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药尘,韩枫

“妖火的出世,果然恐怖,跟你刚刚造成的破坏相比,千年前的天地潮汐降临时你所造成的破坏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异火不愧是天地奇物,每一次出世都会引起无数人疯狂。”

中州距离妖火平原不知道多远的一处山脉中。

萧晨跟着顾凌天逃出来以后看着净莲妖火出世引起的反应不由得震撼道。

该说不愧是异火吗?

顾凌天的实力虽然比萧晨要强不少,可萧晨自问就算是他自爆引起的动静也不会有刚刚顾凌天出现的动静大。

这就是差距。

“行了,既然已经出来了那就按我们一开始说的,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我出世的动静肯定引起了那几族的主意,以他们对净莲妖火的觊觎肯定会对我出手。以我现在的实力还没有资格正大光明的行走。”

“就在这里分开吧,不过我说话算数,当初答应你一把力所能及的事,以后有需要可以找我。”

顾凌天撇了一眼萧晨,撕开了一条前往中州北域的空间通道然后走了进去。

不过再转过身以后,顾凌天出于好心有多提了一嘴。

“不过我还是劝你一句,知道了真相以后不要跟个蛮子一样冲上去报仇,要不然你用那个人情让我帮你一起对付魂族我可不干。”

以萧晨这个脾气,顾凌天还真的害怕对方直接一根筋的去找魂族报仇去。

到时候萧晨死了事小,暴露了自己所在地事大。

他可不相信虚无吞炎会放过自己这个可以让他更进一步的净莲妖火。

所以在自己没有达到高阶斗圣之前,还是悠着点吧。

对于净莲妖火能不能成长到高阶斗圣这件事顾凌天丝毫没有怀疑。

毕竟当初净莲妖火都可以辅助净莲妖圣成为半帝,让自己成为半帝可能会很难,但成为七星甚至八星斗圣还是很轻松的。

之后在想办法将焚决弄到手。

那么到时候他就可以开始自己的计划,最终踏上那近万年来无人踏入的斗帝之境。

现在他要确认自己所处的时间段。

而目前最简单的确认方式就是去原著里说的四方阁里面的星陨阁有没有建立。

如果已经建立的话药尘还有没有被韩枫背刺。

“好,我要去萧族看看,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看着到现在顾凌天还说萧族被魂族灭了,萧晨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哪怕他对萧族的实力在有信心,但近千年前顾凌天就给他埋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展,萧晨的心里对于萧族现在的情况根本没有底。

他现在必须要确认顾凌天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那么,以后见。”

.....

天星山脉,

星陨阁总部所在的地方。

这里没有别的宗门那样磅礴大气的门面。

放眼望去只有一片普通的林海。

不过顾凌天知道,这片林海可不简单,看似普普通通,其实是星陨阁的星陨大阵,这大阵并非人为制造,而是天然形成,严格说来,这里是一处由陨石星力构建而成的空间。

不过由于是纯天然而成,这里的隐蔽性极高,即便是斗尊强者从此飞过,都是难以察觉此处的奥妙。

斗尊都难以察觉的天然空间,足矣表明这片空间的珍贵之处了。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可比不上千年之前,除了那些远古种族以外,中州的斗圣强者两只手都可以数的过来。

而且那些斗圣基本上还都是低阶斗圣。

就连流传出来名号的斗尊,在此时的中州明面上也不会超过百名。

可星陨阁总部的驻地就算是斗尊都很难发现,更不要说攻破了。

从这点也可以看出,星陨阁这片空间的珍贵之处。

而星陨阁空间深处。

此时的药尘早已经夺得了丹塔举办的丹会冠军。

并且实力更是突破到了斗尊境界。

“师傅,我今天炼药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失误,可我都是严格按照你交给我那样做的啊!”

药尘的身边跪坐着一个十六七岁面容还很稚嫩的少年低着头一脸沮丧的开口说到。

不过要是仔细看的话就可以发现这名少年的眼里有着深深地恨意。

对面前这位有着大陆第一炼药师称号的恨意。

不过由于他是低着头,而且对面的药尘也并没有对他有丝毫的防备,所以并没有发现韩枫眼里的恨意。

“哈哈哈,无妨,枫儿,每个人的情况都有所不同,哪怕你中途没有丝毫的失误,可有时候外力也会影响炼药的成功率。”

“有失败才好,在失败中找寻到自己的不足,以此来让自己的炼药术变得更加熟练,这是一个炼药师成长的必备经历。”

“虽然你的大致方向没有任何错误,但其中有几处非常小的细节你不知道。来我给你说说,你不知道的那些细节。”

“首先你这里火焰偏高了,这样会使药材的药性流失一部分,还有这里你的蛇信草放晚了一个呼吸,这样也会降低成丹率.....”

“枫儿你要记住,炼药的时候一丝一毫的差别都会影响最后的成丹情况,如果哪一环节出了细微的错误,那么就算最后成丹,出来的丹药效果也会有所折扣。”

药尘听到自己爱徒的问话,哈哈大笑了一声,然后开始手把手的教导韩枫。

“我不知道的,我不知道的,我不知道还不是你这个老家伙没有交给我,看来你真的是对我有所保留,嫉妒我的天赋。”

“果然你对我的好都是装的,什么为我好,现在我还不够资格学习更高级的炼药术?不过是你不把看家本领交给我的借口。”

听到药尘的话,虽然韩枫表面上一副认真倾听药尘教导的模样,但心里早把药尘给骂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同时对于药尘的恨意也越来越深,完全把药尘将抚养长大手把手教导他的事情给抛之脑后。

此时韩枫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药尘嫉妒他的天赋,所以才不让他修炼焚决,不教他更高级的炼药术。

甚至就连现在他学习了几年的炼药术还对他有所保留,还要等他自己发现了才教导他。

完全不在意自己有可能会炼丹失败导致炸炉伤到自己。

......

“看这样子,药尘已经得到了焚决,而且以韩枫现在的情况差不多已经跟慕骨老人开始接触了。”

“这药尘还真是命运坎坷,小时候没有斗帝血脉的原因被逐出药族。”

“在中州虽然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可是感情一途又是诸多不顺。”

“现在从小收养的徒弟,本打算悉心教导让他可以超越自己,最后却是没想到收养了一个白眼狼,最后留着一丝残魂逃脱。”

“要不是遇到了斗气大陆上的气运之子,说不定等到他躲藏在纳戒里面的灵魂最后彻底死亡也难有作为吧。”

隐藏在虚空里面的顾凌天看着下方师徒两人的互动喃喃自语的道。

天星山脉上面的天然阵法自然不能阻挡住顾凌天的堪查了。

因此药尘跟韩枫两人的对话,包括韩枫隐藏下来的表情在顾凌天的感知中自然是一览无余了。

看着韩枫在药尘没有注意到的地方阴沉的脸庞,顾凌天在想起自己在叫笔某某的网站上看到的药老传奇的剧情,不由得感叹药尘的坎坷。

先是父母双亲不在,被族人逼迫离开家族,后面又是感情的困惑。

最后好不容易熬到了斗尊巅峰,却惨遭自己寄予厚望手把手教导出来的徒弟的背叛。

这经历绝对不是一个惨字可以概括的。

当真是闻者悲伤,听着落泪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