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晋城钓友群地震了!【七更】

“为了人身安全,我要不要注销了这个账号……”

马明看着电脑后台不断蹦出的发言,忍不住思考了起来。

因为他不敢保证……

万一他的视频下面出现了喷子,被那个up送进去了,会不会连带到他!

毕竟这个up才发四个视频,却已经送了十多个人进去了!

“天天学英语”前车之鉴不远。

他不敢拿自己随便开玩笑。

可是……

他又不舍得这个刚火起来的账号。

蹭着秦牧的热度,他的账号粉丝数也已经快突破十万了。

一时间。

他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

……

次日。

养老院。

秦牧清晨起床,简单洗漱后。

第一时间看向了自己昨天晚上睡觉之前发布的视频。

“又火了?”

看着一夜之间,视频200万的播放量。

秦牧陷入了沉思之中。

视频的播放量还在疯狂暴增。

按照趋势。

这个视频破千万,也是迟早的事。

而他的粉丝数,也早已突破了100万。

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又是幸运值的功劳。

发视频必火,勉强也算他的运气之一。

当然。

他还是更喜欢钓鱼钓出了两百万这种好运气。

多来几次,他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这次的系统奖励还没来,难道是要我拿回阴沉木,才算完成?”

随后。

秦牧看向了系统的这次任务。

琢磨了一会儿。

决定先去派出所一趟,把他的两百万巨款领回来。

一个小时后。

他赶到了派出所,和沈岛签了一些手续后,顺利将阴沉木搬上了车。

“这些抢劫犯太可恶了,光天化日之下抢劫,作为受害者,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从轻发落。”

临走前。

他看向了沈岛,满脸愤慨地说道。

沈岛的嘴角抽了抽,冷笑了一声:“受害者?”

他昨天加班忙到了大半夜。

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无比清楚。

无论从哪个角度,也没有看出秦牧是受害者。

反而是……

郑亮这几个法盲,因为贪婪,把自己给毁了。

不过他对郑亮等人,倒也没有什么同情,每个成年人都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他们如此贪婪,就该想到如今这种后果。

秦牧闻言。

有些无辜的说道:“您也看到了,他们六个彪形大汉,我们就一群老年人,难不成他们还能是受害者?”

沈岛翻了个白眼。

没好气地说道:“你放心,他们没有什么自首立功的情节,公诉后只会正常判刑,不会有从轻发落的机会。”

顿了顿。

他又催促道:“快走吧,别让我再见到你,以后没事别来派出所。”

秦牧从善如流:“那沈队再见。”

说完。

便坐上了车,返回养老院。

……

晋城。

某小区内。

“老黄,你今天下午不去钓鱼?”

“不去了,今天休息一天。”

黄立新吃完了午饭,拒绝了钓友的邀请。

躺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点开了同城钓友群。

从大早上开始,这个500人的钓友群,便十分热闹。

消息一直是99+的不断弹出。

“你们听说了没有?昨天有人在郊外的那片水域里,钓到了大家伙!”

“老王87斤的大青记录难道被打破了?”

“比这还离谱,听说昨天下午,有个小伙子运气逆天了,从水里面钓出了阴沉木,一米多方!”

“啧啧啧,这运气,听说值一百多万呢!”

“……”

看着钓友群的这些“落后”的消息,黄立新无奈摇了摇头。

他昨天傍晚被警方喊过去调查。

因此得知了第一手准确的消息。

那块阴沉木,绝对属于极品,价值达到了200万!

只是……

一晚上的时间。

也不知道谁走漏了风声,阴沉木的事已经在晋城的钓友圈传疯了。

秦牧垂钓的那片水域,昨天大半夜就有人开始钓鱼。

还有的人……

直接整了套潜水装备,试图潜入十几米深的水域,寻找传说中的阴沉木。

想要一夜发家暴富。

此外。

还有郑亮六人,因犯抢劫罪进去的消息,也让无数钓友震惊不已。

“谁能想得到,这样也能构成抢劫?”

黄立新苦笑了一声。

联想起当时秦牧后退半步的动作,很明显是是在给郑亮六个人设套。

可这六个人……

利欲熏心,直接钻了进去。

听说因为阴沉木价值太高,首犯至少要判个十年。

从犯也要判六年。

而且。

他们“抢劫”的阴沉木,也已经物归原主了。

等于他们什么也没捞到,反倒是吃上了免费的牢饭。

“咦?爸,你今天没去钓鱼?”

他正在玩手机的时候,读高中的儿子走出了房间。

“今天休息休息,缓缓。”

黄立新随口回道。

随后发现儿子黄庆在出房门后,还一直低头玩着手机,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天天玩手机,你马上就高三了,怎么一点压迫感都没有?”

可黄庆却有些冤枉的说道:“爸,我又没有玩游戏,只是刷了个视频而已。”

“视频?”

黄立新有些不相信。

黄庆为了证明,连忙把手机递了过来:“爸,你看,我看的就是这个up的视频。”

手机的屏幕上,正巧在播放秦牧发布的第四条视频。

黄立新见状,愣了一下。

“爸,这个up可厉害了,那些社会上别人没办法的事,全部被他治的服服帖帖的!”

黄庆又接着说道。

言语之中,充满了对这个up的推崇。

可黄立新却完全没听到。

他呆呆的看着视频里露脸了的秦牧,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喃喃道:“这人……我昨天看过。”

“爸,这话可不能乱说,你不知道,这个up较真起来,谁都能送进去的那种!”

可黄庆却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之前有个网络喷子,多骂了up几句,直接被告诽谤罪,听说可能要被判三年!”

“什么?三年?”

黄立新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网上骂了几句,就被判了三年。

那他昨天还当了一番老好人,一直在劝和来着。

最后因为秦牧不领情……

还多埋怨了秦牧几句。

“当然了,这是之前的视频,你看看。”

黄庆见他不信,又递了手机过来。

“第一个视频,这三家捐助的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把捐助者当成了提款机,最后被up以诈骗罪告了,每人五年!”

“第二个视频,就是那个喷子,诽谤罪,三年!”

“第三个视频,还是那三家捐助的人,她们的丈夫,敲诈勒索罪,反正刑期也不短!”

“哦,这是第四个视频,昨天下午发生的……咦,不对,爸你昨天下午好像也去钓鱼了吧?”

说到这里。

黄庆愣住了,忍不住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随后……

“什么?你昨天真的看到up了?还一直劝他大度?”

黄庆睁大了眼睛,发现自己父亲昨天居然多次当面指责了这个up。

还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一直劝人家要大度。

“我当时不是不知道这个阴沉木的价值嘛……”

黄立新有些委屈。

若是知道了阴沉木的价值,他说什么也会站在秦牧的那一边。

紧接着。

他想到了什么,忍不住问道:“儿子,你说……他不会反手把我告上法庭吧?”

在听说了秦牧的种种传闻后。

他突然有些害怕。

网上的喷子都被送进去了,自己当面指责……

怎么看情况也严重得多。

可他发现……

儿子听完他的问题后,不仅没有理会他,还直接起身回房,关上了房门。

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

房门打开。

只见儿子推出了一个行李箱,走到了门口。

“正好放假了,我跟妈去外婆家住几天,几天后如果你没事,我们就回来。”

说完。

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门。

黄立新:“……”

看着突然变得空荡荡的家,他突然间有些欲哭无泪。

儿子的动作,实在是把他吓到了。

这个up……

有这么恐怖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