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去向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096字
  • 2022-04-18 20:49:12

马盛威正当盛年,仪态比起五年前更显得气势逼人。

马盛威一眼看到了凌珏,热情的招呼:“哎,小凌总,这么巧啊,你也在这里。来来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付市长。付市长,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青年才俊,凌珏。得,今天咱们市最有潜力的两位青年企业家都在你面前了。”

这边付市长已经把手伸向凌珏了。凌珏赶紧走上前去主动的握手问好。

“小凌总,你这是刚来还是要走?”付市长亲切的问。

“不着急走!难得付市长过来一趟,你们两一起向付市长汇报一下。把你们的宏伟蓝图秀一秀。”

马盛威赶紧出言挽留。生怕凌珏溜掉似的。

凌珏向马盛威示以微笑,表示感激。眼尾扫了一眼赵凌霄,发现他正眼光灼灼的看着自己。

凌珏向两位大咖抱歉的笑了笑说:“非常不巧,付市长,马总,我今晚另外安排了工作。今天就不陪你们了。回头再去向两位领导汇报,今天你们先听赵总的汇报。”

付市长看了一眼马盛威,很遗憾的说:“那好吧!改天再和你深聊。今天你先忙你的重要工作。”

凌珏微笑着不动。目送两位大佬跟着赵凌霄进去。

转身洒然离开。

半路上给徐婧拨通了电话。

“你忙完了没?我们见一面吧?”

徐婧愤然说:“本小姐没空!哎,我说你好意思指示我?你凭什么?就凭你是那纨绔大少的同学?狐朋狗友?你给我乖乖的,在我这里你还是嫌疑人的身份,你别忘了!简直是岂有此理。说吧,在哪见!真是气死我了。”

凌珏被骂了个一头雾水,却也知道了这超能警花不好惹,也不敢回话。只能赶紧报了个地名,把定位发了过去。

两个人约的是欢乐海岸,碰巧是上次薛灵兹和徐婧一起喝茶的餐厅。

大家都是爱雅静的人。

徐婧看见凌珏的时候,仍然是一副怒气未消的样子。

凌珏安静的等着她发泄,把赵凌霄的各种社会关系全部问候了一遍。才算把一腔怒火发泄了个透彻。徐婧确实在凌珏面前越来越随意了,完全彻底放弃了扮演一名淑女。

凌珏不动声色,安静的等着徐婧终于发泄完了,能够放低声音,正常的对着凌珏说话。

“说吧,要和我聊啥!”

“我想聊你刚才痛骂的那位,不知道还能不能聊得下去。”凌珏尬笑着说。

“怎么不能聊。那二百五还不知道自己的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哼!他的局虽然布的很严密,但是我已经嗅到了他的骚臭味,他还想跑?门都没有!现在他和方可都是重大嫌疑人,嫌疑指数超过了你。我会咬死他们俩,把他们的罪恶勾当全给挖出来。”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我当然能肯定了。第一,吴天兰去方可的诊所是赵凌霄给牵的线。第二,赵凌霄和方可的明面关系是高尔夫球友。以前是偶尔会一起去打球。最近这几个月打球的次数非常频繁。隔三差五打一次,你觉得正常吗?第三,赵凌霄把我们可能会问的每个问题都准备的很充分。这才是最可疑的地方。以上理由够了吗?不够我还可以给出N多条。”

凌珏安静的看着徐婧。心静如水。

太多的偶然加起来就是必然。赵凌霄和吴天兰的失踪有关系是大概率事件。

现在有两个问题横亘在凌珏的心头。

一是没有录监控视频的那两天,诊所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是方可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和吴天兰在一起?

徐婧看着凌珏皱起的眉头,突然说:“你咋不做警察呢?我感觉你比我有天赋多了!”

凌珏苦笑着说:“我哪有这本事。现在只是求生本能推着我,让我不得不开动脑筋解决问题。”

徐婧撅着小嘴说:“那我不管,以后你必须做我的高参,用你好用的小脑袋瓜帮我想解决办法。”

凌珏诧异的说:“你们办案不都需要保密的吗?”

徐婧更是不满:“你真是没劲,我就是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哎呀,愁死人了。你这么无聊是怎么和人家吴天兰谈恋爱的嘛?难怪人家不要你了。”

这一番话更是说的凌珏大眼瞪小眼,不知如何自处。

只好继续问问题。

“方可的去向有进展吗?”

“没有!这小子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过吴天兰的去向我们查到了。”

凌珏喜出望外,立即问:“在哪儿?”

“你刚说了,我们办案情报要保密。我怎么告诉你?”

“我这不是算家属嘛!应该有知情权吧?”

“家属个毛线!从法律上你和吴天兰没有任何关系。现在顶多算同伙。”

徐婧撇着嘴,哼哼唧唧的说。

“好吧,告诉你吧!她应该在泰国,但是具体不知道在哪里。她用的是一个叫吴娜拉的泰籍华裔的护照坐船出境,经澳门坐飞机到了普吉岛。然后就消失了。”

这次轮到凌珏目瞪口呆了。

吴天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我们找到了这个吴娜拉,和吴天兰长得还真有点像。不过人家身份可尊贵了。是泰国长公主的干女儿。我们已经通过国际刑警的网络,在泰国开始拉网式搜索了。只要她人还在泰国,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了。哎,你想不想让我们找到她!”

凌珏回过神来,惊讶的问:“你说啥?我当然希望你们尽快找到她。”

“别装了好嘛!你分明就不喜欢人家。只是不知道怎么把人家抛弃。现在人自己走了,你正中下怀对吧?钱就当是赡养费呗,反正你又不缺钱。”

凌珏被她说的哭笑不得。只好扭头看向窗外。

“算了,不逗你玩了。我还得去战斗,搞定那个纨绔人渣。你没别的问题问我了吧?”

凌珏突然想到另一个问题。

“那天是谁举报的我!”

徐婧诧异了一下,然后决绝的说:“这个真得保密,不然我的职业素养就碎成渣了。你再等等吧,反正就快真相大白了。那个人只是个走狗,指使的人肯定是获得利益最大的那个人。你懂得!我走了,拜拜。”

凌珏回味了一下她所说的话,心里略有所悟。

正想着,尚菲的电话打了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