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张律师,你倒是反驳啊

关押在看守所的这几天里。

除了和张玮沟通之外,他自己也在苦思脱罪的方法。

张玮虽然看起来很专业,但一直强调的只是减刑。

而不是脱罪。

于是……

他让自己的好友庄华荣在外面帮忙搜索脱罪的方法,网上询问过好多律师。

他们都表示醉酒状态下的行为,是没有理智和意识的,不构成主观故意。

“百度上好多律师都说我喝醉了,失去了理智和意识,不用承担刑事责任,我的行为属于醉酒过失,不存在主观故意。”

“那天我喝了两箱酒,全被我干完了,我真的喝到昏天黑地了,什么也不知道啊……”

对着法官,高峰继续辩解着。

这些都是庄华荣帮他搜索到的,网上律师教他的。

为此。

他还让好友庄华荣帮他垫付了好几百块的律师咨询费。

结合他这些天了解到的法律知识。

他越想越觉得这些律师说的对,比张玮的水平高多了。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属于主观故意的行为。

而他整个人都喝懵了……

哪来的主观故意?

因此,根本不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这个罪不构成的话……

那法院只能判他高空抛物罪,那个罪最多是赔点钱。

他根本不用坐牢!

与此同时。

在高峰陈述的时候,律师席上的张玮脸色却变得无比难看。

气得浑身发颤。

他完全没想到……

高峰在按照他的交待,减刑辩护之后,居然又来了一波操作!

还把“网上的律师”给搬出来了!

这一口一个“百度上说”,简直在啪啪打他的脸。

醉酒这一点……

他在了解案情的时候就曾经考虑过了。

这只能作为减轻刑罚的依据。

可现在高峰直接将它用来脱罪!

一个活生生的律师站在面前不相信,居然去相信那些网上的律师!

那上面所谓的律师,哪一个有律师证?哪一个真正打过官司?

都是一知半解的人,来骗那些网民小白的。

可求生欲爆棚的高峰……

却病急乱投医,选择了相信这些百度上的答案。

“咚——”

没过多久。

法庭的正上方,法官敲响了法槌。

“被告已进行答辩,请原告方针对被告的阐述,进行发言。”

原告席上。

秦牧看着一顿操作的高峰,也有些惊讶。

高峰的前半截发言,有条不紊,针对的是减刑而发的。

但后半截……

却突然试图脱罪了。

还甩出了醉酒作为借口。

好在这些天他看了不少法律书籍,脑海里一过,便找到了刑法上关于醉酒犯罪的相关条文。

刑罚第十四条规定:故意犯罪,指的是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

哪怕是在酒后,意识模糊、理智丧失状态下施行的行为,因其喝酒的危险和副作用属于本人自己造成的,所以依旧要负完全刑事责任。

醉酒后。

其实也有一种情况不用负刑事责任,那就是病理性醉酒。

醉酒分为两种,一种是生理性醉酒,就是正常状态下的喝到人事不省,意识模糊。

另一种则是病理性醉酒,指的是少量饮酒后,出现不成比例的极度兴奋,带有攻击和暴力的特征,这严格来说属于疾病。

有极少部分人拥有。

喝个几口,就开始异常兴奋和暴躁。

这种人在酒醉期间的所有行为,都和精神病等同,不用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因此。

高峰刚才这一段,看似说的很有道理,其实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而在他身边。

王大锤也明显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站了出来。

针尖对麦芒,针对性反驳道:“法官大人,我方认为,被告当时的醉酒危险,属于被告自己创造,被告之前也说明了,他是失恋的情况下,自行饮酒,并非他人强迫。”

“此外,高空抛物时正值饭后,小区内人流量巨大,被告即便没意识到这一点,但依旧执行了高空抛物行为,主观上存在故意。”

“还有,被告在事后多次隐瞒真相,拒绝调查,派出所、物业、业主等多方都可以作证……”

紧接着。

王大锤从专业的角度,将刚才高峰陈述的内容都反驳了一遍。

重点抨击的……

自然是高峰试图躲避罪责,法庭上公然脱罪,毫无积极认罪表现等等。

这些行为,都将影响法官和审判员的判断。

有时候法官和审判员的一念之差,判决的刑期可能也会相差一年甚至好几年。

而被告席上。

高峰听完了王大锤的辩驳,面色大变。

再次变得焦急起来。

网上的律师明明说只要扔出了酒醉这一点,判决就稳了。

谁知在转眼之间……

对方就将他给反驳了,关键还触及了他的知识盲区。

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一点网上的律师也没教。

他只能转过身,向张玮求助。

张玮满脸铁青,瞪了他一眼。

但还是站了出来,开始据守阵地,围绕之前的减刑观点来争辩。

至于醉酒这一点,则是一个字没提。

“张律师,醉酒啊,只要驳倒了对方这一点,我就可以无罪了,你倒是反驳啊!”

高峰在一旁听了半天,忍不住小声提醒道。

正在辩论的张玮嘴角抽了抽。

没有搭理高峰,只感觉一阵心累。

神特么驳倒对方。

醉酒虽然没有主观意识和理智,但因危险是自己创造的,同样要负全部刑事责任!

围绕这一点去打官司,那跟送人头没有任何区别!

可笑的是……

求生欲爆棚的高峰,把网上律师教的这一套直接用到了法庭上。

将他的节奏彻底打乱了!

减刑的重要条件之一,积极认罪这一点几乎无望了。

“咚——”

终于。

庭审持续了两个小时后。

法官再次敲响了法槌,开口说道:“现在中途休庭,十五分钟后再审。”

随后。

法官和其他几个审判员走入了后方会议室,很显然是在分析整理案情。

而在中场休息的时候。

高峰看向了张玮,满脸埋怨和失望。

“张律师,刚才我不是提醒你了吗?围绕网上律师教我的那个点来说啊,你怎么一个字都不说?”

说着。

高峰还叹了口气,愈发觉得自己请错了人。

早知道……

还不如网上随便找个律师了,至少比张玮要靠谱的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