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进入山海经,穿越森岭!

大夏学府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李不哭只身一人穿行其中,冰冷的气质有些格格不入,旁人退避三舍。

此行并没有发生什么狗血的事情,李不哭顺利办理退学手续,随便办了几件事,看天色已昏,就在外面随意吃了顿饭后便回到别墅了。

放下购买的物资,他提着一袋油桃,打开后院门,来到了别墅的庭院,架上一盏大功率的白昼灯,照亮漆黑的四周。

白光一时照亮周围,只见一个长相可爱的小猴子从巨树上跳下,蹦蹦跳跳来到李不哭面前,然后几下爬上其肩头。

李不哭浅笑,用手抚摸一阵它的小脑袋。

“小家伙,今天带了好东西给你。”

语罢,李不哭将袋子放在草坪上,露出红润润的油桃。幽一见,忽地一下跳下,双手往其一抓,腮颊嚼咽起了鲜甜的果肉。

“慢点吃,这些全是你的。”

李不哭收回视线,看向前方的巨树。

在灯光的照耀下,枝叶茂盛如同巨伞的帝休隐隐透出幽绿光彩。

“以后得带多几个无害的异兽回来,好好装饰一下后庭院,让这里生机盎然起来。”

摘取了一些帝休的黑色果实,李不哭开始了身体锻炼。

他觉得单纯依靠系统加点得来的属性比较难发挥出全部,必须亲自对身体有一个认识,才能更好地运用,不然关键时刻出错就麻烦了。

于是在照亮黑夜的灯光中,在白纹小猴的游玩陪伴下。

一个一丝不挂,体躯精壮的男子在深绿色草坪上做着单手倒立击胸俯卧撑,原地独脚速跑,徒手接住发球机高速喷出的棒球等健康有益,简单轻松的安全远动。

运动完毕的李不哭大汗淋漓,他呼了一口浊气,拧开自己安装在庭院围墙旁的沐浴花洒,洗了一个清爽的冷水澡。

擦干水珠,穿上衣服的李不哭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而且现在距离山海经世界全面入侵还有四十一天了。

于是他怀着急迫的心情回到房间,穿戴好一系列的装备,并且用绳子将折叠式自行车绑在身上,看能不能带进去。

至于无人机,李不哭是不敢带进去了,太容易暴露自己的位置。

于是他靠在新买的座椅上,不停默读手中的山海经,最后在昏暗的灯光下逐渐入睡。

……

好累,李不哭从睡梦中醒来。

他眨动眼眸,发现是山海经世界后,立即开启异能隐身,提防起四周。

李不哭快速起身,回头看了一下狭长的桥梁和幽深的黑河,此时的黑河平静如镜,但李不哭知道,一大群凶恶的蛊雕正潜藏在水底中,等待下一个猎物的到来。

收回视线,李不哭一边快步离开这里,一边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

身前绑着的折叠自行车不翼而飞,只有一条粗绳挂在身上。

他取下绳子收好,看来交通工具是带不进去山海经世界的。

李不哭再环顾四周,前方就是一条通往青云市的环山水泥路,左边是绵延起伏的嶙峋山脉,右边是高树茂密的森岭。

两者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死寂,一片死寂。

至少身处外围的李不哭没有听到丝毫生物吼叫尖鸣的声音。

李不哭有些不安,这么静怕是有诡。

但如果要原路返回,绕路而行,可能不仅会遇到山海联盟的凶徒,可能还会陷入女丑尸的幻境之中。

思量片刻,李不哭还是决定往这条通往“诸夭之野”第一座城市青云市的道路前进。

一路直行,李不哭时刻留意四周的情况,以防突如其来的袭击。

双脚踏入曲折蜿蜒的环山公路,相安无事,但行走了一段时间后,李不哭的心里愈加不安。

夹在森岭与山脉之间的他总觉得就像在两个自然巨人的手掌间走悬空钢丝,全身一丝不挂地暴露在山海经怪物眼中。

于是李不哭选择跨出道路围栏,走到了森岭的一侧,在道路边踩踏地上的杂草,继续前进,心中的不安才稍稍减弱。

徒步大约一个小时后,李不哭忽然察觉到右方幽静的森岭深处似乎有一株奇植在散发着微微青光。

于是望去,系统瞬间弹出信息。

【奇植:蓍白】

【长得像蓍草却长着茸毛,开青色花而结白色果实,人服食之,能不夭折而延年益寿,还可医治肠胃上的各种疾病。】

居然是有着增寿效用的奇植!

李不哭看完系统介绍,没想到这奇植居然有增寿的效用,思考片刻后决定还是去摘取一下,它的位置距离内围有一段距离,应该没有太高级的生物。

下定决心,李不哭便取出暗铁枪,一路扫开杂草枝叶,往蓍白的方向而去。

大概穿行在草丛中几百米,李不哭终于到达目的地,在他的眼前确实有着一株散发着微光的奇植蓍白,但麻烦的是,其周围却有一个异兽守护!

【宿主已遇到D级异兽:山膏】

其兽长得像是山中剽悍的獠牙野猪,但躯体却红如熔炉中的铁水,散发着阵阵青烟。

看上去不是很好对付,李不哭藏匿中草丛中,遮蔽身形不让山膏发现。

不过应该可以智取。

李不哭从裤袋中取出一小袋白色粉末,握在手中。

于是露出笑容的他从草丛中走出,尽量表现出友好的态度看向山膏。

但谁知道山膏居然没有理会,反而突然发起攻击!

这脾气赶得上火箭了,李不哭大惊,急忙撒出手中的白色粉末,与山膏通红的双目来个亲密接触。

山膏视野突然受到影响,看不清前方景象。

而李不哭则身形一闪,避开它的冲撞,但山膏带来的高温直接让他的衣服燃烧起来。李不哭急忙撕开着火的部分,避免蔓延全身。

然后迅速挥舞暗铁枪,狠狠戳穿山膏的右眼。

一阵惨叫骤起,受伤的山膏彻底愤怒起来,往不远处的人类冲撞而来。誓要撕碎他的体躯!

李不哭见石灰粉的作用已经失效,便立即闪到右边,继续戳出手中长枪,再一次穿入伤口。

山膏的右眼彻底被李不哭的长枪刺瞎,它吃痛怒吼,头颅猛甩,而李不哭也不与它比力量,及时抽开暗铁枪,任由山膏失控撞向旁边的巨树,使之燃烧起来。

暴怒的山膏立即转向,继续攻击李不哭。

但李不哭早已料到,也跟着它转向,闪进山膏视野盲区,利用长枪的距离优势,不靠近浑身散发高温,状态癫狂的山膏,手中暗铁枪不断戳出,消耗它的体力。

幽深丛林中,一人异兽互相厮杀,却不知深处正有一双瘆人的红目在窥视。

……

《山海经·中山经篇》:“大之山,有草焉,其状如蓍(shi)而毛,青华而白实,其名曰蓍白,服之不夭,可以为腹病。”

《山海经·中山经篇》:“苦山,有兽焉,名曰山膏,其状如豚,赤若丹火,善詈(li)。”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