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消失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497字
  • 2022-04-16 02:26:16

“对不住对不住,忘了今天不提她了。”赵凌霄赶紧端茶道歉。

凌珏正要搭话,手机在兜里震动起来。

给了赵凌霄一个歉意的表情,掏出电话走到窗边接了起来。

窗外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在暮霭下显得昏昏沉沉的。

“哥,你在哪?”

电话里是凌怡然的声音。气冲冲的问。

“我在海边,一个老同学这里。啥事你说。”

“天大的事啊!凌总,你还有心思去海边玩。吴天兰刚刚转走了公司公账里的三千八百多万,一个零头都没剩,是你同意的吗?”

凌怡然是凌珏的堂妹,在公司任职会计。

“啥!”饶是凌珏一贯处乱不惊,还是被这个消息给震的失去了方寸。

“不会吧,她为啥要这么干?”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你不会把两个Ukey都给她负责了吧?”

凌珏想了想。糟糕!

“我的Ukey在包里。今天出门没带,放在家里了。”

“那就是说,你的Ukey在家,她也在家。那你是不是现在也该回家,看看你的Ukey和你的她还在不在家?她和它又发生了些什么?”凌怡然的嘴巴像机关枪一样,射的凌珏无言以对。

“好吧,我现在马上回去。”

凌珏挂了电话,回头看见赵凌霄也站了起来。

“你要走?急事吗?我安排司机送你吧!”

“不用,我自己开车了。改天再聊,我得赶紧回去。”

“好吧!那你慢点,路上注意安全。”

……

吴天兰不在家,房间里空荡荡的。凌珏在自己的公文包里没找到Ukey。房间里也没找到吴天兰的包。

电话关机。

吴天兰失踪了。

“咚咚咚!”听敲门的声音节奏,就知道是凌怡然来了。

“门没锁!”凌珏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躺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

凌怡然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两个卧室都没放过。甚至打开吴天兰的衣柜和化妆盒看了看。

然后来到凌珏跟前问:“人不见了?”

凌珏木然点了点头。

“那报警呗?”

“现在?”

“不然呢?我的大老板哥哥,你不会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吧。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她。她明显是携款潜逃。她的私人物品都不见啦!放弃你的幻想吧!只有报警才有可能把她找回来。不然你要想好怎么给警察解释你不及时报警的原因。是不是在帮助她争取潜逃时间?”凌怡然的有毒刀子嘴这会儿也不给凌珏留半点余地。

“那报吧!你把我手机拿给我。”

……

两小时后,高新区公安分局。

凌珏满脸疲惫的坐在椅子上。凌怡然陪在身旁,眼圈通红。

笔录已经做完了,警方同意立案侦查。

吴天兰确实不见了。连带着公司账户上的3857万,和她的部分常用的随身物品。

家里,公司,朋友家,健身房,美容院,所有她可能会去的地方都没见到她的踪迹。

没有留下只言片字,也没有任何音讯。

不知道去了哪里?和谁一起?

坐在桌子对面的警官姓张,此时已经做完必要的全部文件,伸手递给凌珏:“凌先生,您看一下这份文件,如果没有问题,请您签个字确认一下。我再提醒您,立案之后,我们就要开始全网寻人了,以携款潜逃的名义。”

“携款潜逃?我们能不能先不要定性。或许她是被绑架了呢,然后被胁迫转账。不如我们先想办法找到人!”

凌珏讪讪地说着。

旁边的凌怡然一脸夸张的惊讶表情。

警官倒是很有耐性:“是有这种可能。但是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是被绑架的。我们只能先以携款潜逃立案。等找到她就真相大白了。另外我们需要尽快通知她的亲属。她父母家人在本地吗?”。

“她父亲住在京城,母亲去世了。”

凌珏无力争辩。只能同意。先找着人再说吧!

“明白了,您能提供她父亲的联系方式吧?”

“要不我先去通知一下吧。谢谢您,张警官。”

“也好,你们如果收到吴天兰的任何讯息,有义务及时通报警方。你们先回去休息吧!这边有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

“好的,那麻烦您了!”

凌珏用手支着膝盖,努力站起身来。

忽然间眼前一黑,差点软到在地。

凌怡然赶紧扶住:“哥,你没事吧?”

“没事,可能坐太久了。”

凌珏深呼吸一口气,逐渐稳住了身躯。

“那我先送你回家!你应该饿了吧,我回去给你煮个面填饱肚子再说。”凌怡然现在更担心的是凌珏。

“我真没事,你也赶紧回家休息吧!你比我还累。再说我也不饿。”

“那你先什么都别想了啊!回去好好睡一觉。公司还要你去撑住场面呢!”

“放心,我撑得住。对了,明天一早你约一下尚菲,这事得先给她汇报一下。算了,还是我给她打电话吧。你记得提醒我一下。”

“成,我记得了。那明天见!”

明天!明天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

回家路上,沮丧的情绪笼罩着凌珏。深深的无力感几乎要摧毁他的自信。

公司账户上的三千八百五十七万,其实不全是凌珏的灵眸公司的。其中的两千万是上一周刚刚融资到账的投资款。按照对赌协议,严格意义上属于投资方。另外将近一千万则是客户预付的业务款。也就是说,这笔钱如果追不回来,公司八成是要倒闭了。

倒闭两个字在凌珏心里转来转去,几乎要把他的心碾成粉末。

公司成立四年来,凌珏几乎把所有的时间精力都放在公司业务的发展上。旁人只看到灵眸公司的迅速成长。在风起云涌的创投界,已经被称为元宇宙领域最有潜力成为独角兽的明日之星。但凌珏很清楚,这些繁荣的假象都是暂时的。现在正是公司上台阶的关键阶段,现金流无比的重要。稍有不慎,所有成就都会尽付流水。所以凌珏才会咬牙接受一系列不平等条件引入天使投资人。资金到了公司账上,还没开始发挥作用呢,就发生这这样的意外。

虽然事实摆在眼前,凌珏还是很难相信吴天兰会背叛自己。

俩个人从上大学开始认识,已经八年了。从相知到相恋。虽然没有正式结婚,凌珏早就当吴天兰是一生的伴侣。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放心的把公司的财政大权、家庭的财政大权全部交给吴天兰打理。凌珏实在难以接受吴天兰会坑自己。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凌珏想起了早上的时候两个人的一番对话。难道她真的遇到了什么事情?看她表达的意思应该不是真的被强奸了,更像是一个对自己的测试。测试自己对她的心意。这样的事情在两个人之间早就司空见惯。就算自己的回答不能让她满意,但也不至于让她愤怒到做出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吧!这里面应该还有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人心难测!有时候,凌珏真的是恨自己在男女之间过于迟钝。吴天兰的心意真的是太难测了。很多事情自己往往都是后知后觉。但是闹过的别扭不会完全消失,心里的伤痕越积越多。看上去吴天兰应该是对自己有很大的误会。希望下次见面两个人能好好聊一聊,能够把误会彻底解释清楚。

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吴天兰。

通过思索,凌珏逐渐从颓丧的情绪当中走了出来。

正在这时,赵凌霄的电话打了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