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相信自己

头发缠上莫云和林霏的手手脚脚,企图将他们拖拽在地。他一手抓住她,一手抱住旁边的树。冥域大开,他可以躲进去不危及生命,可她怎么办?又带不进去。

“莫云,你别管我了!”她喊道,这样下去,两个人都得死。“我之前蹲你的时候,翻墙用的肯定是什么步法。现在利用那个逃跑,还能出去。”她能感觉到身体被撕扯的痛苦。

女鬼怒吼一声,头发拖拽的力度加大。“哼,在我面前,还没有办不成的事情。”他松开了树,两人同时被拽得迅速靠近鬼怪。

就三秒钟的间隙,他迅速画出五雷符。五雷声势浩大,阴母双子带着些许惊恐看向天下。轰下当时,头发折断,它们被轰飞出五米远。

虽然实际的伤害并不大,但已经足够他们逃跑。“走!”他带着她拼命往深处中跑,并不打算离开。

他们现在离出去有相当大的一段路,不如跑进深处躲起来。“林霏,你师傅有没有教过什么隐蔽活人气息的法术?”

“没有。”她气喘吁吁,“师傅说我们现在还不够资格学,等历练归来再教。”

听到这个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连咒语都没提过?”她沉默代表了一切,本以为那把伞的法术她多多少少会些,没想到居然一点都不会。

没办法,死马当活马医。伏鬼咒现在只能让满三级的鬼怪失去反抗,阴母双子三个五级,使其停滞下动作还是可以的。在那一分钟内,他必须冲上前把它们给吞掉。

“你呆在这里,不要出来捣乱,听明白了吗?”莫云把人带到一棵参天大树后面,嘱咐道,毕竟女人总是会影响男人拔刀的速度。

林霏愣住,抓着要自己一个人出去的他。“你疯了吗?那是三个五级,不是一个。就算是师兄,那也打不过。”

“别把岳飞龙和我相提并论,我们一样。”他眼神坚定,让人忍不住的信服,她抓着他的手慢慢放开。

莫云深吸一口气,他可是开挂有系统的。“宿主,过分逞强死了不归我管。”系统突然开口,原本气势汹汹的他差点没摔得个狗吃屎。

“我晓得,做人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相信自己。”他消失在迷茫的夜色中,林霏躲在树后,捂住嘴巴,无声哭泣。

阴母双子正愁找不到人,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面前。经过刚才的五雷轰鬼,它们变得警惕起来。在云山待得太久,都忘记伏魔师们会很多恶心的招式。

“你叫什么?”阴母问道。

“叫你爹!”他不打算和它们废话太多,用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过去。在它们正打算躲开的那刻,催动伏鬼咒。

强大的禁锢力覆盖在它们身上,震惊程度再次被刷新。这到底是什么小怪物,区区二级,用的都是威力巨大的招式。

当他扑到阴母身上,狠狠地咬到脖子处,这榴莲肉可算是吃上了。它拼命挣扎着,惨叫声传到林霏耳中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噗!”的一声,阴母手贯穿了他的腹部。顿时,满口血腥味。他跪倒在地,双手撑地,阴母不甘心的魂魄散去。

双子闻着鲜血的味道,露出贪婪的表情,舔舔尖牙。虽然母亲死了,可也给这个伏魔师致命一击,它们当然能享用起来。

就在靠近的时候,莫云突然摇摇欲坠地站起来。和双子鬼怪对峙着,猛地,它们一左一右扑过来,他再次催动伏鬼咒。在尖牙触碰到手的那刻,一把抱住。

这小榴莲不知道味道如何,他倒在地上,一口咬住左边鬼孩子的脑袋。等吸完,右边的已经直接咬上自己肩膀。这下好了,一左一右都受了伤,还免费得到个腹部贯穿。

他强忍着剧疼,把它拽下来。牙够锋利,直接撕扯下一块肉。“你吃我肉,我把你整个给吞了!”说完,就直接塞进口中,鬼孩子胡乱挣扎着,双手双脚一蹬,没了动静。

战斗终于结束,三个五级,用了半条命。等鬼毒深入体内,就直接一命呜呼。“系统,我要是死了,你是不是得去找另外的宿主?”

“不,您如果死了,我也会跟着消散。”系统很淡定,“放心吧宿主,这总得有个猪脚光环。您刚才吸收三个五级鬼物,完全可以晋升到满三级。再利用剩下的鬼气修复伤口,增强自愈能力。”

“那鬼毒怎么办?”

“深处有莫桑花。”系统想得挺美,不过林霏还要拿着去救好姐妹,不能给他。

鲜血流失得越来越多,他迷迷糊糊地开始分不清身上到底是无力还是疼。

“莫云!”林霏的声音突然响起,可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去回应。在最后闭上眼的那刻,似乎看到她手上拿着朵和鲜血一般艳丽的花儿。

宿舍内,她坐在床边看着他苍白的脸色。犹豫片刻,把手中的花瓣摘下,揉了揉然后直接拍到他的肩膀上。噬骨的疼痛让他不得不挣扎起来,紧咬牙光。

“别乱动,只有这样,毒才能出去。”她轻声劝着,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似乎是能听见她的话,他比刚才安分不少。等肩膀流出来的血重新变成红色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她本来是要将人送去医院的,可在回来的路上,莫云又醒了一次。“不要把我带到别人面前,我能自愈。”

灵力修复伤口都是五级伏魔师的本事,他在二级,怎么想都不可能,就好像一个二级能把三个五级鬼怪杀死那样。概率只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但她明白,他就是那个不可能的可能。

鲜血一次又一次的染红毛巾,盘盘血水被她忍耐着呕吐感倒入厕所,整个房间满是血腥味。等莫云的伤口终于停下流血,她脱力般的坐在地上,甚是狼狈。

他全身开始被黑气一缕一缕包裹起来,不像是鬼气,但也不像是灵气。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