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吴老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133字
  • 2022-04-21 12:45:22

凌珏一路上都在反思,不知道蔡晓军能不能破的了这个局。他自己觉得事情不会像蔡晓军想的那么简单。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帮他。

一路想着,回到自己家门口,意外看到了吴浩正的身影。

吴浩正看上去已经等了很久,正不停的揉着自己的腰。

“吴老师,您怎么来了?您给我先打个电话我去接你啊。哎呀,您这是等了多久啊?对不起对不起,赶紧进门。”

凌珏赶紧开门把吴浩正扶进了家门。

老爷子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了。凌珏扶着他坐在沙发上,然后帮他换上拖鞋。

“哎,那个凌珏,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哎呀,我的个老腰啊。你可算是回来了。你说你这大周末的也不在家休息休息,跑去哪儿了?”

“不好意思,吴老师。我去一个朋友公司转了转。我不知道您来。哎呀,早知道您来,我肯定得去接您啊。您说您怎么还给我搞突然袭击呢?”

“我要是不搞突然袭击,我恐怕就见不着你了吧?”

凌珏顿时会意。是啊!吴天兰的事情还没有交代过去呢。下意识的看了看吴天兰的房间,惭愧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吴浩正看到了凌珏的表情,安慰他说:“我都知道啦,你也不用有负担。而且我这次来,是给你交代几件事情,免得你有负担。”

这次轮到凌珏诧异了。

交代什么事情?有什么负担?

“这个事情说来话长。凌珏啊,你先给我倒杯水。快渴死我了。”

“哦,好好好。不好意思,您看我这都乱了。您稍等。”

凌珏快速给吴浩正泡了一杯春蕊。这时凌珏唯一认识的茶。吴浩正喜欢。幸好每年新茶下来凌珏都会准备一些,准备随时供奉吴浩正。家里还有存货。

吴浩正喝了一口,心满意足的说:“咦,今年这茶不错啊!怎么弄到的?”

凌珏心急着听吴浩正交代正事,却又不得不老老实实回答。

“这是托一个云南的朋友帮忙给买的。她是行家。”

那个朋友其实是尚菲。

“嗯,这个真不错,回头给我多弄点,我回去也分享分享。很久没喝到这么好的茶了。对了,我们说正事。”

凌珏心想,您可算是想起来了。

“吴天兰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比你知道的还多。其实她离开也是我要求的。”

这一席话可是把凌珏给震的眼前发黑,云山雾罩的不知道身在何处。

“您要求的?”凌珏结结巴巴的问。

“是啊!半年以前,吴天兰和我说她要和你分开。也和我详细说了这几年和你相处的情况。她说她觉得你并不爱她。所以不想这么凑活下去了,大家都很痛苦。我当时怕她冲动,就劝她再忍一忍。谁知道这一忍,还把她的抑郁症给忍犯了。孩子啊,你别内疚,这个事儿我不怪你。要怪就得怪我当初非要拉郎配,硬把你们俩凑一块儿。这些年你没做错什么。我还得感谢你一直对她照顾有加。没有给她造成任何的伤害。孩子,难为你了。”

凌珏低声说:“吴老师,我惭愧!”

“真不怪你!你也别非得把事儿揽在自己身上。孰是孰非很分明嘛!我们说回来啊!前一阵子你们那个老同学,叫赵凌霄的那个。他不知道怎么知道了你和吴天兰的情况,就开始往她身边凑。也来找过我!这孩子心地不行。我认识他们家几代老人,了解他们家的氛围。做什么事利字当先啊!中学的时候天兰还想喜欢他呢。被我坚决扼杀。我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人。不过后来天兰也发现了。他追求她的目的是想对你不利。他想谋夺你的公司。”

凌珏黯然神伤。

他大概能想的到吴天兰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的反应。气愤的从诊所离开,八成就是因为这个事情。赵凌霄啊赵凌霄,你还真是专欺负老实人。

吴浩正接着说:“所以我就建议她暂时离开你,这样姓赵的找不到机会,八成也就算了。”

“所以天兰去泰国是您安排的?”

“是啊!我在那边有个好朋友,几十年的交情了,就托她照顾一下天兰。”

凌珏默然无语,老朋友大概就是那位长公主了。

“天兰临走之前给了我一个邮箱,她说可以通过这个邮箱和你联系。我前两天登录看见你发的邮件了。孩子啊,我知道你是善良,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所以我得来找你说说。别执拗了,该放下就放下吧。大家都不要生活的那么累!”

凌珏听得啼笑皆非。自己一直以为暗通款曲传递心事的是吴天兰,原来竟是吴浩正。

“所以那首诗也是您发给我的?”

“是啊!你自己写的诗嘛!用到现在这个情况,恰恰好。能表达的很到位。不过我在你的邮件里看到三千多万,那是怎么回事?”

“这个您不知道吗?她走之前把公司账户上的三千多万转走了。”

看样子,吴浩正没有安排钱的事情。

“啊!那不能啊!她没和我说这个事儿啊。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那她把钱都转走了,你公司怎么办?”

“我另外找朋友借了一些。目前还能应付的来。”凌珏淡淡的说。

他能猜到吴天兰的想法。她以为赵凌霄是冲着钱来的。所以她把钱都转走。是想让赵凌霄彻底死了这条心。只是没想到反而帮助赵凌霄实现了入股的目标。

“凌珏啊,你要是有困难,你和我说啊!我这里还有几十万的存款,先给你拿去用吧。”

吴浩正看凌珏萎靡的样子,以为他是在愁钱。

“啊!不用,吴老师。钱真够,已经解决了。我能猜到她这么做是想让赵凌霄死心。只是这样一来她也让自己承担了携款潜逃的罪名。她以后恐怕是不好回国了。”凌珏遗憾的说。

“钱还回来也不行吗?不过我看这妮子八成压根就没想着回来。最近她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了。我要不是知道她没事,心脏病都要被她气犯了。”

凌珏心下了然。也觉得吴天兰可能是这么想的。

她是深爱着自己的。这辈子恐怕是过不了这关了。最好的选择就是远走他乡。也不知道现在她的抑郁好点了没。就看不接自己老爹的电话,恐怕情况不容乐观。

唉!

凌珏长叹一口气,再次感受到生活的无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