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来电,段顾失踪

别墅内,小猫朏朏和小猴幽乖乖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的节目,时不时用爪子扒拉袋子上的零食放进嘴中,而幽也双手捧着水果塞入口中。

一猫一猴,好不闲暇。

李不哭也洗完澡出来,拿着毛巾擦干水珠。

“小猫,别把沙发弄脏了,不然我用你来擦干净。”

“哼!”听到李不哭的警告,朏朏不服地抗议,但还是乖乖用纸巾收拾好污迹了。

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

拿起手机,看着上面来电人不明的电话,李不哭疑惑是谁,然后接下。

“喂,请问是李不哭先生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澈空灵的少女声音,只是显得很疲惫。

“是的,我是李不哭。”李不哭简短回应。

“……”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下来,李不哭眉目挑起,这家伙是要干嘛?

正准备挂断时,没想到对面说出了一个让李不哭有些诧异的消息。

“我……是段顾的女儿,上次我们见过的……还记得吗?”

“就是……李不哭先生,求求你帮我找到已经失踪两天的父亲吧!”少女一鼓作气,喊出这几天心中压抑已久的纠结。

什么,段顾失踪了?

李不哭眼色闪动,稍微回想起以前。

认真严肃的中年男人段顾,正是之前教自己枪术的E级虚拟者,两人分别时,他还拜托李不哭尽量照顾他的女儿。

没想到从那开始还没过几天,他居然就失踪了。

不过说是失踪,其实大概率应该是死了。

“是吗……”李不哭低声感叹,对于山海经世界而言,生命向来是微不足道的。

“我……我是在父亲的抽屉中找到了一封给我的信,这封信写着要是他不见了,就让我打这个电话来找一名叫做李不哭的人。”

“父亲还说,以李先生的为人,他一定会提供帮助的……”

李不哭心中微动,看来是临走时的那个约定了。

唉,虽然自己与段顾的感情并不是太深,只有一面之交的缘分,但已经出口答应的事情,李不哭不想反悔,“好,我现在就出发来你那,稍等一个小时。”

“嗯,我在家等你!”电话那头的少女心情明显激动起来,说动信中提起的李不哭,对于她而言是找到父亲的关键,也是目前唯一的线索。

挂断电话,李不哭跟正在看电视的小猫朏朏交代几句,。

“小猫,等下我出去一趟。”

“你千万不可离开庄园走出外面,更不能向他人透露出自己会人言的秘密,不然被发现了就会被人捉去做解剖实验!”

一直在旁边偷听的朏朏猫须害怕地颤动,它心中想要趁着李不哭不在,然后悄悄跑出去外面游玩的想法就此作罢。

大夏市归部负责人办公室,一名身形修长,气质冰冷的女子在木桌前挺直腰腹坐着,保持作为一名城市负责人最基本的严肃和礼仪。

同时,她从抽屉中取出一台老式按键机,向其连续按下,拨打出一个电话,然后平稳放在桌上。

不一会,电话被接响。

“怎么了,姐?”

通话那头是一个画着小丑女妆容的女子,正是李不哭这次在青云市遇到的好心小队领头。

她那双马尾已经放下,同时头发用发圈盘起,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抿嘴,手持湿巾和褪妆水,正在不断抹去脸上的粉末。

听着妹妹的回复,皇甫仅韵舒开紧张的眉毛,心中放松下来,“仲婧,你现在的位置在哪了?”

“我啊?还在青云市呢。”皇甫仲婧放下已经是彩色的湿巾,丢到垃圾桶,拿起桌上的智能手机,往家中的洗手间去。

“你怎么还在青云市,我不是让你退出山海联盟吗!”皇甫仅韵听到妹妹还在青云市那跟着山海联盟那群恐怖分子,心中不禁恼怒。

“切,用不着你对我说教。”皇甫仲婧开启水龙头,双手盛起,往脸上重重拂去。

“这次我是在路上遇到了一些事,被耽误而已,你懂什么!古板的家伙?”

皇甫仅韵压抑不满,继续向妹妹问道,“那你遇到了什么?”

“还能是什么。”皇甫仲婧用毛巾擦干脸上水珠,丢开,再一下脱去全部衣服,钻进了沐浴间,不一会蒸汽冒起,水雾充斥。

“就是一个气息很奇怪的男人和一个行为古怪的东瀛国小女孩咯。”

皇甫仅韵皱眉,“给我说说吧。”

“哼,别用这套自以为是的说法,搞得我好像是你下属一样。”

“概括来讲,就是我在路上遇到一个带着猫的男人,劝他不要去山海联盟那边罢了,而且那个男人的气息和你一样讨厌,冷的让人打颤!”

皇甫仅韵心中忽地警惕起来,“他的气息很冰冷?那有没有带着一些暴戾?”

“暴戾?”皇甫仲婧用清香润滑的沐浴露轻抹每一寸雪白的肌肤,回想起与李不哭相遇的场景。

在谈话最后,那个男人的表情确实忽地有些奇怪,“好像有点吧,就是突然之间,但忽地又消失了。”

“那他有说自己是从大夏市出来的吗?”皇甫仅韵心中的猜想渐渐清晰。

“有啊!”

“嘻嘻,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在来的路上遇见了A级巨兽之间的厮杀,差点原地去世,而且还涉入森岭里,不小心碰上了C级凶兽的追杀,可真够倒霉的。”

洗浴中的皇甫仲婧不禁笑出了声。

“嗯,我知道了,你注意安全,尽快来到大夏市与我汇合,等下我来接你。”

电话突然被挂断。

刚才还在笑着的皇甫仲婧脸上表情蓦地沉下,这家伙还真是自我啊,突然来找自己,又一言不合就走了。

负责人办公室中,皇甫仅韵立即通知属下集合开会,她已经判断出,妹妹仲婧说的那个男人就是自己在追踪的狂暴异能拥有者,他出现了,在山海经世界的青云市。

正在驱车前往段顾家的李不哭忽地打了个喷嚏,心中忽地有种不妙的危机感。

最近我会有麻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