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又没人受伤,小题大做

沈岛看了眼他。

皱了皱眉,反问道:“我拿枪打鸟,你在面前擦身而过,我没射中你,难道就不是谋杀了?”

何必民愣了一下,顿时语噎。

而沈岛深吸了一口气。

决定给这个物业经理普一下法,沉声道:“刑法规定,故意杀人罪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

“这个行为需要存在主观上的故意,也就是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他人死亡的危害后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

“很显然,高空抛物的行为,符合主观故意。”

任何有独立行为能力的人,都知道从高空扔东西下去可能会造成危害。

但抛物者还是扔了。

完全构成了主观动机上的故意杀人未遂。

其实。

自从高空抛物和酒驾入刑以来,很多起高空抛物的伤害案,最终以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判处。

尤其是监控视频里,当时是在饭后时间。

小区内来来往往的很多居民。

突然从天而降一个酒瓶子,和故意杀人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只是……

这个案子比较特殊的地方在于,并未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刑法一直是最后之法。

而故意杀人罪和故意伤害罪这种刑法重罪,最高可判死刑,一般是视事件造成的后果而定的。

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是不会定故意杀人罪的。

严格来说,最后刑罚定性……

大概率还是高空抛物罪。

而以高空抛物罪论处的话,将视情节严重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秦牧遇到的这件事未造成任何损害,连情节严重都算不上。

因此。

极有可能只是单处罚金。

这就是法律很人性化,也很蛋疼的地方。

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故意杀人……

最后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归因成了高空抛物,最多处以罚金。

在沈岛分析讲解了一遍案件后。

何必民原本紧张的神情,逐渐缓和了下来。

连忙说道:“对嘛,虽然对方行为恶劣,但从法律上来说,终究还是高空抛物,要不处罚一下就算了。”

沈岛冷冷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而是转过身。

看向了秦牧,问道:“你是这个案子的当事人,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案子是秦牧报的。

他刚才也解释的很清楚了,再追究下去……

对方大概率处以2000元以下的罚金,连拘役和管制可能都没有。

而秦牧想都没想,直接说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先把抛物者找到再说。”

这些天读完了各种法律书籍之后。

他也知道,沈岛刚才的分析十分专业正确。

高空抛物罪的确可以往故意杀人罪挂钩,但要基于严重后果。

比如说砸人重伤、死亡。

而他运气好了点,没有砸中,躲过了一劫。

这也导致这个行为……

不可能定为故意杀人或者故意伤害罪。

不过……

这不代表他没有办法惩治这个抛物者!

沈岛闻言,也点了点头。

就算罪责不大,也要先把人给找出来。

随后。

他重新看向了何必民,询问道:“从监控里,只能排除四户,四楼以上的2单元住户,有没有人出来承认罪责?”

何必民非常配合,连忙回道:“我们已经在10栋2单元的业主群里发公告了,但目前并没有人承认。”

说完。

他拿出了手机,翻开了微信群,递给了沈岛和秦牧看。

在10栋2单元业主群里。

在公告发出后,发言冒泡的人有十几个。

但大部分都是凑热闹的,在谴责这个抛物者。

没有人承认。

“这下就难办了,我们先走访吧。”

沈岛皱了皱眉。

带着身后的民警,开始对2单元4楼以上的住户进行挨个走访询问。

高空抛物的来源锁定,其实也是个大问题。

没人承认的情况下……

只能走访询问。

而对方只要不承认,走访作用几乎为零。

第二个方法,则是对所抛物上的指纹进行采集和比对。

但这项工作,做起来极为繁琐。

要采集整栋楼所有人的指纹,需要上级执法机关的特批准许。

采集指纹不能遗漏,否则前功尽弃。

进行比对也需要漫长的时间,费时费力还费钱。

鉴定费用,全部需要报案人自己承担。

第三个方法,则是找专业机构,对当时情景进行模拟。

分析啤酒瓶的受力方式、风力情况、下降速度等,进而锁定具体楼层。

但这个方法……

比第二个方法还要费钱,得出的结果也未必精准,只能作为参考依据。

……

与此同时。

10栋2单元1803。

高峰醉醺醺的躺在沙发上,手里还抓着一瓶啤酒。

沙发四周,散落着一个又一个空啤酒瓶。

“燕子,我们在一起五年了,怎么就比不过他陪你的五天……”

他的双眸通红,一直在自说自话。

但因为喝了太多酒,导致神情有些恍惚,口齿不清。

就在今天。

他的女友燕子,和他提出了分手。

他追着燕子新男友的保时捷,狂跑了一公里,可燕子连头都没回。

悲痛欲绝之下。

他买了两箱啤酒,带回了家。

昏天黑地的喝了起来。

“燕子,我不能没有你啊……没了你我怎么活……”

两行清泪,从他的眼眶中涌出。

他现在满脑子,全是自己女友离去时那残忍无情的一幕。

甚至还想过要自杀一了百了。

五年来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

可燕子却狠心离他而去……

“咕噜!”

想到这里,他又狠狠灌了一口酒。

同时拿起了手机。

想要给燕子再打一个电话。

结果却看到了业主群的一个公告。

“10栋2单元的各位业主,在八点二十七分左右,小区内发生了一起高空抛物事件,幸好并未造成人员伤亡,请抛物者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

“另外郑重提醒:高空抛物已经入刑,害人害己,请不要知法犯法!”

看到这个公告。

高峰眨了眨眼睛,模糊的记忆告诉他……

他之前因为太过悲愤伤心,好像一气之下扔了个瓶子出去。

“又没人受伤,小题大做……”

他不满地吐槽了一句。

继续给自己灌酒,往死里喝的那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