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物业终于慌了!

“欺负?”

沈岛将信将疑,上下打量了一番秦牧。

嘴角微微抽搐:“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欺负你的人,都被你送进去了吧?”

自从和秦牧认识以来。

他最近接手的案子,不管是民事还是刑事上的,都有秦牧的功劳。

听说前不久,秦牧还把晋城的某个中介公司给送进去了……

晋城的中介圈,差点被搅了个天翻地覆。

在两人交流的时候。

物业经理何必民咽了咽口水,脸色有些难看。

他刚才站在旁边,全程听完了秦牧刚才的话。

一字不漏。

这个案子……

似乎从高空抛物罪,变成了什么危害社会安全罪。

惩罚也从简单拘役或者单处罚金,变成了三至十年的有期徒刑。

最重要的是……

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罪,即便没有造成任何后果,也要判刑!

就算这个抛物者没被揪出来,秦牧以这个罪名状告整栋楼,法院也会受理!

“这……这这个,秦先生,你要不要再考虑下?你也住在10栋啊,都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要告也别告一栋楼啊……”

他哭丧着脸,再次尝试劝说秦牧。

这要是真告了……

山水花园小区绝对要成为明天晋城的头号新闻。

他这个物业经理,恐怕也当到头了。

秦牧转过身,看了眼这个全程和稀泥的物业经理。

淡淡说道:“我这人也比较好说话,不告也行,不过有个条件。”

何必民神情一喜,忙说道:“秦先生你说。”

“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你们物业如果可以把这个抛物者找出来,我就单独起诉他,如果不能……那我就只有起诉整栋楼了。”

话音刚落。

何必民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无比难看。

这件事……

连沈岛带领的民警都没办法。

他们只是物业,就更没办法了。

“秦……秦先生,能不能换一个条件?”

秦牧冷哼了一声,没再搭理他。

物业这种和稀泥的行为实在是让他有些厌恶。

出了事,只想着保全自己,顾及自己的名声。

至于业主的生命安全这些……

完全没放在心上。

若不是物业全程还算配合,他都想把物业也给告了,至少一个包庇罪是逃不了的。

而之所以要起诉一栋楼……

主要是他不知道抛物者的具体对象。

法院起诉立案,必须要有明确的被告,他不能起诉一个没有名字的抛物者。

至于到时候法院如何调查判罚,那就是法院的事了。

“好了,既然确定了方法,我们也回去了,明天你记得来派出所录一趟笔录。”

这时,沈岛也开口说道。

随后带着疲惫的民警收队,离开了小区。

而秦牧在事情结束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子。

不过……

入住的第一个晚上,他并没有感到很舒适。

反而有些糟心。

这起高空抛物事件,把他买新房的心情全部给搅和了。

……

次日。

天亮之后。

秦牧先是询问了一下物业的调查情况。

得知调查无果后,直接离开了小区。

前往养老院。

在九点上班的点,准时找到了王大锤。

将他昨天下班后遇到的高空抛物,以及打算起诉整栋楼的想法都说了一遍。

“什么?你要起诉整栋楼?”

王大锤听后,被吓了一跳。

他才过两天安生日子,摸鱼摸的不亦乐乎。

可秦牧又找到了他。

“没错,找不到抛物者,我也只能起诉一栋楼了。”

秦牧点了点头,说道:“这起案子属于自诉,因此我需要个律师。”

一般来说,刑事案件都是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公诉的。

但……

他这一起案子,是属于情节轻微的刑事案件。

在法条的规定中,公检机关是不会主动帮忙起诉的。

因此需要他自诉。

自诉的话……

就需要律师,而帮他打了好几起官司的王大锤自然是首选。

“律师?”

王大锤咽了咽口水。

颇有些无语,提醒道:“你是不是忘了,我只是个法律顾问,主攻的方向也是民事案件,你天天给我整刑事案件?”

“再说了,高空抛物罪我了解过,没有严重后果,你起诉一栋楼的请求法院是不会受理的。”

虽然每个律师都可以代理民事、行政、刑事方面的案子,但毕竟术业有专攻。

总让他跨行代理案件……

他多少有些犯怵。

“没事,这波稳赢。”

秦牧笑了笑,将高空抛物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刑法条文背了一遍。

“真的假的?”

王大锤瞪大了双眼,连忙拿出电脑搜索这两条刑法。

他主攻的是民事,对刑法法条不是很了解。

查完之后……

顿时激动不已,合手一拍:“这案子我接了!”

这个案子,猪上也能赢。

小区内的监控,清楚记录了当时的情景。

秦牧以及当时小区内散步的人,都是人证,高空抛物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证据确凿。

赢下了这起案子……

也能为他的律师代理生涯增添一份牛逼的履历。

毕竟告倒一栋楼这种事,不是谁都能干的!

“起诉书我已经连夜写好了,我先去法院一趟。”

秦牧见王大锤接了案子,笑着点了点头。

律师的问题,完美解决。

随后。

他带着起诉书,前往法院呈交。

交完起诉书之后。

又前往了一趟派出所,将昨天关于高空抛物的笔录给做完。

……

山水花园,物业中心。

何必民现在很慌。

昨天处理到后半程,已经是深夜。

他心身俱疲,业主也都联系不上,因此直接回家睡觉了。

事情并没有任何进度。

而在前不久。

秦牧给他打了个电话,确定了调查情况。

还不等他解释,就挂断了电话。

“这下闹大了,他应该……不会真的去告一栋楼了吧?”

何必民脸色有些难看,越想越觉得不妙。

一栋居民楼被告……

那他们山水花园小区,真的要上晋城的热搜了。

他这个物业经理,也不用当了。

想到这里,他咽了咽口水。

连忙看向身边的物业客服,吩咐道:“快,小王,给10栋的业主打电话,详细问一下昨天晚上的情况,尽快找出抛物者!”

到了这一刻。

他再也不敢和稀泥摆烂了,而是无比迫切想找到抛物者。

至少……

在确定了抛物者后,不用整栋楼被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