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阴谋家李不哭

带着余温的路虎停在门前停车位。

李不哭不久来到医院,他看向值班室,上次的那个大爷不在了,只剩一个年轻保安。

没有询问为何,填写好资料,便一路来到病房。

值守在门口的墨镜保镖一见是李不哭,便立即挪开身躯,抬手请入。

李不哭点了点头,这家伙学乖了,于是拍了拍他的后背,发出啪啪的响声,保镖眼角抽搐,这个人的力气怎么比上次大了这么多!

打开门,病房的装饰和以往一样,简单却又不失典雅,看起来十分舒适。

病床上正有一个面容枯黄的中老年人靠在墙上,旁边的椅子上则坐着一个肤色白皙,容貌清冷,衣着打扮简单但不失时尚的高个女子,正在看着手机荧屏,面露不安。

她抬头看到李不哭进来,顿时眉开眼笑,起身快步走到李不哭身前。

“李不哭你总算来了。”

“嗯。”

李不哭回应一声,随即看向病床上的陈和贵,两人眼神对视,默默无言,似乎想通过眼眸来了解对方。

“小伙你叫李不哭是吧,果然气度不凡,快来坐下,我要好好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的救命草药,我怕是撑不过去了。”

最终,陈和贵淡笑出声,向李不哭打招呼,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李不哭浅笑,坐下陈姬绮搬来的温热椅子,“各取所需而已,陈富商不必在意。”

陈和贵浑浊的眼眸看向李不哭,“李世侄啊,姬绮不懂事,但世伯明白。你这草药是冒着生命危险得来的,姬绮给的一亿还是少了,我回头让人给你转十亿。”

李不哭心中微动,这个陈和贵不是善类,一开头就为自己扣上大帽,必是有事相求,不可上当,于是敷衍道,“不过是随意两步捡到的,不足挂齿。”

陈和贵听到言中之意也不生气,只是转头叫陈姬绮离开。

“爸,我年纪已经不小了,可以分担你的重担。何况你昏迷的这几天自己照样把集团打理得好好的啊。”

但陈和贵始终没有回应,只是温和地看着,陈姬绮见状,只好气鼓鼓地关上门离开了。

见女儿离开,陈和贵立即对着李不哭说,

“李不哭,我知道虚拟者的存在,也知道其中代表的危险与机遇,这株奇植你怕是付出了不少代价吧,为了和我接触。”

李不哭一时懵逼,自己就是单纯想要拿个百来万资金建个庇护所,怎么就变成有预谋家了?

“我真是偶然得到的而已,没有什么奇怪想法。”

陈和贵淡淡一笑,别有深意地看着李不哭,李不哭暗骂。

“既然你有实力拿到我在虚拟者网悬赏的奇植,那自然就有资格和我合作了。”

于是轻轻拍掌。

一个头发苍白,面容严肃,穿着白袍道服的老者从窗帘走出。

原来真有个人在窗边,李不哭明然。

刚才进来的一瞬间自己便隐隐约约感觉房间内有其他的人在潜藏着,而且上次来时应该也在,只不过那时自己等级太低,察觉不出而已。

老者看到李不哭面色不变,顿时心中一惊,短短两天,这小伙居然已经可以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了。

“李小辈,在下刘元生,是C级散人虚拟者,目前负责陈先生的安全。”

陈和贵也附和出声,“刘老是我十天前从山上的道观请下来的,托父辈的关系,不然还真是请不到他这种在大夏市上数一数二的高手啊。”

李不哭听到,心中思索。

现在他知道大夏市存在的B级虚拟者就分部队长一人,由此看来,这个刘老在虚拟者中确实是市内前列了。

随即李不哭微笑回应,“自己比不上刘老,只是D级虚拟者,不过也是散人。”

“前几天我在山海经世界中偶然找到了一株可以治心痛疾病的萆荔后,便立马想起因不明心痛而重病的陈富商了,现在前来,也是为了支付剩下一半的萆荔。”

语罢,李不哭手中忽地出现一团草药,然后放在旁边的桌上。

陈和贵看到桌上的草药,心中一松,自己就怕他不敢轻易交出救命药,才拜托刘老出头威胁他的,现在放心了。

刘元生看到李不哭干脆地交出萆荔,心中不禁升起好感,看来他也不是山海联盟那些穷凶极恶之人。

“李小辈果然豪爽,请问现在你有无遇到什么难缠的怪物,在下的团队也许可以量力帮助。”

李不哭听状,心中犹豫起来,自己是否要说独身一人的现状,寻求庇护,还是隐瞒真相,独立自主?

气氛突然沉默起来,陈和贵与刘元生面面相觑,也不知李不哭在想什么。

忽地,李不哭笑道,“我在小队中尚有前辈帮忙,要是知道他贸然去找其他人帮忙,怕是狠狠打自己一顿出气。况且现在他们还算安全,前天刚刚围剿一头C级凶兽,收获不菲。”

刘元生一听,心中琢磨起来,陈和贵则是茫然不已。

李不哭见目的已达到,便出声询问刘元生,“刘老是否有熟识枪术的武师,自己近来得一武器,故想要熟练一些长枪招式。”

刘元生的思绪被李不哭打断,“在下确实有一相识的朋友耍的一手好枪。如果李小辈要,可以给你联系方式。

”但切记,他并非是虚拟者,请李小辈不要透露出消息给他,扰乱人家修行。“

李不哭了然,之后从中得知了地址和姓名。

陈和贵见状两人谈话结束,便出言,“昨天有一拍卖会负责人得知我已苏醒,发一请柬过来,说是会有一些山海经世界中的物品。”

“李世侄要不要同来?如有意,后天晚上十二点可来我的府宅,届时一起赴约。”

李不哭眼色微动,山海经世界的物品拍卖,虚拟者之间的交流会?

自己尚有奇植蓍白和芑,若是遇到合眼的东西,倒是适当出手。

“假如后天无事,自己会提前来到。”

语罢,李不哭便告辞两位,开门离开。

出门时陈姬绮正徘徊在附近,一见李不哭出来,便上前询问他们在聊什么?李不哭淡淡一笑,说这不是她应该了解的东西,然后离去。

房间内,陈和贵和刘元生对视。

“刘老,李不哭这人如何?”

“在下不太清楚,他给出的信息太紊乱了,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实力不容小瞧。”

陈和贵听状,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不知在想什么。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