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病历

  • 珍珑心局
  • 青铜星期四
  • 2085字
  • 2022-04-17 10:54:00

徐婧应该还知道一些什么自己所不知道。

不然她不会一再表现出对自己的不屑,鄙视,或是嘲弄。即便是现在关系大为改善,还是会流露出来。

不过话说回来,也有可能是因为看到自己确实对吴天兰关心的太少了。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对此同仇敌忾吧。

徐婧看到凌珏一直在看着一堆病历资料发呆,也不催促。似乎在欣赏或者是在观察他的神情。

场面在安静当中持续着。

一直等到凌珏从资料上收回眼神,两人才开始对上眼神,重新有了一些面对面的交流。

徐婧面无表情的说。

“这些资料目前还不能给你,你看完了我得拿回去封存。”

凌珏点了点头,把资料合上递给她。

徐婧拿上资料,似乎有话要说。还是忍住了。说了声告辞就离开了。

凌珏也不挽留,目光空洞的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

病例的内容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吴天兰第一次去见方可医生的时候,是一个很煎熬的情况。她咨询的内容是感情问题。她觉得自己和凌珏的感情很淡薄,而且长期压抑的情况导致她很容易陷入情绪崩溃。她希望医生能给开点药,以缓解她的焦虑情绪。那时候她已经患上了严重的失眠。

而这些,凌珏从来不知道。

对照时间,那段时间应该是公司一个新项目的攻关阶段。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住在公司里,累了就靠着椅子休息,晚上就在办公室里打地铺。现在回想起来,竟然对那个时间段吴天兰的精神状态毫无印象。

他一直都理所当然的认为两个人的感情很好。能够互相理解。工作,也一直都是彼此支持和依靠。他需要好的成就来匹配两个人的幸福。而吴天兰理解这一点。

现在看来,吴天兰一直在忍受痛苦。而他,一直处于麻木。

后面的几份病历能看到,吴天兰逐渐在方可面前放下戒备。方可确实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心理专家。吴天兰应该很享受在他那里的治疗时光。通常会在方可的疏导之下很轻松的睡去。后来在诊所睡眠的时间竟然超过了4个小时。

凌珏突然有了一些不好的感觉,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个方可医生如果是个坏人,吴天兰在他那的处境恐怕会是很危险。

不行,他得去深度了解一下吴天兰在诊所的诊疗情况。看看当时的监控视频。

于是他找到桌上的名片,第一次拨通了徐婧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徐婧显得有点惊讶。

“什么情况?”

“我想了解一下,你们有没有找到吴天兰在康怡诊所治疗的监控视频。”

“有,全部都有。包括后面病历缺失的部分。”

“我,我能看一下吗?”

“可以。你明天到分局来吧。我带你去技术科看。”

凌珏的询问急切而压抑,徐婧的回答迅捷而平淡。

“我能现在就去看吗?”凌珏已经不能等了。

“不能,现在技术科下班了。”

凌珏无法从徐婧的回答当中找到自己想要知道的内容。只能控制着着焦急,等明天再去看。

“那好吧!我明天九点到你办公室?”

“可以,明天见。”徐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凌珏知道,自己并不是像吴天兰所说的那样,对她漠不关心。

但是为什么她会是那样一种感受呢?

以前和吴天兰吵架的时候,他会把原因归结为女人天生爱胡搅蛮缠。

现在看来,自己是错了。错的离谱,幼稚而肤浅。

吴天兰对自己的需求是什么呢?她应该最希望得到自己的深爱。自己给了她吗?

以前以为是给了。现在看来,她并没有感受到。那就相当于是没给。

凌珏再次陷入到深深的自责当中。

他想要找点什么事情来转移一下注意力。

于是他想到了尚菲。

以前每逢有什么不明白的事情,他都会去找她请教。

这次尚菲的电话接的很快。

“凌珏,什么事找我?”语气隐隐含有不悦,应该是还在为赵凌霄入股的事情生气。

“额,尚姐,我想去你那儿坐坐,请教几个问题。当然,主要还是道歉。”

尚菲苦笑着说:“道什么歉呢?你和我不需要道歉。你来吧,我在办公室。我先给你准备点吃的。将就着吃个晚饭。”

凌珏如逢大赦,赶紧说:“那好,我半小时后到。”

挂了电话,心里琢磨着给尚菲送个什么礼物呢。

今天不比往常,得把她哄高兴一点。

就像赵凌霄说的,投其所好。

凌珏的眼神停留在书架上的一个小盒子上。

那是一副云子。

尚菲某次看到的时候,还夸自己有品位呢。看上去很喜欢的样子。

……

尚菲的办公室在欢乐海岸的别墅区。独栋别墅被尚菲改成了会所式的办公室,平常主要用于商务交流和接待。尚菲就住在会所附近的蓝楹湾公寓。

尚菲的别墅叫尚居,应该是尚菲自己起的名字。办公室里平常也没有几个人。凌珏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下班时间,更显得空荡荡的。偌大的房间里,尚菲一个人待着,像是独守皇宫的女王。

女王已经准备了几样精致的小菜,电磁炉上还炖着一大盅滋补汤。

这就是尚菲的生活,精致而健康。

尚菲看到凌珏拎着的云子,不禁哑然失笑。

“哟呵,这还给我拎礼物了。破天荒第一遭啊!我一直以来还以为你不知道中国有这么个繁文缛节呢。”

凌珏尴尬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比较粗鄙。上次看你喜欢这个,放我那里也没什么用,就给你拿过来了,物尽其用。”

“东西是好,但是你忘了我是云南人吗?你拿我家乡的东西送我,是不是有点不太妥当。”

凌珏顿时暴汗。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尚菲很是欣赏凌珏手足无措的样子,伸手接过云子。欣欣然笑着说:“别傻站着了,洗手准备吃饭吧。我给你煲了海参汤,稍等就好。”

凌珏迅速的洗手落座,看着尚菲很细致的给自己碗里夹菜。

“来不及煮饭了,你要吃主食的话就这个点心吧。京城刚送来的。应该是今天早上才出炉,味道正好。”

凌珏胡乱吃了两口,心里琢磨着该怎么开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