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旧谊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110字
  • 2022-04-20 01:11:58

安排妥当!

陈子安急不可耐的说:“Lucky,你选好餐厅了没,我们快出发吧!”

“不用选了,就去我的会所吧!今天我请你吃生蚝。知道你好这一口。”

“好啊,好啊。就我?凌珏不去吗?”

陈子安疑惑的看了看凌珏,又看了看赵凌霄。

“啊!凌总今天会很忙,下次再和我们一起去。今天就不陪你了。”

“是的,抱歉啊!我中午要和团队开会。明天我们看会议的进度。如果早的话就一起午饭,如何?”

“那好吧。凌珏,你这么勤力,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去腐败了。算了算了,你忙你的。我们先走了。拜拜,明天见哈!”

凌珏明白赵凌霄为什么不邀请自己。看情形两个人应该是一对腐友。他们喜欢的场合和玩法不会是自己喜欢的。赵凌霄也正是明白这一点,才故意不邀请凌珏。

他对赵凌霄的那个所谓会所的乐源山庄记忆深刻,里面弥漫着腐败的气息、灯红酒绿的气息、以及荷尔蒙的气息。而这些,都会让凌珏不自在。

……

中午凌珏不打算出去吃饭了,让凌怡然帮自己点了外卖,准备就在公司简单吃点。然后和团队一起沟通威腾集团的需求。

可惜事与愿违,现实总是会把想法撞得支零破碎。

徐婧的电话和外卖同时到达。

“我说小珏子,今天怎么这么有耐性,不追杀我了。已经放弃你的天兰妹妹了吗?”

凌珏一经提醒,立即警觉今天因为起晚了,没有像往常一样,一早就找徐婧了解案情的进展。

“徐警官,请你别搞我了。今天我从一起床就被各路神仙追杀。才刚到我的蜗壳里躲了两分钟,就又被你追杀了。”

“哦!你这么忙呀,那挂了吧!拜拜!”

“别别,好吧!我错了,你在哪?我现在就来找你!”

“算你识相,我发定位给你。半小时内不到,后果自负。”

凌珏苦笑着收拾好刚打开的外卖,暂时封起来冻到冰箱里。

快马加鞭赶到徐婧的位置。

居然是公司附近的一家土耳其餐厅。实际只用了8分钟。

徐婧和薛灵兹坐在一起,正有说有笑的聊着什么。

徐婧看到凌珏出现,嬉笑着说:“哟,今天这么快啊!是着急见我还是着急见灵儿姐姐啊!”

薛灵兹佯装嗔怒:“你别淘了。让凌总笑话。凌总请坐。今天请你吃土餐。”

“对对对,请土人吃土餐,可以吗?土人!”

徐婧似乎对揶揄凌珏有点上瘾。一个机会都不放过。

气得薛灵兹瞪了她一眼,让她闭嘴。

“土菜,我还真是第一次吃,土人挺适合我的。没关系!”凌珏笑着,坐在两人对面。

薛灵兹赶紧招呼服务员上菜。

和薛灵兹在一起,凌珏永远不用费心点菜的事情。她每次都能恰到好处的配好主食,辅菜,汤蔬。极大的节约了凌珏的精力。

上菜之前,薛灵兹先问:“你们俩要讨论案情的话,我先去趟洗手间。”

徐婧赶紧拦住她。

“不用回避,你和吴天兰的关系可能比他们俩还更亲近呢!听听无妨。”

薛灵兹只好坐回原位。责怪的说:“你又胡说八道了!”

徐婧不服的说:“我没说错啊!他们两个是同伙,算是利益组合。你和吴天兰是闺蜜,这才是好友组合。我怎么说错了。”

薛灵兹不想和她胡扯,催着她说:“赶紧说正事!马上上菜吃饭了。”

徐婧大获全胜,笑嘻嘻的说:“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坏消息是还没找到吴天兰,也不算是坏消息吧。反正不是好消息。而好消息是找到方可了。”

“他在哪?”凌珏立即问。

“他在印度,据说是去了那里的一个什么神庙,参加一个什么神秘教派的灵修闭关活动。所以才消失了这么多天。”

“那你们可以把他弄回来吗?”

“必须能啊!应该今天晚上就能弄到鹏城了。你明天早上去我办公室找我吧。看看我们今晚能问出什么结果。”

薛灵兹不解的问:“吴天兰怎么会找不到呢?你不是说她在泰国普吉吗?那么大点地方,找个人还找能找不到?”

“我的聪明伶俐的灵儿姐姐啊,你以为哪儿都是鹏城呢!找个人天眼一扫两小时就出结果。那是东南亚丛林哎,随便找棵椰子树,你就能在上面躲一年。要不你去试试看?咱俩一起。”

薛灵兹被她噎得没话说。只好求助的看向凌珏。

凌珏想了一会儿,若有所思的说:“我感觉吴天兰的去向应该和这个吴娜拉有关。你不是说她是长公主的干女儿吗?会不会藏在皇宫里了?”

“那倒是有可能,躲在皇宫里可比椰子树上隐秘多了。小珏子,你真是我偶像。真的,你这个脑洞不去做警察,实在是可惜了。”

薛灵兹没好气的说,“说的好像你们警察都是高智商似的。”

“当然啦,不然怎么面对越来越聪明的高智商罪犯。”徐婧趁坡下驴。都不带犹豫的。

凌珏无奈的苦笑。徐婧自从在自己面前释放了本性,就再也回不到那个冷峻的警花形象了。

“我是说真的,这个线索确实被我们忽略了。我们得重新从这个吴娜拉入手,看看这出狸猫换太子是真是假。”

徐婧话没说完,就走到一边去打电话了。

这边薛灵兹看着凌珏柔声问:“公司怎么样?一切都正常吧?你不用着急着还钱。如果不用我还可以再给你筹集一些。”

凌珏不答反问:“你最近怎么样?我这边忙得焦头烂额,都忘了你才是那个需要关心的人。刚过来还适应吗?”

薛灵兹眉梢轻轻扬了扬,笑着说:“我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每天开会。具体的工作都有专人跟进,我是那个打勾或者打叉的人。”

声音顿了顿,又接着说:“我喜欢鹏城的天气,这个季节京城又燥又脏。不像这儿,干干净净的。空气也舒服。”

凌珏也笑着说:“再过两个月,估计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今年老天爷给面子,4月了还这么凉爽。往年这时候已经湿腻的让人光想往北方跑。”

“那就多跑跑呗,以前也不见你往京城去。同学们之间都疏远了。”

薛灵兹像是幽怨,又像是在提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