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怪人枭阳

死寂的废弃大楼里,李不哭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紧紧地看着眼前的怪人,害怕它突然发出袭击。

没想到刚来这个世界还没有半个小时,就遇到这种不知是什么的怪物。

李不哭如履薄冰,缓慢挪动身躯面向怪人的位置,而怪人也没有动静,只是歪着头,咧着红艳的嘴唇到耳边,死死地盯着李不哭。

两者相互对视,站在原地。李不哭也乘机看清了怪人的长相。

此怪虽然是人的面孔,但红艳又长的嘴唇却咧到耳朵,并且身体长满黑色的细毛,如同野人,最为诡异的是,他的脚跟在前而脚尖在后,左手还握住一根削尖的竹筒!

突然,怪人停止了观察,忽地一笑,露出尖锐的利齿,伴随着一阵刺鼻的腥风,向李不哭冲来。

李不哭大惊,急忙侧身躲开怪人的扑击,随势一脚踹去,却如同踢在了一块坚硬的铁板上。

被踢中的怪人只是身形愣了一下,然而却停下脚步,没有继续向李不哭攻击。

李不哭疑惑,这个怪人怎么突然间又停下来了,但是当他看到怪人手中的竹筒带有鲜血时,才猛然发现自己的大腿处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划伤,表层的裤子都被划烂了。

不过李不哭看到大腿上的伤口比较浅后,就没有选择理会,而是从裤袋中掏出一把轻型的折叠小刀,这是他平常用来防身的。

李不哭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面前的怪人,一直保持警惕,只是它却没有动静了,只是站在原地,张着无瞳黑目,凝视着李不哭。

正当李不哭困惑时,他的身体忽地出现麻痹的现象。

这竹筒涂上了毒素!

李不哭的脸色忽地变得难看起来。

而面前的怪人似乎也知道了李不哭的状况,闭着的艳红嘴唇夸张地咧开,血口中发出咯咯咯的讥讽声。

可恶。必须尽快收拾它,找到解毒的草药,不然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里!

在狂暴的副作用,以及毒素带来的压迫下,李不哭的情绪顿时变得浮躁起来,他深呼吸,强做镇定,然后紧紧握住折叠小刀,往怪人的方向一步一步挪去。

而怪人此时却没有选择一开始的凶猛,只是不停环绕在李不哭身边,口中不断发出咯咯咯的讥讽声。

李不哭阴沉着脸,这个家伙要慢慢折磨死自己,享受捕猎的过程,真是恶心的趣味。

李不哭挥动小刀,刺向不远处的怪人,然而每次都被它躲开,并且趁被毒素渗透而身形僵硬的李不哭走神时,再戏弄地将他绊倒在地,接着发出嗤笑。

不久,被绊倒在地的李不哭再也没有像往常那样挣扎着站起,而是眼神呆滞地倒在地上,像是死去了。

怪人没有第一时间选择上前食用猎物,而是谨慎地站在不远处,伏着身,头颅摇动,在观察眼前的李不哭是否彻底死去。

一秒,三十秒,一分。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地上的李不哭始终没有动弹,被毒死了。

确认后的怪人咧开嘴唇,张大血口,得意地狂笑着,然后走近,举起竹筒,准备将其分尸而食。

突然!死去的李不哭忽地抓住已经没有警戒的怪人,缠上它的背后,拼命地挥动手中的小刀,死命地通向怪人的心脏。

怪人大骇,急忙行动起来,双手猛拽着背后不停挥刀的李不哭,想要把他拉开。

然而好不容易找到机会的李不哭怎么可能会放弃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已开启狂暴,眼神变得血红暴戾起来。

妈的!叫你玩弄!叫你戏谑!叫你作死!

李不哭像疯了的狂犬,紧紧贴着惶恐的怪人身上,手中的小刀不停捅动,突然,他的小刀咔嚓一声断裂开。

怪人脸露希望,捉住机会猛地把李不哭狠狠砸在地上。

而李不哭也继续发狠起来,怒吼,“老子没有小刀也照样杀死你。”

随即举起双手死死掐住怪人的脖子。

怪人面容狰狞,也被激怒,双手也死死掐住李不哭的脖颈。

两人面色发紫,布满血丝眼珠的凸露出来,但彼此就是不肯放开双手,誓要杀死对方。

时间不断流逝,而怪人的双手渐渐失去力量,唾液不停流出,眼珠也彻底翻上露白。

而李不哭的理智也早已迷失,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这个狗东西弄死!

终于,怪人窒息而亡,失去了全部的生命特征。

而李不哭却始终死死掐住它的脖颈,渐渐失去了意识……

【警告!警告!警告!】

【宿主正在失去生命特征,十秒后将死去!】

【侦察到宿主已杀死D级怪人枭阳国人,成功获取10异能点,自动开启升级。】

【狂暴异能已升至贰级,持续时间延长半分钟,恢复力提至175%,力量、敏捷提至125%。】

【……】

【宿主已脱离生命危险。】

李不哭意识朦胧,他感觉自己正身处一片没有尽头的世界,只有无边无尽的黑暗,他有些伤感寂寞,人生的过往如同一张张电影胶片,不停来回在他脑海中播放。

他回忆起自己的一生,童年时父亲被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欺骗,因此蒸蒸日上的生意一落千丈,最终破产。

而母亲也干脆地提出离婚,之后不久就与别人再婚了,并且放弃子女抚养权,于是自己便跟随负债累累的父亲生活。

然而父亲并没有自暴自弃,反而更加卖力的工作挣钱。

好不容易还清债务后,父亲却去世了,留下自己孤独一人,所幸自己也如愿考上理想的大学,也算是对得起一直支持自己上学的父亲。

而现在快要死去的自己,真的对得起含辛茹苦带大自己的父亲吗?

李不哭忽地从睡梦中惊醒,他不停地急促呼吸,惊慌地环顾四周,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出租屋。

“我……这是回来了?”

李不哭瞪大双目,还未从刚才的生死搏斗中醒来。

他猛地抽了自己一巴掌,火辣辣的疼痛在脸上泛起,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现代,情绪逐渐平复下来。

李不哭低头看向破烂不堪的衣物,这些都在证明之前的遭遇并不是做梦,而是真实存在的。

突然,他的脑海中闪出系统信息:

【恭喜宿主杀死第一头怪人,获得一次抽奖机会。】

……

《山海经·海内南经篇》:“枭阳国在北朐之西。其为人人面长唇,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亦笑,左手操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