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推销

隔着一条马路,前面就是大夏市中最出名的私人医院。

勉强填饱肚子的李不哭走向装修庄重的大门,这时门口的值班室走出一个保安打扮的大爷。

李不哭眉毛挑起,这个保安大爷不会是要拦住自己吧。毕竟自己的服装一看就有一股穷酸的模样,也不像是会来这种私人医院的人。

但令人意外的是,那个保安大爷只是瞥了瞥正在走来的李不哭一眼,便无视他,回到值班室了。

李不哭一脸诧异,啊这,怎么和小说中的不一样?

保安大爷似乎看出了李不哭的疑惑,一脸无语地说:“小伙子,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还会搞狗眼看人低这一套喽。”

“哈哈……”

李不哭尴尬地笑了笑,没想到自己肤浅的想法被大爷无情地揭开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而且大爷我一个月两千块工资,管这么多干嘛呢,万一得罪什么专门喜欢打脸的装叉犯,自己的饭碗就不保了喽”

“大爷说得对!”

李不哭赶紧低头附和道,自己大意了。

大爷的双眼像是看透了李不哭,从桌子下拿出一根竹筒水烟,塞入烟草,打火机一点,贴嘴猛地一吸,伴随一阵弥漫的烟雾,脸上露出惬意的表情。

“大爷我出来就是要瞧瞧你身上有没有携带武器诶,大爷我阅人无数,看你这小伙子一表人才,也没什么危险,自然就能通过喽。”

“要不要吸一口喽?”

李不哭看着大爷递上的烟筒,微微一笑地拒绝了,“老大爷你上心了,小伙我不吸烟。”

“不吸烟好喽!吸烟不长命啊!”大爷举起手指,爽朗地说着,然后又猛吸一口水烟。

“看你小伙不错的,要不要介绍我乖孙女给你诶?”

“不用了,大爷,你自个先休息啊,小伙我进去一趟。”李不哭说罢,便快步走近值班室外的小门。

“欸欸欸,别着急喽。”

李不哭正准备进去时,保安大爷突然拦在他的身前。

李不哭还在想些什么,却见到大爷手中拇指和食指不停摩擦。

李不哭眼皮抽了一下,左顾右盼,然后从裤子里掏出一百块偷偷递给大爷了。

“老大爷你辛苦了。”

“嘻嘻,不辛苦,来这里签个名吧。”

大爷一笑,这小伙子前途无量,这退休后值守大门也挺有意思的,大手一挥,便让登记好信息的李不哭进去了。

私人医院内部的装修有些简单却又不失典雅,看起来十分舒适。

此时一身病服,面容憔悴的陈和贵躺在一张病床上。他那嶙峋的左手放置在被子外打着吊针,右手则是放置于床上的被子之中,一动也不动,像是麻木一样。

病房门口的一名身形壮硕,戴着墨镜的男性保镖正站立在那里,眼睛直视前方。

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病房内的病患,也根本没有发现那原本躺在病床上病怏怏的病患此刻已经睁开了双眸。

病房内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此时一个肤色白皙,容貌清冷,衣着打扮简单但不失时尚的高个女子来到床边。

正用手中的托盘小心翼翼地将一碗汤药放在病床旁边的桌子上面,然后将托盘中的汤药小心的端起,放到病床边的床头柜上面。

看着床上因不明心痛而日渐消瘦,最后只能瘫痪在床上的父亲,在国外留学攻读医学博士的陈姬绮不禁疲惫地皱了皱细眉,随即轻声对着陈和贵说。

“该喝药了,爸。”

而陈富贵听到,只是麻木地张开嘴,任其倾倒。陈姬绮见状,只是无奈地哀叹,用毛巾擦去药迹。

突然,门外进来一个长相平平无奇的男子,值守门口的壮汉保镖面容正疼痛不已,男子放开了紧捂住保镖右手的手掌,保镖如释重负,急忙甩动抽筋的手臂。

而此男子,正是一路走来的李不哭。

“你是谁?”陈姬绮的美眸盯向忽然闯进来的李不哭,出声质疑道。

“这位小姐,我是谁并不重要,不过我可以明确一件事,就是我可以治好病床上的陈……和贵。”

李不哭看向病床上已不成人样的陈和贵,和照片上的相差很大啊。

陈姬绮细眉扬起,面露不悦,但多年培养的修养还是让她止住了。

“就连国外的名牌医生都解决不了我爸的病情,凭什么你一个不知明细的家伙就能治好?快离开这里,不然我报警了。”

“别人治不好不代表我治不好,何况我也可以提供自己的消息,证明我并不是骗子,看,这是我的学生证。”

李不哭递出裤袋里的学生证,他要尽快说服这个应该是陈和贵女儿的女人,拿到酬劳。

陈姬绮微微眯眼,看了看照片上的信息,然后反复确认照片和真人区别。

呃……除了真人比较耐看外,确实没有问题。

“你说你是大夏学府的大二学生,这个暂时存疑。但你有什么证据说明你有医学方面的知识?”

“童样痴呆的特征是什么?”

“脑性瘫痪的的英文简称是?”

“万艾可的作用为?”

面对陈姬绮一连串问出的几个医学问题,李不哭一脸懵逼,他沉默一会,小声道。

“像小孩?NC?万艾可,诶……”

李不哭胡乱解释,现实跟小说中的神医戏码不一样,他没有相关的知识,确实无法解释,于是他干脆直言,“只要让他试试就行,毕竟现在也没有办法了,不是吗?”

陈姬绮的脸色一沉,“你个神棍,现在立刻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了。”

“诶,你个看大门的怎么就是不认人呢,老子老子都来过多少次了,还不认得我?”

正当气氛开始冷凝,突然一个衣着浮夸的富家子弟出现在门口,但保镖把他拦了下来。

李不哭看去,自己对他有印象,在兼职的奶茶店里,经常见他搭讪女大学生,还成功不少次,但也多次被女生在学校表白墙传出劈腿的事件,是个花花公子。

看来现在是不适合继续了,自己忽悠不了这个高学历的女人。

李不哭趁着众人的目光不注意,瞥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陈和贵,低声说了句抱歉,然后悄然离开了这里。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