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狂赚一亿!

病房外,被保镖拦住的富家子弟瞿一恒看着现场的情况,连忙询问发生了什么?

陈姬绮没有理会这个胡搅蛮缠的臭蚊子,自从回国参加一次各大家族联合的宴会后。

这个瞿家的次子就开始不断纠缠自己,表露恶心的爱意。

所幸自己不是那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傻白甜,第一时间就懂了这个家伙的目的,无非是奔着家中的产业来的。

但是尽管自己多次拒绝他,他还是会像个狗皮膏药似的想要贴上来。

尤其是父亲病重的这几天,他每天都要频繁地过来问候,一说要报警就急忙溜走,但是下次还会再来,自己真的拿他没办法。

陈姬绮转头一看,扫视一下周围。

诶,刚才那个神棍呢?

而此时嬉皮笑脸,一脸猥琐的瞿一恒还想要进来。

陈姬绮不耐烦地给家里新聘请的保镖下令,“快点赶他走。”

“是!”

保镖立马回应,刚才那个家伙确实厉害,仅凭一只手就可以制服自己,下次一定要去请教一下贵姓!

瞿一恒看到人高马大的保镖此时双手紧握,咔嚓咔嚓地发出响声,不禁咽了下口水,认怂离去。

“我下次再来啊,姬绮。”

陈姬绮关上门,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忍住想要干呕的心情,回头继续照顾起了陈和贵。

但只见陈和贵微张着嘴唇,手指微动,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未来得及说出,一阵剧痛从心口骤起,让他忽地一下失去意识。

“小伙子,你可真刑啊!来问我一个老大爷富商住院的信息。”

保安大爷目瞪口呆,忍不住抬起烟筒,猛地吸了吸一口

“老大爷,诶,我并没有绑架之类的犯罪想法,只不过是想上门推销一种治病的草药,你老要相信祖宗们传承下来的中医才行啊!”

李不哭此时已经离开病房,来到值班室和大爷唠叨起来,想要了解一下其他住院富翁的情况,看能不能去推销一下,赚个大钱。

“小伙子,做人要老实,你老实告诉大爷,你是不是要去骗人?”

李不哭无言,总不能说自己有山海经里可以治病的奇植吧,一说出去怕是立马被那个棒球女的组织给抓起来,然后审判一番。

而这时,灰溜溜败退的瞿一恒,一路嘟嘟哝哝地从楼上下来。

他内心埋怨,要不是家族给下了死命令,自己去找那些年轻小妹玩不香?非要来缠着这个快三十岁的老女人,搞得像个舔狗一样,真可耻!

忽然,他看到值班室里坐着的李不哭,狞笑起来。

我记得这家伙,刚才在病房上的男人就是他!

瞿才恒眼开眉展,心想有泄气的对象了,于是上前找茬。

“喂,全身穿着杂牌货的穷酸小子,刚才在病房上纠缠姬绮的男人就是你吧?”

和保安大爷聊的火热的李不哭早已察觉到身后走来的纨绔子弟,没想到他还敢来挑衅了。

“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笑死,别做白日梦了,不然下次让你去沉海,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瞿一恒低头到李不哭的耳边,一脸凶恶地威胁道。

突然,一声焦急的女声响起。

“那个叫做李不哭的家伙,你给我等等!”

只见陈姬绮正一脸着急地往李不哭这边快步赶来,身后则跟着戴着墨镜的高大保镖。

李不哭弹了一下瞿一恒的脑壳,瞿才恒顿时感觉头痛欲裂,面容痛苦地跪倒在地,不停滚地挣扎。

“请问有什么事吗?陈……姬绮小姐?”

李不哭随意整理一下衣服,转过身看向发丝凌乱,气喘吁吁的陈姬绮。

“你,你说你有医治我爸的方法吧,现在快跟我来!”

走进值班室的陈姬绮急忙伸出手,想要拉走李不哭。

“诶,陈小姐,先冷静下来,不要着急。”

李不哭微微一笑,拦下白皙的纤手。

“我……”陈姬绮语塞起来,压下胸脯,强迫自己冷静后才四处转动眼珠,最后看向一脸惺惺作态的李不哭,勉强微笑起来,咬牙吐出一句话。

“你好啊,李不哭先生,请问你现在有空吗,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

“哦?请问是什么事。”

李不哭饶有兴趣地看着放低态度的陈姬绮,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喜欢装叉了,因为是真的爽!

一提到事情,陈姬绮的面容又开始焦急起来。

“我爸他突然病发,现在在急救,李不哭,你不是说你有办法的吗,我现在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

“姬绮,不要相信这个骗子!”

瞿一恒吃力地从地上爬起,对着陈姬绮说。

“诶,要说骗子,我可比不上你这个经常在大学勾搭女学生的花花公子。”

李不哭阴阳怪气地说。

陈姬绮一听,立马会意,脸色沉下去,直接狠狠扇了瞿一恒一巴掌,“你这混账不只想祸害小姑娘,还想来纠缠我是吧,以后再让我看到你来找我,就别怪我把你告上法院!”

李不哭满意地点了点头,是时候来谈条件了,然后竖起一根指头,“陈富商的心病我确实可以治,只不过这价钱……”

“一亿?没问题。”陈姬绮见状直接答应下来。

而李不哭则瞪大眼睛,一亿这么多?自己只想要个一百万而已啊。

“走,令尊的情况十分严重,我们现在立即出发。”

看着逐渐远走的众人,以及愤怒离开的纨绔子弟,保安大爷呆住了,他看了看手机上仙王归来的都市小说,淡笑着摇头,“装叉还得现场看滴爽。”

两人坐在长椅上默默等待了一个多小时,最后陈和贵终于从ICU中出来。

等到陈和贵的病床被护士和医生推回到病床,固定下来,李不哭才上去观察了一下。

现在的陈和贵已不复以往的健康,面容枯黄,身体嶙峋,看来确实是被疾病折磨透了。

于是趁着陈姬绮等人不注意,李不哭偷偷取出了奇植荜荔。

接着他用了个系统点了解荜荔的服用方法,最后只取出一半,分成数份,先熬一份成药汁给陈和贵吞下。

“服下这口药汁,令尊就能苏醒了。”

“真的?”陈姬绮美眸微动,眼带希望地看着李不哭。

“先生还是及早收手较好,陈患者的身体已经经不起折腾了。”一旁的主治医生摇摇头,他十分不相信区区中药会有治疗疑难绝症的可能。

伴随腥苦的药汁入口,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下,陈和贵居然渐渐苏醒了。

“这不可能!”旁边的医生惊呼。而陈姬绮则眉开眼笑,激动地抱住了李不哭。

而李不哭感受着手臂上厚实柔软的触感,嘴角不自觉地撅起。

没想到还挺有料的。

【恭喜宿主释放情绪成功,累计四次可获得一次抽奖机会,3/4。】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