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蛊雕群涌之时

空寂的巷道中,一男一女彼此背靠,手持武器。

“怎么回事!那个人去哪了?”短发女将双枪举起,四处张望,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我还以为他会从上空跃下袭击,所以做出回击的准备了,谁知却不见一物。”消瘦男放下手中匕首,脸色迷惑。

“要不要分头行动?”短发女离开原地,稍微走动起来,观察是否有猎物留下的痕迹。

忽然,她发现前方有大量的碎石散落在地,顿时心中一凛。

“可……”消瘦男话音未落,突然旁边的墙壁被猛地破开,冲出来一只手臂,狠狠掐住短发女人的细脖!

“!”

消瘦男大惊,立即反应过来,急忙挥动手中匕首插向大手。

但此手掌则是直接死死掐住短发女,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呼救,直接咔擦一下扭断了她的脖子,将其丢到一边。

此人正是开启狂暴的李不哭!

他事先止住了伤口,然后快速在前方不远处破开楼墙进入,接着通过一米距离的被动异能心眼,来探察巷道的情况,最后一气呵成,发出袭击。

虽然消瘦男已经立即反应过来攻击李不哭,其匕首还划开了他的动脉。

但在狂暴即将过去的一秒,李不哭流血的伤口已恢复完全。

而此时李不哭完全不顾消瘦男的震惊,没有选择乘胜追击,而是拔腿就跑。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属性应该没有消瘦男高,现在没有了狂暴,脆弱的自己便是待宰羔羊,很难有取胜的机会,不如继续与之周旋,然后再找寻机会。

面色难看的消瘦男通过破洞看到李不哭逃跑的身影,一时迟疑要不要追上去,但是现在队伍中已经死了一个人,要是被小队长剥皮鬼知道自己毫无收获。

怕是最后也要落得短发女身亡的下场,毕竟他的凶残自己可是亲自目睹过的,那时他处决泄密叛徒的血腥景象,整整让自己吐了三天。

于是没有选择的消瘦男只好取下短发女人的手枪,快步追上去了。

一路狂奔,李不哭不久终于跑出城中村,只要沿着这条道路,前方不远就是可以横越黑河的大桥!

而突然间,放松下来的李不哭通过心眼察觉有数颗子弹向他的心脏飞来,他眼瞳骤缩,急忙闪开,但因为敏捷属性不高,还是被子弹分别射中了腹部和右肩。

草!

还是原来的位置,李不哭怒骂,但不敢回头,继续奔跑。

而身后解除隐身状态的消瘦男,脸色阴沉,这家伙应该有探测四周的异能。

不过他现在已是强弩之末,现在才过去七分钟,根据计算,他的异能应该还没有恢复,所以不能让他跳下水跑了,不然到时候自己得不到点数,竹篮打水一场空。

于是消瘦男丢开射空子弹的双枪,拔出腰间的匕首,立即开启已经恢复的异能加速,加快速度向李不哭冲来。

此时的李不哭竭力拖着乏力的身体跑进跨河大桥,他感觉到身后的敌人越来越近了,既着急又无奈,因为狂暴的冷却还有七分钟!

两人的身影在狭长的桥梁上追赶,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

消瘦男面露狞笑,看来他的异能是属于那种恢复时间超过十分钟的,所以没有开启异能恢复伤势。

桀桀桀,他的人头快是属于自己的了!

李不哭感受到消瘦男距离自己快不到一米了,他着急万分,准备取出储物空间里B级异兽鸩的剧毒羽毛来阻挡他,但突然间系统弹出一则信息:

【警告!C级凶兽蛊雕出现,请宿主尽快远离!尽快远离!】

什么?

李不哭正疑惑为什么系统要自己远离C级的凶兽,耳边却忽地骤起震耳欲聋的婴儿叫声,尖锐的刺耳声直接把他的耳膜穿破,鲜血喷出。

脑袋发嗡的李不哭吃痛,急忙四处观察,光亮的瞳孔中反映着一只只长得像灰雕,头上却长尖角,青灰色体型约为小车大的凶兽纷纷从幽深的黑水中突出,漫天漂浮。

“居然是凶兽群!”

消瘦男瞪大双目,满脸惨白,手中匕首也因震惊而脱落。

他不可思议地哀吼出最后一声,就被密密麻麻的的蛊雕扑翅涌上,将其躯体撕裂成一片片,然后啃食!

此时李不哭的耳膜已穿破,听不到消瘦男的悲鸣,但他知道,在凶恶成群的蛊雕的面前,自己很快就会步入消瘦男的下场。

他急忙询问系统有什么办法,却没有得到回复,突然他看到面板消息中有一次机会,便立即启动抽奖。

而成群的蛊雕发出婴儿般的尖鸣,急速朝着李不哭的方向扑来,锐利的寒爪直接撕开他的后背,并且其它的蛊雕分别缠上他的体躯,尖喙狠狠插入他的双臂,将其带起青灰色的空中分食。

“啊!!!”

在一阵生不如死的痛楚下,一道幽灰色的小球飞快穿入已龇牙咧嘴的李不哭身体中。

而李不哭在濒死前看到异能的介绍,直接怒吼着开启,身形顿时消失在密密麻麻的蛊雕群中。

盘旋在空中的蛊雕不断发出婴儿啼哭般的尖鸣声,最后见寻不到李不哭的踪影,便纷纷扑翅穿入黑水中,在平静如镜的河底下等待下一个猎物。

四周死寂,除了遍地的血迹,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开启隐身异能的李不哭此时正趴地上,只见他支离破碎的躯体在狂暴的作用下缓慢恢复,而他变形的双腿不断在地上摩擦,带动自己往桥头而去。

刚才李不哭临时抽到了隐身异能,于是立即开启,隐蔽自己的身形。

重伤不能的他现在没有多少时间,必须尽快离开夺命的蛊雕大桥!

于是面容死白的李不哭艰难地连续翻身到桥栏边,用不停滋生出的断臂按住墙壁摩擦,支撑着自己站起。

痛楚彻骨!

经过一阵非人的折磨,李不哭终于站起,然后趔趔趄趄地向前奔跑,最后脱力扑倒在桥头的草地上,强烈的疼痛让他彻底昏厥过去。

……

而一直在治安署附近等待的背头男心中疑惑,都过去半个小时了,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难道被埋伏了?

突然,背头男一眨眼,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枯黄的荒草堆里,密密麻麻的高草遮蔽他的视野,将他紧紧包围起来。

他心中一凛,生出不安,于是四处走动,想要寻找出口。

忽地,他背后一冷,急忙转身看去,双目震惊地瞪大,瞳孔中青黑色衣裳的掩面女子正站在身后盯着她,艳红嘴唇咧开。

……

《山海经·南山经篇》:“鹿吴之山其滂水,水有兽焉,名曰蛊雕,其状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婴儿之音,是食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