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突遇截杀

伴随阵阵蓝光,一个身影渐渐出现在破烂的店铺内。

李不哭猛地醒来,然后迅速看向四周,淡黄古旧的天花板,狭小的房屋,发现和之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他松了口气。

看来是回来了。

李不哭从收银柜下起身,看到四周无人后,取下背包,在里面掏出一台崭新的无人机。

这是他在百货商场中偶然见到买下的,那时还想着能不能带入山海经世界,没想到居然成功了。

于是李不哭拿出手机,与之连接起来。

不久,手机荧屏中显示已成功连接。

通过手机操作,无人机在控制下成功驱动上空,在店铺内稍微熟悉片刻后,李不哭已经可以熟练地操纵它了,于是将其驱出屋内,往天空而飞。

在荧屏的共享视野中,李不哭时刻留意着四周的环境。

不久,升空有一段距离,李不哭发现在左方三公里有着一片城中村,边上不远是一条深不见底的黑漆长河。

右方两公里的高树林视野探不进去,被茂盛的枝叶给遮蔽了。而前方除了眼前的治安署,倒是没有什么生物出现。

诶,等一下。

忽然,李不哭发现治安署的透明窗户中好像有几个人影出没,来回穿行。

正当李不哭驱动无人机靠近,想要仔细观察时,突然,无人机被一颗子弹贯穿机身,失去控制地坠落。

李不哭大惊,是那些潜伏在治安署里的人,他们现在取得了枪支!

而且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不知对面是明是暗,李不哭思忖片刻,于是选择询问了一下系统。

人类之间相杀是否会取得点数?

【宿主,每杀死同级或以上的生物,都可获得点数奖励,包括第一次的抽奖机会。】

李不哭沉默起来,也就是说人类想杀会取得点数……

现在他的位置应该是暴露了,而一公里处的治安署又藏匿着一个不知态度的团伙,自己存有被猎杀的可能。

看来还是调换行走的方向比较好。绕过前方的治安署,继续上路前往三百公里外SSS级双生神兽凤凰居住的“诸夭之野”。

李不哭无奈决定。

但问题是选择右方的树林,还是左边的黑河?

高树林很接近学校中的教学楼,而黑河则有一条横亘的大桥可以通往邻市青云市,只是接下来可能都要沿着山间的道路行走。

思考一会,李不哭最终决定往黑河方向绕路,毕竟学校附近还有女丑尸出没的可能,还是尽量避免与它碰见吧。

正当李不哭收回手机,准备离开时,忽地,他心中闪出一阵急促不安的情绪,他蓦地察觉到前方居然存在着一个透明的人影!

李不哭心中一凛,急忙驱身闪开原地,却还是迟了一步,被一把匕首捅进腹部。

只见一直只有李不哭存在的店铺突然出现一个身形消瘦的男子,手持滴血的匕首,眼神无情地盯向李不哭,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李不哭左手紧紧捂住受伤的腹部,他的脑中顿时反应过来,眼前的消瘦男是隐身异能者,极大可能是治安署里团伙中的一员,他还有同伙!

情况十分危急,李不哭没有愚蠢地选择与消瘦男交涉,而是猛地一脚踹飞地上的水泥块,接着掉头就跑,往黑河的方向跑。

消瘦男子立马挥手拍开迎面而来的砂土,避免入眼,同时心中不禁升起感叹。

这次的猎物还挺聪明的,知道停在原地拖延时间就是在等死。

于是他立即跑动跟着李不哭,并且大声招呼附近的同伴。

腹部不断流血的李不哭快速奔出店铺,一路避开障碍物,沿着房屋旁边的公路一路冲行,往黑河边上的城中村跑去。

在现实中它是学生、工人们租房的地方,而在山海经世界中则变成李不哭躲避凶徒追杀的希望。

只要扎入城中村,就可以利用地形来甩开他们。

正当李不哭这样想时,他的余光发现右方一间店铺的二楼,此时站着一个手持双枪,衣着暴露的短发女人,往他这边瞄准!

李不哭大惊,急忙扭动身体方向跑动,但右肩还是中了一枪。

而不久来到楼下的消瘦男子脸色一沉,“面对没有防备的猎物都能射歪,不会用枪就别用。”

短发女人举起双枪吹去硝烟,“老娘玩鸟枪的经验比你足,只不过是这治安署的枪支都发生腐化了,不然那个猎物必死无疑。”

消瘦男子还想说些什么,但身后却走来一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子,他笑盈盈地对着两位同伴说,“亲们,劳烦快点把它干掉赚点数,我们的时间是有限的哦。”

听到背头男笑言的两人冷汗忽地从身后飙出,连忙低头答应,然后急忙往李不哭逃跑的方向前进,那是一个临近黑河附近的城中村。

他们两个可不敢得罪这位在联盟中被称为剥皮鬼的笑面虎,不然自己大概率会死的很惨,而且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两人的表情变得认真严肃起来,不过心里还是觉得稳了。

经过刚才的袭击,猎物的腹部和右肩已经中弹受伤,行动力出现受损,现在只需要慢慢跟着,吊着他,等到他体力耗尽即可上前收尸,获取点数交差。

一男一女路上不停,紧紧跟着地上斑驳的血迹跟踪。

他们已在这个世界上杀了十几个人类,除了队长已经升到C级外,他们两人此时都已临近D级巅峰,杀死这个实力大约为D的猎物,之后应该就可以升C了。

到时就不用低声下气,看这个心理变态的剥皮鬼的脸色了。

跟随血迹,两人踏入破烂发旧的城中村。

张望四周,错综复杂的巷道,层层叠加的小高楼。

两人稍稍警惕起来,手持武器,继续沿着血迹前行,步行百米,绕过拐角处时却发现地上的血液已突然消失。

消瘦男和短发女人大惊,有埋伏!

于是急忙扭身躲开,往上方看去。

谁知除了长满苔藓的窗沿和布满蛛网的空调机外,空无一物。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