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秒杀C级巨兽蒲夷之鱼

无限昏暗的浓雾中,一人正持枪警惕四周,正是被浓雾吞噬的李不哭。

没想到这个浓雾居然没有毒性,只是单纯的遮蔽视野而已。

被卷入时,李不哭才发现内部并没有太过于黑暗,反而可以勉强看到光亮,应该是它吸收了外部光芒的原因吧。

李不哭手持暗毒枪,四处扫视,在明目的加持下,他大致可以看到近四米的视野,浓雾的内部位置并没有发生改变,自己还在原地中。

既然如此,也许还是有出去的可能的,只要等这突如其来的浓雾散去,不过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稍微走动,雾气依旧没有受到气流的影响,保持原状。

长枪在前方探路,李不哭小心前进,他想着四处走走,看有没有发现,自己总不能束手就擒地留在原地,未知的危险太多了。

这样想着,李不哭不久便找到了一棵巨竹,他用枪头在表面上刻上数字一,然后继续前进,每逢遇到一棵巨竹就按照顺序刻上数字,但大约迷茫地走了半个小时后。

看着眼前刻着数字二的巨竹,李不哭困惑住了,在行走的途中,他遇到过数字三,数字四,但唯独数字一,再也没有遇到过,就像是消失一样。

而且走了这么久,仿佛自己就是在浓雾中绕圈,C级虚拟者的属性在里面肯定起不到作用,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无处着力,充满无奈。

于是李不哭只好靠在旁边的巨竹上,在留意四周的情况下取出压缩饼干,一顿塞入口中,嚼咽起来,然后取出一个装满水的烧水壶,快速倒入嘴里。

压缩饼干自然是李不哭携带在身上的,至于烧水壶,则是李不哭在村庄里找到的,材质是铜质,因此还没有破损,于是就被自己用来烧白开水,放进储物空间了。

吃饱喝足,李不哭立即收拾好,再次在浓雾中出发。

不过依旧是清一色的巨竹和雾气,唯一不同的就是刻在巨竹上的数字了。

忽然,李不哭低头看到地上好像有着巨兽行走的脚印,当即紧张起来,这附近存在着怪兽之流!

但是,看这一连串的巨大脚印,李不哭推测,应该是进化程度在C级之间的怪兽,心中的不安微微放下。

对于C级之内的敌人,现在的李不哭其实已经做到了同阶不败,只要谨慎点,还是有机会将其拿下的。

突然间!李不哭感到心中一凛,有怪兽从右边冲来了!

李不哭急忙向左边翻滚避开,同时立即起身,长枪猛然劈下!

“轰!”

巨声死寂的浓雾中骤起,激起涟漪。

感到长枪有些落空的李不哭立即收枪飞快回退,随即一条巨大肥硕的黏稠长尾急速甩来,竟有隐隐破空声!

“砰!”

巨竹被黏稠长尾狠狠一打,凹陷出一个破碎的巨印,开始向旁吱呀倾倒下去。

避开攻击,心中舒气的李不哭抬头向前方看去。

只见一头体型有货车般庞大,墨青色黏稠形体似蛇,同时有六只大脚,长着马眼的巨兽在凶狠狠地盯着自己。

【宿主已遇到C级异兽:蒲夷之鱼】

【其血肉有不做噩梦效用。】

C级异兽吗。

李不哭微微挪动身体,保持好最佳的迎敌状态。

不过看它的体型和刚才击垮巨竹的力度来看,这蒲夷之鱼怕是至少是有着一枚精源的存在。

看来自己必须要拿出最强的实力,来迅速碾压它才行,为了避免意外。

瞬息之间,李不哭的身形忽地暴涨,周遭充斥暴戾混沌的猩红气场,同时,他的双目也变得血红起来,视野之内,皆为地狱!

化为四米巨人的李不哭右脚猛地向后一蹬,发出破空声,瞬时如同一枚激射出去的火箭筒,不可阻挡!

蒲夷之鱼一时被眼前高大人类的暴戾气势给深深压倒了,心中顿生恐惧,等太反应过来时,才发现人类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它的面前!

“轰隆!!!”

巨声骤起,只见被震开的泥土溅射到浓雾中,微微激起涟漪。

而充斥在空气中的浑浊泥沙内,一头吐满鲜血的巨兽正被暴戾的巨人狠狠一拳轰在头颅上,凹陷出一个深坑!

“噗噗噗!”

头颅被打得扁平的蒲夷之鱼发出尖锐的喊叫,如同无形的空气利刃,不停划破李不哭的皮肤,鲜血喷溅。

但在狂暴异能高强度恢复力加持下的李不哭浑然不知疼痛与避让,直接无视,再次硕大一拳猛地轰在身下狰狞的巨兽。

轰隆声骤起,蒲夷之鱼的头颅直接被带着巨大冲击力的拳头捶暴,血肉模糊,灰白色的脑浆与暗红的鲜血浑染起来,其中掺夹着支离破碎的白骨。

只在十秒不到的战斗中,拥有两枚精源,即将进化为B级的蒲夷之鱼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秒杀了,连用于同归于尽的精源都还没来得及使用。

站在巨兽尸骸上的血目巨人热气从嘴鼻中喷出,顿时,他的身形开始快速缩小,最后变为普通人类的大小。

李不哭如释重负,甩开拳头上的血泥,擦去脸庞上的血迹。

效果不错,看来全力爆发的自己确实有秒杀C级怪兽的实力。

将地上不成摸样的蒲夷之鱼尸骸收入储物空间后,李不哭便靠在附近一棵巨竹上,默默警惕四周,直到十五分钟缓慢过去,狂暴异能的冷却恢复。

在休息期间,李不哭的心中已有走出浓雾的眉目。

他来到巨兽蒲夷之鱼的曾经所在地,看向泥土。

虽然因为刚才的打斗已经缭乱不堪,但李不哭还是在其中找到了一连串的脚印。

这些都是蒲夷之鱼的行走痕迹,只要沿着前进,应该可以带领自己走出这个浓雾领域。

于是,收拾好的李不哭取出长枪,保持着警惕四周的行为,开始沿着脚印行走,身形渐渐淹没在浓雾中,远离刚才还发生一场搏杀的地方。

……

《山海经·北山经篇》:“碣石之山,绳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其中多蒲夷之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