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这个罪,最高死刑

在这忐忑的两天里。

他专门了解过高空抛物。

这项行为虽然在前两年已经入刑了,但一般是在一年以内,大部分是拘役和管制。

处理最多的,则是单处罚金。

他觉得,像他这种什么后果都没造成的,罚500都算是顶天了。

“罚款?”

沈岛看着眼前“特意了解过”高空抛物罪的高峰,嘴角抽了抽。

他要真了解了……

就不会连传票上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都看不懂了。

传票上,秦牧起诉的罪名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上面写的一清二楚。

可高峰却还仅仅把这个案子当成了普通的高空抛物。

沈岛摇了摇头,没再和高峰解释。

直接挥了挥手。

对身后的民警说道:“人先带回所里吧,再补录一遍指纹,和啤酒瓶上的指纹比对一下。”

虽然高峰承认了罪行,全程开启的执法记录仪也记录下了这一幕。

但指纹还是要进行比对的,这是必要的流程。

……

半日后。

晋城,派出所。

经过了指纹比对,抛物者的身份最终确定是高峰。

而派出所也开始出具刑事报告书,将事情的经过和判定结果上呈法院。

在开庭之前,将一栋楼的被告……

变更成高峰一人。

随后。

他来到了看守室,提醒高峰准备找律师。

“找律师?那得多少钱?就一个官司而已,我认输就是了,你们直接告诉我要赔多少钱就行了。”

高峰听后,却是连连摇头。

一副自己根本不想找律师的态度。

沈岛见状,嘴角微微抽搐。

忍不住提醒道:“你这次是一个行为,犯了两个罪,不只是高空抛物罪,还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方起诉你的是后者。”

“而后者……判罚很严重,你最好还是请个律师吧。”

虽然法律并没有规定开庭必须要有律师,但在庭审的时候有专业律师帮忙胜诉的概率会大很多。

一个专业的律师……

总比一个不懂法的人在那里胡乱辩解要好得多。

就算败诉,也能尽量减免刑罚。

“判罚?你别吓唬我,我什么后果都没造成,总不至于给我判个几年吧?”

高峰撇了撇嘴,有些不以为然。

沈岛扫了眼他,淡淡说道:“这个罪,未造成严重后果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死刑。”

话音一落。

高峰瞪大了眼,脸色微变。

刚才的不以为然之色,也彻底消失。

这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他在传票上的确看到了。

但没时间去了解。

在他想来,没造成严重后果,不管什么罪估计最多也就是赔钱而已。

可沈岛却告诉他……

没造成后果,也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他咽了咽口水,连忙追问道:“那……那我找律师的话,能胜诉吗?”

沈岛满脸黑线,有些无语:“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减刑吧。”

这个案子……

已经是铁案了,证据确凿。

小区监控录像、高峰承认的口供、指纹等一系列证据,都足以指证高峰构成了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这个罪构成要件有三个。

第一点,也是最主要的一点,那就是具有社会危害性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

而当时是饭后散步时间,小区内到处是人。

高峰的行为毫无疑问,触犯了这一点。

第二点是达到了法定刑事年龄,具有独立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

这一点,高峰早就满了18岁了。

第三点则主观上存在故意。

毫无疑问,一个啤酒瓶越过了绿化带,砸到了小区过道上,必然是故意扔出来的。

绝不可能是意外坠落。

有这些条件在,高峰这个罪根本跑不了!

可高峰居然还想着胜诉……

其实现在他该纠结的,应该是判三年还是十年的问题。

……

当天晚上。

看守所内。

高峰的好友兼同事庄华荣听说他被拘押后,连忙跑过来探视。

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让我说你怎么好呢,燕子她就是个拜金女,你怎么非要在她这棵树上吊死呢?”

“居然把自己喝成那样,为了她,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公司听说你被派出所带走的消息,已经下发了通知,你现在已经被开除了。”

“月薪三千的工作啊,说没就没,为了燕子值得吗?!”

高峰被庄华荣一顿臭骂,脸色也是青一阵红一阵。

他根本没想到……

随手扔下的一个酒瓶子,居然会引发了如此严重的后果。

他轻叹了一口气,对庄华荣说道:“先别说这些了,能不能帮我找个律师,越牛逼越好的那种。”

庄华荣一愣。

忍不住问道:“你疯了?牛逼的律师很贵的,一个官司至少是好几万,为了少赔几百块钱,你居然要请律师?”

“不是几百块钱的问题,我可能……要判刑了。”

高峰看着好友,都快哭出来了。

庄华荣则是满脸懵逼,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高空抛物发生之后,高峰就跟他说了这事。

他当时也帮忙一起查了下法律知识,只以为最多赔个几百块钱。

怎么突然间和判刑扯上关系了?

高峰长吁短叹,继续说道:“七天后就要开庭了,我这几年打工还存了点钱,你一定要帮我找个牛逼点的律师……”

庄华荣茫然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一定帮忙。

第二天。

庄华荣带着一个律师,走进了派出所。

“哥们,我跟你说,这个律师老牛逼了,在晋城办过不少大案子,在听说你的事情后,就果断接了这个案子,还说可以打八折!”

高峰听着好友的介绍,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同时看向了旁边的律师。

这个身穿正装,穿戴整齐的律师微微一笑,伸出了手:“你好,自我介绍下,我叫张玮,最擅长做减刑辩护,在晋城的律师圈里也小有名气。”

见高峰还有些愣神。

他又继续推销自己:“别看我一直败诉,但我主攻的方向其实是减刑这块,在晋城应该没有人比我更适合你的案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