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鸪

森岭外围一处,硝烟四起,逐渐蔓延周围。

只见一名男子将手中长枪狠狠戳出,面前巨兽轰然倒下。

一人一兽的厮杀,最后以遍体鳞伤的山膏含恨倒地结束。

看来对付这些智商低下,但体力惊人的异兽,可以选择周旋磨耗,最终斩杀。

李不哭吸取经验,收回长枪,然后收取地上山膏的尸骸进入储物空间。

他环顾四周,发现烟雾弥漫,心中倍感不妙,于是急忙走到奇植蓍白前,将其摘下。

却没想到蓍白附近居然还有一株树身笔直高立,红色纹理树皮的奇植。

【奇植:芑】

【液汁与血相似,不结果实,若液汁涂在马身上,有一定几率使其驯服。】

李不哭不禁感叹,这和之前在废弃大楼中遇到的白一样,汁液有效用的奇植,只不过芑更高,枝杈较少。

收起情绪的李不哭最后快速取下芑的汁液,左顾右盼,发现没有生物窥探,便匆忙离开了。

……

这次收获不错,李不哭感叹,于是原路返回,继续沿着路边一侧前进。

此时天空的烈日已经有落下之势,李不哭疑惑,没想这个世界的太阳居然和现实中的无异,照理说不应该是三日或九日悬空吗?

不过没有多想,李不哭继续前行,忽然,他发现前方的环山公路居然塌陷了!

并被压出了大约两米左右的深坑,李不哭困惑,好好的路怎么会出现巨坑。但他没有办法,只好绕入森林,然后再回到未崩塌的路边吧。

再次涉入幽深的森林,李不哭提起十分精神,毕竟是孕育着无数生命的场地,其中必然还有C级以上的生物存在,不可太过进入,在外围小心活动较好。

但没有走多几步路,李不哭的余光被一株巨树吸引了。

【奇植:帝女桑】

巨树体型之大,约有一座小木屋,高耸入云,宽大的树叶甚至可以盖住李不哭全身,而且其青色的花萼包裹着淡黄花芯,许多蜂群围绕。

【宿主已遇到E级异兽:文文】

通过系统,李不哭知道那些一只拳头大小,尾巴分叉的蜜蜂叫做文文,是一种E级异兽。

李不哭收回视线,加快脚步远离此地,照理说,这种巨树附近一定会有强大的生物以做领地,自己还是快跑为妙。

忽然,转身后的李不哭看到道路前方站在一头长得像是乌鸦,但一人大的黑色身躯却布满白色斑纹的D级异兽,鸪。

【宿主已遇到D级异兽:鸪】

【其血肉能使人的眼睛明亮而不昏花。】

看到系统的介绍,李不哭眼前一亮,它的血肉居然能使人的眼睛明亮而不昏花,也就是说会提升双目的探测视野。

此时的李不哭虽然想立即杀死它,但现在在帝女桑附近,不太安全。

一人一鸟默默对视,李不哭于是取出蓍白,但鸪没反应,接着取出芑,但是依旧没反应。

难道它跟灌灌一样喜欢白树汁液,李不哭猜疑,再次取出剩余不多的白树汁液,但鸪还是没反应。

李不哭疑惑起来,决定最后再试一次,如果它还没有反应就离开。

于是从储物空间取出已经自动被系统剖开皮毛的山膏,这次鸪终于有反应了。

原来它是食肉禽鸟,李不哭恍然大悟。

取出暗铁枪串起死去的山膏,挑在肩膀,直接往前走,而鸪则一边扑翅怪叫,一边紧紧跟上,时不时追上啄开一块鲜肉吞下,然后再次跟上。

不久,李不哭终于离开帝女桑一段距离,并且已经来到道路一侧。

他干脆把肩上沉重的山膏尸体丢在地上,鸪见状,先是抬头盯了一小会李不哭,但觉得他没有太大的威胁后,便低头啄食起来。

李不哭则趁机缓慢行动,手中紧握穿在肉缝中的暗铁枪,猛地向前一戳,巨力势如破竹,一路穿过紧密相连的骨肉,直逼鸪的头颅。

谁知正在吞食的鸪忽地感觉不妙,发出刺耳尖鸣,急忙扑翅飞开,因此长枪只是划穿它的脖颈,沁出一丝鲜血,并没有造成重伤。

李不哭见偷袭失手,又怕鸪的叫声会引来其它潜藏在森岭的怪物,于是直接只身冲上前,选择与之厮杀。

而鸪也没想到这个身形弱小的人类竟敢还不满足他的偷袭,反而还要继续来挑衅自己,当即怒火涌上小脑,眼目变红,于是从半空扑向李不哭,尖锐的利爪微微泛着锋芒。

李不哭心中一喜,自己还怕它在空中不敢下来,没想到居然还主动扑来了,于是立即开启狂暴。

这次他不再带有侥幸心理了,面对山海经的生物,稍有不慎就会让自己陷入九死一生的危急现状。

正在亮爪扑向李不哭的鸪一见面前的人类突然改变气息,变得暴戾凶横起来,心中突起不妙,连忙止住向前的惯性,拼命扑动双翅,想要再次飞上高空。

但已经开启狂暴的李不哭岂能让猎物逃跑,当即猛地跳起,跃上半空,浑然不惧鸪的利爪,双手紧握住其粗糙的脚踝,将它拽下。

鸪惊慌起来,连忙扑翅上升,同时尖长的鸟啄狠狠戳向李不哭,李不哭一边抓住脚踝攀爬,一边扭动头颅闪避攻击,但肩膀还是被啄出一块块血口,露出惨白的骨头。

一人一禽在空中厮杀起来,将四周枝叶打个支离破碎,最后身形精壮的男子终于攀上禽鸟的身体,双手紧握住它细长的脖颈,猛地一折,禽鸟扑棱的大翅停下挣扎,脱离坠落与地。

男子浑身血迹斑斑,从鸟身起来,稍稍擦去面庞的血珠。

果然在山海经中存活的生物,都不好惹。李不哭心中感叹,接着将地上山膏和鸪的尸骸收入储物空间,并用地上的细沙摩擦身体,尽量掩住腥味,然后匆忙离开了。

衣衫褴褛的李不哭在枝叶杂草中快速穿行,他不敢停下,刚才厮杀发出的声音肯定吸引了其它猎食者的注意,现在的自己还是尽快离开森岭较好,避免被危险盯上。

一路奔跑,李不哭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但根据天上昼日的方位,倒是快要到黄昏了,自己现在还是找个隐蔽安全的地方回去现实比较好。

夜晚是野兽最为狂欢的时候,届时就不是D级这些低阶的生物了,而是那些凶残暴戾的高级猎食者,自己可应付不了。

于是李不哭继续探索四周,发现前方有棵高为十几米的巨树,他通过系统发现四周没有生物的存在后,直接攀岩上树。

在一个隐蔽的树杈中畏缩身躯,吞下一大把通过特殊渠道中买的安眠药,躺在树上休息入眠。

时间流逝,在药物的作用下,李不哭的眼皮不禁落下,突然,他感到一阵不妙,睁开眼一看,一只巨如高楼的人脚自天踏下!

将李不哭踩扁。

……

ps:是伏笔,主角没死啊-.-

《山海经·中山经篇》:“宣山,有桑焉,大五十尺,其枝四衢(qu),其叶大尺余,赤理黄华青柎,名曰帝女之桑。”

《山海经·中山经篇》:“放皋之山,有兽焉,其状如蜂,枝尾而反舌,善呼,其名曰文文。”

《山海经·北山经篇》:“小侯之山,有鸟焉,其状如乌而白文,名曰鸪,食之不灂(zhuo)。”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