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交易

“既然这样,那么便下去看看吧,先把把焚决弄到手。”

“然后就彻底离开中州,前往西北大陆那个“偏僻之地”。”

“青莲地心火,陨落心炎,还有古帝洞府,谁有能想到中州之外的偏僻之地会有着这么多好东西呢?”

“对了净莲妖圣留下来的的残图也要毁掉,不管怎么说那个终究是隐患。”

“而且到了西北大陆以后,这些远古种族的眼线几近于无。到时候我要做的事情暴露的风险绝对是无限减小。”

“恐怕打死古元他们都不会想得到我出来以后会前往西北大陆吧!”

“毕竟那可是他们眼中的贫瘠之地,资源稀缺无比,根本没有资格让他们关注,而我一个斗圣又怎么可能会想不开去那种贫瘠之地呢?”

看着下方的师慈弟孝的场景,顾凌天也最好了打算。

中州的水对于他来说虽然不是特别深,但有着那七个远古种族的存在对于自己来说终究还是太过于危险了。

自己被净莲妖圣封印在妖火平原的这件事,在他们眼里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自己出世造成的动静绝对瞒不过他们。

他敢百分百的打包票。

这个时候灵族,石族,还有雷族除外的四族,绝对已经派出来族里面的强者找寻他的存在了。

尤其是魂族,有虚无吞炎的存在,而且魂殿建立的初衷就是为了帮助他收集灵魂。

只要虚无吞炎下令,魂殿这个实力几乎遍布整个斗气大陆的势力将会展开地毯式的搜索。

自己现在势单力薄一但暴露了踪迹被虚无吞炎找到,绝对凶多吉少。

毕竟九星斗圣跟五星斗圣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君不见斗破后期七星斗圣的消炎第一次进入陀舍古帝开辟的空间内。

在九星斗圣的烛坤手中连逃跑的资格都没有吗?

要不是最后萧炎吐的血里面蕴含着紫妍的血脉之力导致烛坤分心,萧炎想要逃走绝对是痴心妄想。

而且看那情况当时的烛坤貌似还游刃有余,显然没有动真格。

可就算是那样,最后萧炎不还是差点凉凉吗?

七星斗圣跟九星斗圣的差距都这样了。

更何况是自己五星斗圣跟九星斗圣的差距。

尤其是虚无吞炎还有着能够吞噬空间能力,一旦被虚无吞炎找上门,顾凌天可没有什么把握从虚无吞炎手中逃跑。

况且一但被发现,顾凌天要面对的可不仅仅是虚无吞炎,魂族里面的中阶斗圣也不是吃干饭的。

以虚无吞炎在魂族的地位,把四魔圣带来都不成问题,更何况是带几个中阶斗圣。

别的不说,带来四魔圣里面的两个,对于虚无吞炎绝对是比放个屁还简单。

所以,不说其他几族,就单单一个虚无吞炎的威胁,以顾凌天现在的实力都不能抗衡。

更何况是几族一起出手?

...

星陨阁中,此时的药尘正在细心的教导韩枫炼丹中要注意的细节。

而韩枫也是一副勤奋学习的模样。

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忽然出现的顾凌天的身影。

“师傅我知道了,有了你的教导,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突破到五品炼药师的。”

韩枫等到药尘教导完以后,脸上满是兴奋的说道。

“哈哈哈,好,不愧是我药尘的弟子,十八岁成为五品炼药师比起当年的我还要强。”

“要知道当年老夫成为五品炼药师的时候已经快二十岁了。”

听到韩枫的保证,药尘也是极为罕见的夸奖了韩枫一句。

“哼,老家伙,看来师叔说的没错,你就是嫉妒我的天赋罢了,这么多年来,因为你没有全真心的教导我,导致我的天赋一直被你限制着,要不是你一直对我藏私,我何至于会到现在才是区区四品炼药师。”

发现自己对于药尘体指点,一听就会的韩枫对于药尘不但没有丝毫的感激之心。

反而是一张还稚嫩的脸上流露出怨毒之色。

同时他也更加确认了自己的天赋绝对比药尘说的还要好,认为药尘要是一开始就告诉他这些,他早就是五品炼药师了。

哪里需要炼丹失败以后在向他请教才会知道这些事。

此时的韩枫越来越觉得药尘嫉妒他的天赋,害怕有一天大陆第一炼药师的名头被自己夺走,所以才会对教他有所保留。

“啪啪啪!”

就在师徒两人心思各异的时候。

一阵啪啪啪的鼓掌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

“什么人?”

听到顾凌天得鼓掌声,两人的身体瞬间僵硬了一下。

转过身看向了他们的身后。

不过顾凌天在韩枫还没有转过身以后,眼中白色的火焰一闪,将他给拉入了幻境之中。

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还是不要让韩枫知道自己的事情比较好。

转过身后的药尘见到了他面前站着一个身材修长,气质犹如谪仙的白袍俊美男子。

同时他也发现了韩枫的异常。

“枫儿,枫儿,你对他做了什么?”

看到自己的爱徒一脸失神的站在自己身边,药尘哪里还顾得上后面的顾凌天,当即就想要唤醒韩枫。

“放心,他中了我精神攻击,暂时陷入了幻境,不过要是你在胡乱的晃动他可就说不好了。”

看着药尘一脸紧张的样子顾凌天不得不在心里说一句韩枫是畜牲不如。

面对这样的师傅居然就因为一部功法就联合外人弑师。

而听到顾凌天的话以后,药尘也是反应了过来,再次转过身子开始认真的打量起面前的顾凌天。

而越是打量顾凌天,药尘心里的惊骇越大。

要知道,这里是他教导韩枫的地方,整个星陨阁能够来这里的人不超过五人,而那些人来这里之前都会事前对自己传音。

可这面前俊美的不像话的白袍男子却可以孤身一人在没有信物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到星陨阁空间中。

而且来到自己身后,还没有被自己快要达到天境的灵魂感知到。

刚刚因为他担心韩枫的原因并没有发现体内的异常,现在静下心来以后,药尘能很清楚的感觉到已经被自己收服许久的骨灵冷火居然在颤抖。

而且颤抖的很厉害,哪怕是在他的安抚下也不能幸免。

这种情况药尘完全没有遇见过,不过他心里倒是有过一个猜测。

种种的迹象表明,来人的不简单,实力至少也得是跟他一样踏足了九转成圣的道路,甚至有可能更进一步。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对方潜入到星陨阁空间中,而且还来到自己的身后很显然是有什么事情找自己。

不过看顾凌天现在的情况对方暂时还没有什么恶意。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面对一个疑似斗圣的强者,而且还不知道对方真正目的的情况下。

说实话哪怕是见过了大风大浪药尘也是有点紧张。

“这位...阁下来我星陨阁是有何事?如果是要找老夫炼制丹药的话,老夫愿意代劳。”

深吸一口气,按下体内骨灵冷火的颤动,药尘看着顾凌天沉声问道。

现在的他只能祈祷对方不要乱来,要不然面对一个至少是同等级的对手,而且有很大几率是斗圣强者的家伙。

药尘可没有信心保护住韩枫。

“炼药?我可不需要什么丹药,我来这里的目的也很简单,听说药尊者手中有着一本诡异的功法,不知能否割爱。”

“作为回报嘛,我可以用这个给你交换。”

看着盯着自己一脸紧张的药尘,顾凌天轻笑一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然后抬手一挥,两尊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火奴”出现在了院落中。

不过这并不是正常的火奴,毕竟火奴跟傀儡虽然都是打手,但两者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傀儡是没有丝毫的生机,而且战斗起来就是一路莽过去。而顾凌天的火奴则是被净莲妖火烧成了没有灵智的火奴,只受他一人控制的火奴。不过那些火奴虽然没有了灵智,但却保留了他们生前的战斗方式,战斗起来不至于毫无章法。

而顾凌天拿出来的这两个“火奴”已经被他利用特殊手段给彻底炼制成了傀儡。

他可不敢直接那真正的火奴跟药尘交换,毕竟以药尘的眼力认出火奴的身份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保险起见,顾凌天就拿出了自己利用火奴炼制的傀儡。

而“火奴”出现的一瞬间,药尘本就沉下去的眼神变得更加凝重。

“高阶斗尊的傀儡,想不到阁下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东西。”

看着顾凌天放出来的两个傀儡,药尘沉声道。

“呵呵,小玩意罢了,这些东西虽然对我来说可有可无,但对你来说可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两尊高阶斗尊的傀儡换取一部你无法修炼的功法,如何。”

顾凌天听到药尘,随意的说道,一副对于高阶斗尊完全不在意的心态。

事实也正是如此,有着两尊低阶斗圣的火奴,区区两位高阶斗尊,顾凌天还真的不放在心上。

这东西本身在原著里都是炮灰的戏份,在顾凌天眼里也是把他们给当成了消耗品,送出去他并不在意。

而且这东西本来就是顾凌天打算留着的消耗品。

这样的消耗品,他还有很多,毕竟这些区区斗尊的火奴,连成为净莲妖火养分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把他们当做傀儡用来交易绝对是再合适不过了。

(原著中提过一嘴妖火空间里面出现过无数的火奴,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句话,但作者记下来了。)

两个被他打上了消耗品标签的火奴,换取一本特别适合他的功法,怎么算都是血赚五百亿。

“好。”

面对顾凌天的交易,药尘没有反驳,而是点点头沉声的答应了下来。

他能感受到对方既然来了这里,肯定抱着必须完成交易的心态。

现在说话客气不过是先礼后兵的姿态。

而且对方随手拿出两尊高阶斗尊的傀儡,要说他不是斗圣,药尘都不相信。

而且,药尘还能感受到,顾凌天虽然是一副商量的语气,但话里话外的意思都透露着不容拒绝的口味。

为了一部自己不能修炼的功法,而且他现在也不打算让韩枫修炼的功法得罪一个斗圣,怎么看都不划算。

而且焚决的功法他已经烂熟于心,毕竟这么诡异的功法,他药尘怎么可能会没有研究?

因此,就算交出去,他也可以复刻一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