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中介公司高层震动!

因为他们干的是黑活,平时需要处理很多黑合同和纠纷。

因此。

公司的法务,足足有七八个。

“谁能帮助公司解决眼前的问题,就是下一个法务总监,月薪十万!”

吴正林大手一挥,做出了许诺。

在他看来。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升职加薪这样的诱惑……

没有人能够抵抗的了。

然而……

在他说完之后,剩余的七八个法务纷纷站起身。

“吴总,今天早上我妈给我打电话,我们苗寨马上要举办斗蛊比赛了,我必须要请假三个月,没有我我们村子输定了。”

“老板,一直有件事压在我心里,老板娘长得太像我前女友,每天工作太压抑了,我想辞职。”

“吴总,食堂的饭菜太难吃了,我实在忍不了了。”

“吴总,我觉得公司给的工资太高,我才疏学浅无法胜任,受之有愧……”

“……”

剩余的法务,集体请辞。

法务部的办公区并不大。

他们刚才听到了事情的所有经过,心里都被吓得不轻。

其实。

在加入了安家天下之后,他们帮忙干过许多擦边的事。

比如说草拟擦边合同,损害买卖双方权益等。

还帮着吴正林打了不少黑心官司。

每个人都知道检察院的介入意味着什么。

只要对方要查,不管如何隐瞒都是无济于事的。

“你们……你们……”

吴正林看着眼前的所有法务,被气得浑身发颤。

大难临头各自飞。

人情冷暖,他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随后。

他愤怒地离开了法务部,摔门而去。

同时召集了所有公司高层,召开紧急会议,商议此次公司遇到的危机。

会议上。

各个高层听完了前因后果,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次会议,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度过此次危机,若是能度过,公司是不会忘了你们的!”

“股份、期权、分红,一个都少不了!”

吴正林望着所有高层,继续画饼。

众高层面面相觑。

这次倒是没有树倒猢狲散,而是认真商量了起来。

“我们现在把林震开除,还来得及吗?他的一切行为都属于个人,和我们无关!”

“实在不行,要不……我们送点钱给检察院的人?”

“没办法做假账,那我们账面和买卖合同的出入那么大,怎么解释的了?”

“要不要找点道上的人,去威胁原告一顿,让他主动撤诉?”

“威胁?这倒是个好办法,最好绑架他的某个亲戚……”

“……”

吴正林听着高层们商讨的一个个“方案”,额头上不禁浮现出黑线。

好家伙。

他提出做假账的方法都不可取了。

这群人又是行贿,又是绑架的……

真当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

他真这样做了,恐怕第二天公司所有人都得进去蹲监狱!

两个小时后。

这一场会议,依旧没有讨论出有效的办法。

最后。

某个高层忍不住说道:“法务呢?咱们公司不是有那么多法务吗?他们是专业的啊!”

吴正林嘴角抽了抽。

想到这事,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哼道:“他们几个小时前,已经集体请辞了。”

会议室里,所有高层咽了咽口水。

集体对视了一眼。

彻底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这些法务向来是趋利避害,连他们都跑的这么果断……

足以说明此次事件的麻烦程度。

只是……

法务可以跑,公司业务和他们牵扯不大。

可他们跑不了。

作为高层,他们和许多业务都有关联。

只能和公司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

晋城。

安家天下门店。

傍晚时分。

三个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还在加班调取门店内的成交订单、合同、房源等数据,进行调查取证。

原本。

他们以为这只是一起简单的例行取证,想着早点取证完毕就下班。

可查着查着……

他们就发现了几个端倪和不对劲。

除了原告提供的虚假房源信息之外,他们还查出了一份买房人的贷款信息。

贷款三十万。

成交额并非是在75万,而是110万!

而随着继续追查,他发现这家门店内所做的其他中介行为……

或多或少,都存在着擦边和违法的地方。

“看来,我们三个人是查不完了,得让院里多派点人过来。”

晚上九点的时候。

三人将取证得到的资料拷贝下来,离开了安家天下的门店。

而林震目送着三人离开。

冷汗直冒。

后背的衣服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打湿。

“师傅,他们好像查到了什么……”

赵路笛看着林震,忍不住说道。

前半程。

这三个检察院的人还会和他们搭话。

可查着查着,他们发现这三个检察院的人……

逐渐变得脸色凝重,一言不发。

林震苦笑了一声。

遭遇了这种突发事件,他已经彻底失了方寸。

不知所措。

据说公司高层正在晋级商讨对策……

现在的他,只能寄希望于公司了。

“叮铃铃——”

正在此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

看着来电提醒。

林震皱了皱眉头,打来电话的正是杨大爷。

也就是之前买房子的那对夫妻。

“喂?”

他接通电话,话语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热情和谦和。

带着几分冰冷。

“喂?是林中介吗?这不是高中快开学了嘛,我打电话只是想问问,贷款流程已经办完了,我们什么时候能去过户……”

电话里,杨大爷老迈的声音传出。

略带着卑微谨慎。

“过户?秦牧都已经毁约了,房子不卖了,不可能再过户了!”

林震听完。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冷冷道:“还有,我最近很忙,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了!”

说完。

直接挂断了电话。

若不是因为帮秦牧卖这个房子……

他也不会陷入如今这个境地,甚至可能还有牢狱之灾。

因此。

对这对老夫妻,他完全没给好脸色。

随后,对方还不死心的拨打了七八个电话,都被他给挂断了。

……

次日。

晋城,养老院。

在起诉了林震之后,秦牧也接到了检察院开始展开调查取证的通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