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韩枫动手,剧情的变动,药尘落幕

在顾凌天为曜天火炼制躯体的时候,中州东域一处无名山谷内。

此时的药尘正在炼药的关键时刻,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恐怖无比的气息浮现出来,伴随着其次出现的还有着恐怖的杀意。

还有药尘的师弟.....慕骨老人,一步一步踩着虚空走了过来。每一步落下,虚空都泛起了丝丝涟漪。斗尊之威,恐怖如斯。

而感受到慕骨老人的杀意的一瞬间,药尘连忙将自己纳戒中的一尊高阶斗尊的傀儡给释放了出来护住自己。同时双手掐印,将因为慕骨老人到来引起的丹炉暴动给降到最低然后走出房间。

他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居然敢来找他的麻烦。

“暮骨,你疯了?”

当药尘走出门见到来人竟然是自己的师弟的时候不由得有些发愣。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已经是九转斗尊境界了,而慕骨老人才区区三星斗尊,孤身一人来找自己的麻烦确定不是找死?

“桀桀桀,药尘,我疯没疯不重要,你最好乖乖的把它给我交出来,不然我可不确定你的性命,还有你的好徒弟会遭受什么什么样的折磨。”

跟刚刚“慌乱的”跑出房间一副受到惊吓样子的韩枫对视了一眼以后,慕骨老人阴沉沉的对着药尘说道。

“哼,就凭你?”

看到慕骨老人居然把目光放到了韩枫身上,而且韩枫此时还是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药尘直接把韩枫给拉到自己身高对着慕骨老人冷哼一声。

“凭我当然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我可是带了人来的,而且他们还是你的老熟人啊!”

“都出来吧,让我们今天我们就送堂堂大陆第一炼药师上路。”

慕骨老人不傻,他跟药尘的实力本就差距巨大,更何况他还从韩枫那里知道了药尘在离开星陨阁前说自己得到了两尊媲美高阶斗尊的傀儡。

虽然有一尊被他送给风尊者用来留守星陨阁了,可就算是这样,药尘一方的阵容也不是他一个区区三星斗尊能比的。

而随着慕骨老人的声音落下,三道黑芒,便是陡然间自天边暴掠而来!

这三道黑芒的速度极为恐怖,一闪之下,便是出现在百丈开外。

以他们的速度,很短的时间内就来到了慕骨老人的身旁,阴冷的目光盯着下方的药尘。

那领头的一人,身材相当的干瘦,一脸的阴厉,还有着一名老者以及一位看起来颇为年轻的男子,不过虽然这男子看起来年轻,但那双眼中,却是显露这也是一个年龄不比其他二人小的老妖怪。

这三人站在虚空中给人一种相当阴冷的感觉,而且隐隐间自体内弥漫而出的那种气息,也是相当的恐怖。

“药尘,好久不见了。”

看着下方的药尘,为首的老者沉声的开口道。

“蝎魔三鬼,没想到你们三个居然跟慕骨混到一块去了。”

看到来人以后,药尘的心也是猛的一沉。

对面这三个家伙,每一个都不是好惹的主,实力最弱的人蝎子都是达到了九星斗尊,而其中的最强的天蝎子更是一位四转巅峰斗尊。

面对慕骨四人,药尘的心不由得沉重了起来。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且为了请动我们,慕骨可是开出了不小的价格呢。”

地蝎子看着脸色凝重的药尘冷笑不已。

“别说了想赶紧动手,否则迟则生变,药尘每次外出风闲那家伙都会派人暗中跟着,虽然都被我们给解决了,但难保不会有漏网之鱼报信。”

“这老家伙在中州的人缘怎么样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觉得不能让我们今天围杀他的事情传出去,不然以后我们在中州可不会怎么好过。”

看着还在叙旧的蝎魔三鬼,慕骨赶忙催促道。

“好,药尘乖乖受死吧!”

三人停了慕骨老人的话也不磨叽,抬手间恐怖的斗气流转一块朝着下方的药尘镇压而去。

“哼,真以为我怕你们,焰分噬浪尺。”

面对三人的合力攻击,药尘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从纳戒里面抽出玄重尺,直接施展地阶斗技。

不过药尘面对蝎魔三鬼的正面攻击也不好受。

因为他不但要对抗三人打来的斗技还要分出一部分斗气抵消攻击的余波,免的韩枫遭受余波波及。同时还要分出一分精力关注慕骨老人的动作,如果他一旦有动作,药尘也好让傀儡阻止对方。

也正是因此,哪怕药尘的实力强大,但在这种种因素下,他也是明显的处于下风。

“嘿嘿嘿,药尘现在的你又能如何接我一招,万魂天锁。”

慕骨老人掐着手印,一道地阶斗技被他施展开来朝着后方的韩枫打去。

不过这一击还没有走多远就被药尘操控着傀儡打散了。

可慕骨老人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一击能够给药尘造成什么伤害。

因为慕骨老人刚刚在发起攻击的同时也在给韩枫使眼色,让他赶紧使用自己交给他的淬过毒的匕首刺进药尘体内。

要知道此时的药尘可是全被他们给吸引,背后处于绝对的空虚状态,再加上药尘对韩枫没有任何防备。

只要韩枫动手,绝对是百分百成功。

而且一旦刺中药尘,那么匕首上面的毒素绝对可以让药尘给痛不欲生一身战力能够发挥出一成就算强大了。

“我...。”

韩枫紧紧的握着被他藏起来的匕首,此时他的眼里还有着最后的挣扎,他知道一旦这样做下去的话他没有任何退路了。

不过很快这丝挣扎就被韩枫的狼性给压了下去,然后手掌一番一柄通体碧绿,的半尺匕首出现在韩枫手中。

“老家伙,不要怪我,谁让你一直不传给我焚决,而且还想要压制我的成长。”

提气匕首以后韩枫在心里想到,然后闭上眼睛直接对着药尘毫无防备的后背刺了进去。

“噗嗤!”

正在抵抗着蝎魔三鬼的攻击的药尘哪里会想到被自己当成亲儿子一样对待的韩枫会背刺自己呢。

所以毫无防备的药尘直接被韩枫将那柄匕首给刺进了身体。

而且匕首刚进体内,药尘就感觉自己体内斗气的运转在快速的减慢。

“哈哈哈,老二老三,加把力,今天就让这个老家伙彻底陨落在这里。”

而另一边的蝎魔三鬼的老大天蝎子看到药尘现在的情况,哈哈一笑对着地蝎子和人蝎子叫了一声然后再次提气斗气对着药尘打去。

被剧毒入侵的药尘面对邪蝎魔三鬼的攻击自然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攻击朝着自己打来。

不过好在关键时刻药尘操控着傀儡帮他挡了一下蝎魔三鬼的攻击,才导致药尘没有被三人的攻击杀死。

不过就算是那样,药尘现在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此时药尘的脸上已经浮现了绿色的纹路,身体也因为被蝎魔三鬼的攻击给打的支离破碎,血液流了一地,而且流出来的血液并不是鲜红色而是绿色的。

“为什么?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儿子一样对待,可你为什么对我出手?”

此时的药尘根本不关心自己的身体情况,而是撑着身体上的疼痛,还有灵魂上的疲惫对韩枫质问道。

“为什么?你居然还问我为什么?老家伙你嫉妒我的天赋一直不肯把所有的东西交给我,而且你明明有焚决那么强大的功法,你自己没法修炼成功,却也一直不肯让我修炼。”

“每次我请你传授我焚决的时候,你居然还一副为我好的样子?你为我好,为什么不让我修炼?居然还问我为什么?”

“老家伙把焚决给我交出来。”

听到药尘的话韩枫犹如被点找了的炸药桶一般,对着药尘嘶吼,一一列举出自己在药尘这里受的“迫害”。

说完以后,韩枫没有丝毫的停留,打算从药尘身上翻出焚决。

“哈哈哈,我还真傻,养虎为患的人还知道自己养的是一条老虎,而我养了你十几年居然不知道你是一头白眼狼。”

“不过想要焚决,你永远也得不到了,哈哈哈,而且还有你们既然想让我死,那么你们也别想给我好过。”

听着韩枫如狼一般的嘶吼,然后想要从自己身上找出焚决,还有一旁一脸阴沉笑意的看着自己的慕骨老人还有蝎魔三鬼。

药尘脸上浮现一抹阴冷的笑意,再配合上此时药尘脸上的绿色纹路,还有身上的异色血液,更是狰狞无比。

话音刚落,森白色的火焰剧烈的燃烧,剧烈的能量波动散开就连周围的空间看是浮现了一丝丝裂缝。

“不好,他打算自爆,而且还准备让骨灵冷火暴动,赶紧动手,不然被波及的话就算是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察觉到药尘的异样以后,慕骨还有蝎魔三鬼瞬间反应过来,连忙对着药尘再次发起了攻击。

“该死的,焚决呢?为什么只有个总结经验,老家伙你把焚决给我藏哪了?,都是要死的人了还要玩我,把焚决给我就这么难吗?。”

在药尘身上摸索了半天,并没有见到药尘贴身保存的焚决,只有几本药尘对于焚决剖析,虽然有一部分焚决的内容,可撑死也就只有三成,其他的都是药尘记录的“废话”。至于当年他见到那本印有焚决功法内容的卷轴,韩枫是毛都没有找到。

不过韩枫在看到药尘身上的森白色火焰,还有慕骨他们打来的攻击以后也是不敢多留,他一个刚刚达到斗皇境界的蝼蚁在这种攻击下根本没有丝毫的生存机会。

不过好在韩枫也不是没有手段。

只见他掏出一块玉佩,将它捏碎,然后一层恐怖的斗气形成的护照将韩枫包裹。

“哈哈哈,想我药尘被逐出药族以后靠着自己取得了现在的成就,最后居然会收留了一个白眼狼。”

“而且曾经送给他的保命手段居然会让我连拿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现在的情况,药尘凄惨的笑声响起,最后轰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药尘所处的位置响起。

恐怖的斗气波动,冷热交替的能量四散开来,整片山谷在这股剧烈的能量下闲的摇摇欲坠。

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在爆炸的中心一条微不可查的空间裂缝浮现,一抹森白色的火焰包裹着一枚纳戒进入其中,最后消失不见。

“咳咳咳,该死的老家伙,就算是死都想要拉上我,还好我命大,你给我等着,既然你死了,等我成为斗圣那么就让你的好兄弟为你陪葬。”

爆炸平息过后韩枫捂着胸口咳出一摊血迹,骂骂咧咧的说道。

.....

几天后,一则震惊的消息传遍中州,中州第一炼药师药尘莫名消失不见就连他的弟子也是没有任何踪迹。

一时间中州四方阁之一的星陨阁副阁主震怒不已,在整个中州开始寻找药尘的踪迹。

不过可惜药尘只到了当初的战场,药尘的踪迹完全被恐怖的爆炸掩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