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我齐某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原本。

他们耗尽了毕生的积蓄,想要买下这套房。

甚至还背负了三十万的贷款。

可现在秦牧却告诉他们……

这套房不用他们花钱,“热心”的中介将帮他们付全款。

只是……

杨大爷忽然低下了头,苦笑道:“可我们孙子马上要读书了,等到法院判决下来,都要开学了……”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

秦牧听完,笑着说道:“我们不走中介流程,房子可以私下交易,明天是工作日,咱们去房产局一趟就行了。”

杨大爷身躯一颤。

猛地抬起头,望着秦牧。

“真……真的?”

秦牧认真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而且售价还是75万。”

在听完了这对夫妻的事情后……

他也是深受触动。

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他们刚刚白发人送黑发人。

为了照顾好孙子,想要买个房子,却碰到了这种黑心中介。

被抬高房价不说,还背上了黑贷款。

自己既然遇到了这种事,能帮一把是一把。

反正他原本也只想卖75万。

只是中介太黑心,直接给抬到了100万。

“谢谢,谢谢谢谢……”

杨大爷夫妻听完。

眼眶有些红润,连连道谢。

在这之前。

他们一直觉得林震态度诚恳,值得信任。

而从林震的口中,得知秦牧态度恶劣,不好相处。

此行本来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却没想到……

现实完全反了过来。

林震看似彬彬有礼,诚恳待人,实则是个披着羊皮的豺狼。

而秦牧……

虽然话不多,但却让他们再次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暖。

“谢谢你秦先生,你是个好人。”

养老院门口。

杨大爷夫妻临走之前,再次忍不住看向了秦牧。

秦牧笑了笑。

将两位老人送到了附近几百米的公交站台。

随后。

自己带着起诉书,直接前往法院提交。

……

当天晚上。

养老院内。

秦牧正陪着一群老人散步聊天。

突然收到了手机短信,显示他的银行卡到账75万元整。

转账方正是杨大爷。

“居然这么快就转过来了?”

看着银行卡余额,秦牧也有些惊讶。

下午的时候,他们约定好明天在房产局先转账后过户。

没想到对方这么信任他,当晚就把钱转了过来。

要知道。

一般人在经历了这种骗局后,都会有所防备。

毕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而杨大爷夫妻……

还是愿意相信其他人的善意。

他们没有什么心眼,老实本分。

正因如此。

才会上了林震的当。

而类似林震这样的黑中介……

在行业中,简直是一抓一大把。

“这些黑中介,有一个算一个,都该送进去!”

秦牧深吸了一口气。

虽然他个人能力微小,无法解决行业问题。

但……

至少可以把林震以及他背后的中介公司全部送进去,让他们得到应的的惩罚!

……

次日。

早上九点。

秦牧按照约定,赶到了房产局。

而杨大爷夫妻,似乎提前赶到了,已经等待多时。

过户的流程,也比较简单。

缴纳契税、地税、个税这些,便可以顺利完成过户。

排队一小时。

办理十分钟。

很快就走完了所有流程,三个工作日内房产局就会把房屋所有人改成杨大爷夫妻。

“秦先生,真的谢谢你。”

办完事情后。

杨大爷抓着秦牧的手,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开学还有四天。

完全来得及。

秦牧笑着点了点头。

临走前,叮嘱道:“刚才我收到了法院的通知,起诉书已受理,因为事件相同,将合并一案,在五天后开庭审判。”

“律师的话我已经找好了,你们到时候人记得来就是,不然两百万可就飞了。”

作为当事人一方。

若是不来的话……

将被视为当庭撤诉,放弃起诉请求以及自身权益。

杨大爷夫妻对视了一眼。

连忙点头:“那个时候孙子也报完名了,我们一定到场。”

其实。

哪怕到了现在。

他们也不敢相信,打完官司自己就能得到两百万的赔偿。

不过……

林震将75万的房子加价到100万,做法实在是太恶毒了。

这场官司他们说什么也要参加!

……

同一时间。

晋城,安家天下总部。

董事长办公室。

“齐律师,您一定得帮帮我,明明是对方违约在先,为什么我被起诉,还要我赔偿他们160万?”

林震紧张地盯着眼前的律师,内心充满了愤懑。

这个齐律师其实并非是他们公司的法务。

在他们公司的法务集体辞职之后……

吴正林被逼无奈之下,从外面花高价请来的。

“你自己惹的事,还好意思说!”

而吴正林狠狠瞪了眼林震。

指着隔壁,脸色铁青的说道:“若不是你,公司也不会被检察院的人重点调查!”

就在今天九点钟。

他们公司的总部……

来了十余个检察院的人,组成了调查组,阵仗极大。

此时正入驻在他们公司,在隔壁抽调公司的财务、账单、合同等资料进行核查。

虽然他已经极力隐瞒了,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只要想查……

就没有查不到的。

被发现,只是迟早的事。

“吴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我就是和以前一样,低买高卖,哪里想得到碰到了秦牧……”

林震哭丧着脸,满脸委屈。

关键对方还无比嚣张。

前脚签合同,后脚告他上法庭,开口就索要160万的赔偿。

“咳咳,情况我大概已经了解了。”

一旁身穿西装,站姿笔直的齐律师轻咳了一声,打断了两人的“友好交谈”。

吴正林和林震的目光,立即聚集在这个年仅三十岁的齐律师身上。

在晋城。

齐律师的名气极大,经手过大小数百起案件。

从未有过败绩。

因此律师费也是高的离谱,但为了公司的存续……

吴正林还是咬了咬牙,将他请了过来。

“齐律师,你是专业的,快给我们指条明路吧,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吴正林满脸期待的问道。

“是啊,齐律师,您可得救救我啊,我总不至于真要赔给对方160万吧?”

林震也跟着问道。

齐律师点了点头,在两人期盼的目光中。

缓缓开口:“你们放心,我齐某人在律师这一行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从没有过败绩,你们这个案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