你有什么建议。”

“她不让做尸检,不正是证明了她心里有鬼吗?这案情有如此重大的疑点,她不让也不行啊!”

“什么重大疑点?”局长跟着问了一句。

“额,这个疑点我们正在确认,我们认为,嗯,那个…”

徐婧正准备胡诌,凌珏接过了话头。

“我认为遗书是伪造的。原因有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