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再一次抽奖

废弃大楼不复以往的空寂,现在充斥着怪兽怒吼的声音。

毕绫急忙侧身避开如同小车疾驰般撞击而来的蜪犬,但还是被它的体毛尖刺给划破了手臂,鲜血渗出。

这个不是一般的D级凶兽,它的实力临近C级!

因为她也曾在队员的帮助下,在山海经里杀死一个D级凶兽,但与眼前的蜪犬相比,远远没有它所带来的威胁要巨大。

看来这次麻烦了。

不过即使可能会打不过它,但毕绫意识到,自己必须尽快结束战斗,不然被它逃到外面,到时候就会有更多的伤亡出现。

于是毕绫立即开启异能加速,拼命挥舞着她从系统中抽取的D级金属球棒。

此时巨大沉重的金属球棒犹如高速运转的发球机,反复不断地砸打在蜪犬的身躯上,轰出陷印。

不过受击的蜪犬也没有选择后退,而是咆哮一声,接着皮肤与毛发变得坚硬,一边硬抗着毕绫的攻击,一边找寻机会撕咬过去。

不得了……

李不哭看着大厅上女人和蜪犬的激烈的互搏厮杀,这才是D级生物真正的战斗,与自己和怪人首领没得比。

看来还是选择回避比较好,这不是自己应该插手的事情。

就当李不哭准备翻窗离开的时候,楼下的战斗开始出现了变化。

毕绫利用加速侧身闪开蜪犬的攻击后,双手握紧金属球棒,急速转动身体,其金属球棒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往蜪犬的头颅狠狠击去。

而蜪犬则被打得措手不及,头昏脑胀,差点站不稳身,要倒在地上。

见到此状况的毕绫心中一喜,没想到对它造成了眩晕效果,于是想要乘胜追击。

但正当毕绫准备继续砸向蜪犬头颅时,只见蜪犬站立不动,其体躯中的青黑尖刺毛发却开始剧烈膨胀。

毕绫心中一凛,它要释放大招!

于是赶紧丢开沉重的金属球棒往旁边的墙体纵身一跃,急忙去找隐蔽物。

而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纨绔子弟们,忽地被突如其来的青黑尖刺隔着墙壁穿透身体,内脏被撕碎,死了。

李不哭大惊,避开穿透墙体的青黑尖刺,连忙躲在阶梯后,不敢露头。没想到这蜪犬还有这么一招,直接力挽狂澜,扭转局势。

不久,见声音渐渐停下来后,李不哭小心探出头,看向下方。

刚才战斗还很凶猛的毕绫,现在大腿上插着一根青黑尖刺,手上的金属球棒也不见了。

而释放完技能的蜪犬,正龇着密密麻麻的利齿,一步一步向她走去。

毕绫惊骇地看着眼前面孔狰狞可怖的蜪犬,心中升起绝望,为了躲开蜪犬的攻击,她只好丢开沉重的金属球棒,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后腿中了尖刺,现在行动受损,无处可逃。

她挣扎地站起,身形踉踉跄跄,单脚支撑着自己,急促远离后方蜪犬。但此时的蜪犬则不忙不乱,只是缓慢地跟着,像是在享受着戏弄猎物所带来的快感。

李不哭看到这一切,面容呆滞,脑海中的悲惨回忆蓦地闪出,不停播放。

现在的毕绫面容惨白,只是拖着伤腿,在顽强地不断前进,她不想放弃任何一丝活下来的机会,但是蜪犬有时则踢动脚下的小碎石,把前面的毕绫击倒,等她站起,然后发出咯咯的讥笑声。

废弃大楼外面停放的摩托车照出白光,打在猎物和猎人身上,影子在上演着一场充满戏谑的追逐戏。

忽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手中的长枪猛然扎在蜪犬的眼眶中。

蜪犬大惊,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偷袭他,顿时吃痛怒吼起来。而前方的已经临近绝望的毕绫则不可思议的回头,只见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神秘人正紧紧缠在蜪犬身上,手中锐利匕首不断往其面孔乱捅。

蜪犬痛苦不已,它的视野完全失去,即便它拼命甩动身躯,想要摆脱身上的敌人,但都于事无补,只感觉到有把冰冷的锐器在不停刺穿它脆弱的脸庞,进进出出,誓要杀死它!

蜪犬惶恐起来,胡乱撞动,尖刺毛发不断往敌人穿刺,但身上的敌人犹如附骨之疽,紧紧附着在它的身上,就是不敢放手。

毕绫瞳孔骤缩,眼前的神秘人身上被多根尖刺穿透身体,血液四溅,但就是不肯放手,死命地挥舞着手中的匕首,不断穿插蜪犬的头颅。

终于,伴随蜪犬一声不甘的哀吼,它轰然倒地,重重砸在地上的血泊中,而神秘人则傲然起身,挺立在庞大的尸骸上,任由血液从千疮百孔的体躯流下,但离奇的是,不一会他身上的伤势就开始恢复过来,最后彻底完好。

此人正是陷入狂暴状态的李不哭!

他其实一开始也在犹豫要不要出手,毕竟这关系着生命危险,但转念一想,自己迟早要面对这些凶兽,现在是个绝佳的机会,不仅有外人的帮助,还有贰级狂暴在身,恢复力有保障。

面对上次D级的枭阳国人,壹级的狂暴都能恢复过来,现在都升贰级了,应该有所把握。

而且面对敢于上前阻挡凶兽让民众先行离开的毕绫,自己不太想让她这种敢于承担的人死去。

但最为愤怒的是!它这种戏谑猎物的方式让李不哭想起之前无比憎恨的怪人头领!那个把自己当成玩具进行娱乐的死敌!

于是暴怒中的李不哭直接戴上随身携带的面具,从二楼的阳台处猛地跳下偷袭,最后来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恭喜宿主杀死第一头凶兽,获得一次抽奖机会。】

【恭喜宿主释放情绪成功,累计四次可获得一次抽奖机会,2/4。】

【是否使用1点系统点存放D级凶兽蜪犬的可用材料?】

李不哭看着系统弹出的信息,蜪犬的可用材料?但系统点这种东西难得,还是算了,于是选择否。

而这时,毕绫一瘸一拐地上前,心情复杂地向李不哭打起招呼,“你,你好?”

李不哭眼神凶恶地看向毕绫,但看到她那楚楚可怜,想要哭下去的表情后,心中一软,暴怒的情绪逐渐消解。

“我只需要知道一件事,进入山海经的,是你,还是你们?”

毕绫一惊,嘴唇微张,最后还是选择告诉了李不哭,“是我们……”

李不哭看着远处亮起的警灯,撇了她一眼,随即立即离开了。

“我之后会来找你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