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别离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058字
  • 2022-04-22 15:53:57

回到家的时候尚早,凌珏下意识的打开了吴天兰的电脑,登录邮箱。

果不其然,第二份邮件也被点开看过了。

而下面,还多了一份回信。准确的来说,是一首诗。

“《一次别离》

每一天

都是,一次别离

告别昨天的自己

有些忧伤

有些不舍

有些难以自已

静立原地

试着原谅

明天将离去的自己

……

生命

是一场盛大的宴席

接着另一场宴席

酣畅淋漓

相聚别离

是否不会有痕迹

有人说

大闹一场,大笑而去

这世界对我

不敢是一场游戏

我将试着

搅碎我的每一块躯体

寻找,那一个结局

……

兄弟

陪我长大的人

长大后我们终将别离

各奔东西

偶尔回望

昨天拥抱的地方

关于你我

我会铭记

那些时光

我们,曾一起

这首诗,凌珏很熟悉。这是他毕业那年写的。应该是写给大家即将到来的分离。当时他朗诵的时候,还情不自禁的哭了。而班里几个情感丰富的同学,更是嚎啕大哭。

吴天兰把这首诗发挥给自己,是要彻底分别的意思吗?

她为何要如此决绝呢?

既然她是爱着自己的。她为何还是不肯给自己一个机会呢!

凌珏很想冲到她的面前,大声的质问她。

但是他没这个机会。现在没有,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

那一刻,沮丧像潮水一样一浪又一浪的冲激着他。让他无法也无力再给吴天兰写任何一个字。

就这样看着这封邮件,这首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的诗。呆呆的坐着,一直到天亮。

……

凌珏有一次一大早赶到高新分局,刚好碰到徐婧从审讯室出来。

凌珏透过审讯室半开的门缝看到了方可。

方可比照片上看起来憔悴了很多。不知道是灵修修炼营太折磨人,还是面对警方的审讯消耗太大。

凌珏隔着远远的看了一眼这个曾让自己夜难安寝的人,心里的恨意滔天而起。

徐婧看着凌珏的眼睛,好奇的说:“你如果想在这里揍他,我可以给你提供方便。”

凌珏没理她的茬,跟在后面回到她的办公室。

“你这么聪明,猜猜看我问到什么了?”

凌珏没好气的说:“我不知道。”

“猜猜嘛!别矫情了。”

凌珏瞥了她一眼,眼观鼻鼻观心,不再说话。

徐婧嘟哝着:“无聊!给,拿去看吧!”

凌珏接过来,一行一行的认真看了一遍,又回头重新看了一遍。恨不得把每个标点符号都刻在心里。

方可对警方的所有疑问推得一干二净。

删除就诊记录、关闭摄像头都是病人要求的。他只能遵照执行。反正是无法对证。也确实拿他没有办法。

“你们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凌珏沉声的问。

“我也不知道啊!要不你给点建议。”徐婧调皮的眨着眼睛看着凌珏。

“我?如果没有其他证据,是不是就只能把方可放了?”凌珏不甘心的问。

“暂时不会,就删除医疗记录这一条,足够我们先拘押他。但是拘押是有时间限制的,我们也不能一直关着他。目前来说,他是我们找到吴天兰的关键线索。他还走不了。”

徐婧似乎也没了淘气的兴致。

“你们联系到吴娜拉了吗?”

“没,她目前据说正在珠峰大本营训练。准备今年登顶。是个大牛人哎。我们找她还得通过外事流程。应该快走完流程了。你猜她长得漂不漂亮?”

“你!能不能正常点和我说话,拿出你刚开始的冷傲警花的风范来。”

“对不起,回不去了。谁让你把我折服了。在你面前,我连这么点自信都没有,还怎么冷傲。”

徐婧又开始耍宝,伸出右手小拇指比划了一下。还做出个要跪的姿势。

凌珏无奈的叹口气。

“我建议你们还是得想办法查一下吴娜拉过去的经历,为什么吴天兰会有她的护照信息?另外,也可以追溯一下方可和赵凌霄的交往过程,看看他们是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中间有哪些异常交往。”

“我就说你是我的指路明灯嘛!看,这不是一会儿就给了我两个方向。哎,对了,偶像。有个消息我好像忘记给你同步了。你不用担心你的天兰妹在诊所里吃亏。因为我们看了监控关闭的那两次的访客记录。吴天兰在方可的治疗室待的时间都不超过10分钟。那个治疗室是那种普通的房间,不隔音,而且有个小窗户。看上去不具备作案条件。而且据诊所的工作人员说,吴天兰离开的时候显得很气愤,但衣冠整齐,没有那种痕迹。你懂得。”

“很气愤是什么意思?”凌珏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我猜想啊!应该是对方提出来了什么过份的要求。比如追求她。或者收买她。又或者让他背叛你。这些应该都是赵凌霄想让她干的。她不愿意,就认为赵凌霄在强奸她的意志。是不是这么回事?”

“你会这么随随便便把被强奸挂在嘴上吗?”凌珏没好气的说。

“会啊!这有什么?我们不是每天都在被这操蛋的生活强奸!呐,就是这样!”

凌珏无语。碰到这么个不讲理的主确实没法反驳她。

徐婧看他不说话,吃吃笑着说:“凌大诗人,能不能请你帮我写首诗呢?最普通的那种,不用什么声情并茂、对仗工整,打油诗也行!”

凌珏顿时感到头疼,只想尽快逃离这个地方。他现在发现徐婧在自己面前太不正常了。已经超出了正常开玩笑的范畴。这是个危险的信号。

“有空再说吧!我先走了。有什么进展再通知我。”

“那你是答应我啦。谢谢,谢谢您!您太好了!我该怎么感谢您呢?”

凌珏正准备夺门而逃,猝不及防徐婧冲上来,在他侧脸上亲了一口。

“嗯,就这样吧!我留印为证。嘻嘻!”

凌珏像触电一半,全身都麻了。

这是成年之后第一次和年轻异性有这样的接触。顿时愣在当场,动弹不得。

“噫,你又不想走了吗?是不是想在这儿写好诗了再走。我没问题啊!写好了我就付你稿费。让我想想,该付点啥好呢!”

凌珏立即红着脸落荒而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