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疑点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059字
  • 2022-04-18 11:59:13

凌珏和薛灵兹、郑邑卓快吃完的时候,徐婧才姗姗来迟。

还好薛灵兹有先见之明,已经单独为她点了一份海鲜炒意面。

徐婧在薛灵兹面前总是完全不顾形象。一面大快朵颐,一面问凌珏。

“你前面打我电话要问什么?”

凌珏微皱了一下眉头:“要不你先吃完面我们再说?”

郑邑卓乐了。

笑着说:“人家姑娘不介意,你还摆上了!”

薛灵兹苦笑着说:“这小丫头在家里被约束的太紧了。出来就越发的放浪形骸。你们两位多包涵!”

徐婧不答应了,梗着脖子瞪着薛灵兹:“嘿!灵儿小姐,你说谁浪啦!注意点用词好不好。”

薛灵兹知道她在耍宝,却拿她没有办法,只好继续苦笑。对着凌珏说:“你赶紧问她吧!把她那小机关枪堵上。反正饭是堵不上了。”

徐婧正要反击。凌珏赶紧问了一声:“上午你给我看的视频,是不是不全?”

“你咋知道的?”徐婧愣了一下。

“我看了最近几个月视频录制的时间。有时候间隔三四天去一次,有时又隔了七八天,这非常不符合吴天兰的性格。她做什么事情都是很有规律的。”凌珏半带惆怅的说。

“果然厉害!”徐婧说着,为凌珏竖起了大拇指。

“我之前还特别看不起你呢。以为你是那种连女朋友生日都不会记得的粗鲁汉子。没想到也有这么细腻的一面呢!”

薛灵兹和郑邑卓在旁边都被逗乐了。

郑邑卓呵呵笑着说:“他几乎记得所有人的生日,除了他自己的。但那不是忘了,是他不需要记。他从来不给自己过生日。”

徐婧“哦”了一声。接着话茬说。

“我们问了诊所的行政人员。他们说有时候医生会应病人的要求关掉视频。我们看了访问记录。应该是这两个月各有一次的就诊没有录视频。”

凌珏着急的问:“你记不记得那两次的具体时间?”

“呃,我想想。应该是上个月的26号,和这个月的8号。嗯,对,就是这两次。后面这次是吴天兰消失的前一天。”

凌珏闻言脸色突变,如遭雷击。

薛灵兹关心的问:“你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凌珏面色惨白的说:“她离开那天和我说,她被人强奸了。我以为她是在说故事来测验我是不是在意她。所以就没当真。”

徐婧瞪着凌珏说:“这个信息你怎么不早说?”

凌珏痛苦地说:“我说了。上次你来问我的时候我就说了。”

徐婧没好气的说:“你的原话说的是赵凌霄欺负了她。所以你的意思是她说的是赵凌霄强奸了她,不是方可?”

薛灵兹和郑邑卓顿时目瞪口呆。

凌珏缓了一会儿,继续问徐婧:“能不能查到这两天诊所的所有访客记录,还有访问时间?”

徐婧马上拿起手机,通知人去查了。

剩下的三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徐婧打完电话回来看着凌珏说:“你还有什么要问我的?我也得赶紧过去了。”

凌珏迟疑了一下,才问:“你们有吴天兰的通话记录吗?”

“有,她上个月和这个月和赵凌霄通过3次电话。所以那天你说她们俩从不联系。我才觉得你好傻。”

徐婧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表情看了薛灵兹一眼。

凌珏看在眼里,却没有在意。静静的听着。

徐婧接着说:“一次是上个月25号下午,通话时长是5分钟半。一次是上个月27号,通话时长是8分钟。一次是这个月8号晚上,通话时长是46分钟。”

徐婧快速的说完这些信息。大家都有了一些不好的感觉。

赵凌霄大概率是和吴天兰的失踪有关。

徐婧深深地看了一眼凌珏说:“没其他问题我走了。再见姐!再见,郑总。”

说完一阵风的去了。

留下三个人陷入了沉默。

时间过了很久,郑邑卓忐忑的问薛灵兹:“你说,赵凌霄他会吗?”

薛灵兹没有回答,只是看了看凌珏,然后摇了摇头。

也不知道意思是不会,还是不知道。

凌珏突然站起身来,往外走去。边走边说。

“我先走了,你们慢吃。”

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又转回来对两人说:“你们把账号发给我,我下午把钱还你们。”

两个人刚要说不用。

凌珏已经转身快步的走了。

郑邑卓看着凌珏走出了房间,还轻轻的带上房门。

转过头问薛灵兹:“他好像,哭了?”

薛灵兹再一次摇摇头,说:“我们也走吧!”

郑邑卓接着问:“那我要不要追上去送他?”

薛灵兹瞅了郑邑卓一眼,淡淡的说:“应该不用了,让他冷静一会吧!你送我去上班吧,麻烦你了。”

郑邑卓顿时高兴起来:“不麻烦,我的荣幸,你知道的。”

薛灵兹哭笑不得。

“你和徐婧倒是一个路子,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们撮合一下?”

郑邑卓腆着脸说:“你要撮合咱俩呢,我就接受了。我和她,还是算了吧。我从小到大最怕警察了。”

薛灵兹噗嗤一声:“你太幽默了,咱俩不合适,我配不上你。咱俩最好的关系是死党。如果你表现再好一点,还可以升级为男闺蜜。”

郑邑卓呵呵笑着说:“还能不能再升级了?”

薛灵兹白了他一眼:“在升级你就上天了!”

转身不再理他,快步往外走。

郑邑卓屁颠屁颠跟着去了。

……

凌珏在街上漫无目的走着。

那五个大字像五杆血淋淋的标枪,狠狠地扎在他的心脏上。

疼痛已经麻木了。

吴天兰离开那天的情况在他脑海中一遍遍的回放。他去找赵凌霄的情形也一遍遍的回放。

他想从中找到答案。

到底谁说的是真的?

那两天在方可的诊所里发生了什么?

突然,一个新的亮点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方可和赵凌霄,他们俩会不会有关系呢?

那两次呆在方可的诊所里的,会不会还有赵凌霄呢?如果是,那一切就都能说的通了。

凌珏的手颤抖着,他想要打电话给徐婧。费了好半天劲才把手机拿稳,从通讯录里找到徐婧的电话拨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