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噩耗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153字
  • 2022-04-21 19:15:24

晚上郑邑卓拉着薛灵兹给吴浩正接风。几个人都是老爷子的学生。孺慕之情都是发自内心的真诚。

徐婧也跟着来凑热闹。有了这个活宝,席间也是热闹非凡。

不过凌珏暂时没有告诉徐婧吴天兰的最新情况。这个事要谨慎处理。看看怎样才能给吴天兰脱罪。

徐婧倒是悄悄的告诉了凌珏他们已经撬开了方可的嘴。具体怎么撬开的小妮子故作神秘不肯说。但是看她一脸的得意应该是她的杰作。

饭后几个人一起把吴浩正送回宾馆。原来老爷子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一批一起来参加学术会议的老专家。

正要离开的时候。凌珏突然收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以为是骚扰电话就没接,结果对方一直打。

凌珏生气的接起来正准备训斥。结果电话那头的声音比自己还生气。

“我说你怎么不接电话呢?天大的事你都可以漠视不管吗?”

凌珏瞬间没了脾气。看了看号码?确认确实是个陌生人。

“请问哪位?”

“我是高新分局刑事组的,我姓刘。你是凌珏吧?”

凌珏疑惑的看了徐婧一眼。接着问:“是的,我是凌珏。请问什么事找我?”

“你认识蔡晓军吧?我看你们俩今天有联系!”

“是的,我俩是同学。上午我去他办公室聊了点事。”

“那就对了。告诉你,他刚刚跳楼自杀了。现在我们需要你协助调查。请你尽快到高新分局来一趟吧。不要让我们去找你。”

“你说什么?他怎么了,跳楼自杀了?”凌珏几乎用喊的方式说出了这句话。一向淡定的他瞬间方寸大乱。

这句话也吓到了身边的几个人。薛灵兹、徐婧、郑邑卓都紧张的看着凌珏,不知道谁跳楼自杀了。

对面的刘警官倒是情绪稳定下来了:“是的,蔡晓军跳楼自杀了。你尽快到高新分局来。见面再说,就这样。”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凌珏挂完电话后几乎失去了思考和反应的能力,双目呆滞,木呆呆的喃喃自语:“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薛灵兹用双手握住他的左手,试着稳定他的情绪。

“你别着急,他们说的是谁?现在要过去吗?”

凌珏逐渐回过一点神来,定定的看着薛灵兹,眼睛通红的说:“他们说是蔡晓军。我上午还看见他了呢!”

郑邑卓吓了一大跳:“你说蔡晓军!为啥呀,他昨天不还是好好的吗?”

薛灵兹眼神里闪烁着光芒,似乎想到了什么。两只手把凌珏的左手握的更紧了,恨不得放在自己的怀里。

徐婧撇了撇嘴说:“那别愣着了,刚给你打电话的是警察吧?他是不是让你去报到?”

这次凌珏完全恢复了意识。他轻轻把手从薛灵兹的双手中抽了出来。定了定心神然后看着她说:“我没事。我现在要去高新分局。你们先回去休息吧。不用担心我。”

徐婧埋怨的说:“还休息啥呀?都跟着去吧。那儿刚好是我的地盘,人都比较熟。”

薛灵兹点了点头说:“是的,我们都去吧!也了解一下蔡晓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郑,你去开车吧,我们在这等你。”

郑邑卓赶紧三步两步跑到停车场把自己的休旅车开了过来。

……

到高新分局的时候刘警官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凌珏先上前一步自报家门。刘警官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字。看见徐婧跟着一起来了,低声问:“朋友?”

“嗯,照顾一下。不是坏人。”徐婧悄悄的说。

刘警官坏笑着说:“这个你说了不算吧。坏人你分的清楚吗?”

徐婧白了他一眼:“快去干活。还有心情开玩笑!我看你就像个坏人。”

刘警官不再逗她,示意凌珏跟着他走。其他几个人跟着徐婧来到大厅里围着的一大群人当中。

徐婧找到自己的师傅张警官,悄悄凑上去问:“什么情况?”

“说是跳楼自杀,从自己家阳台上跳下来了。房间里没有其他人的痕迹,遗书上只有五个字:我对不起你。是本人的笔迹。”张警官快速的把情况说清楚。

“有家属吗?”徐婧追着问。

“好像是有个女朋友,还在联系。一直没接电话。心可真大!”张警官叹着气说。

徐婧把了解到的情况告诉了薛灵兹和郑邑卓。两个人都是一脸不可思议。跟着徐婧找到一个休息室等凌珏。

凌珏跟着刘警官来到另外一间询问室。桌子上放着案发现场拍回来的一些照片。场面惨不忍睹。

“他人现在在哪儿?”凌珏忍着不去看那些照片。

“送殡仪馆了。大概晚上7点56分的时候跳下来的。当时就没气了。救护车到的时候已经做不了什么了。只能收拾好直接送殡仪馆。”

“你们凭什么断定是自杀?”凌珏红着眼睛问。

“你先别激动!控制一下情绪。我们在现场没发现任何可疑的痕迹,只有他亲笔写得一份遗书,上面只有5个字:我对不起你。你知道这个你是谁吗?把你了解的情况都说出来吧!”

“我如果说他是被人杀害的。你们相信吗?”凌珏还是不能有效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冷静,千万别激动。自杀还是他杀,我们都要有证据,对吗?你现在先说说你掌握的情况吧!”

凌珏做了两次深呼吸,然后把昨天到今天发生在他和蔡晓军之间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包括他对赵凌霄的猜测。

刘警官一边听一边录音。间或在笔记本上记了些什么。

“你是说,他有老婆,刚结婚的?”

“嗯,刚领证了,还没办婚礼。据他说也没有事实婚姻关系。”

“是叫苏雅对吧?”

“是的。”

“你说你怀疑苏雅和赵凌霄合伙想要谋取蔡晓军的财产。你有确切证据吗?”

凌珏愣了一下。仔细想了想。好像还都是自己的推测,并没有任何真凭实据。

“证据你们去查吧。我了解的就这么多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稍等一下,你认为遗书里我对不起你的你是指谁?苏雅还是何敏?”

“我不知道,你们自己调查吧!遗书肯定是伪造的。”

“嗯,我们会调查的。你在这里签个字!确认一下就可以走了。”

说完拿过旁边书记员记录的笔录,交给凌珏。

凌珏接过去迅速签好字,还给刘警官。一声不吭的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