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从没见过这么热心的钓友【二更】

他刚才一直没说话。

就是为了等这一刻。

终于。

上百万的巨款面前,郑亮六人还是忍不住了,有些要动手的架势。

“强抢?”

郑亮六人对视了一眼,目光聚集在了秦牧脚下的阴沉木上。

眼中的贪婪,被彻底激发。

秦牧的话,给他们提供了另一条思路。

反正在场的所有人……

没人发现眼前阴沉木的价值。

在围观群众的眼里,他们也只是“帮忙”而已。

想通了这点后,他冷哼了一声:“我说了,这个帮,我们帮定了!”

“今天,我们说什么也要帮你们把它搬走!”

“去把车开过来!”

说着。

挥了挥手。

带着同行的几人一起,准备再次上手搬运阴沉木。

就在他以为对方还会阻止的时候……

却惊奇的发现,秦牧居然主动放下了脚。

不断往后退。

给他们让开了一个足够搬运阴沉木的空间。

“难道……他们也没认出阴沉木?”

郑亮愣了一下,心中闪过了一个疑惑。

刚才秦牧一直和他对着干,搞得他误以为对方也认出了阴沉木。

可从对方现在的动作来看,他又摸不准了。

如果认出了这价值超百万的东西,绝不可能任由他们搬运。

“他们应该没认出来……”

猜测的同时。

他手上的动作丝毫不慢。

和其他几个人一起,奋力抬起了这个三百斤的阴沉木。

很快就将其抬上了车。

“嗡嗡——”

发动机启动。

他们六人纷纷坐上了车,四个挤在了后排。

以八十码的时速。

飞速离开了这片郊区水域。

全程不超过三分钟,动作十分流利迅速。

围观的群众见到没热闹看了……

也逐渐散去。

纷纷回归了自己的钓位。

“小秦,你这这……这这怎么不拦着他们啊?”

张清源看着对方驱车离去,急切的看向了秦牧。

“拦?你也看到了,对方六个彪形大汉,我怎么打得过?”

秦牧耸了耸肩,笑着说道。

张清源一愣。

但还是愤愤不平的说道:“还有我们啊,我,老李,老宋还有十来个人……”

秦牧扫了眼自己身边的一群老弱病残。

嘴角抽了抽。

虽然他们人是有点多,但能形成有效战斗力的……

就只有他一个。

而且。

不让对方强行带走,他怎么送这六个人进去?

“不就是块木头吗?老张你这么激动干嘛?对方虽然脾气暴了点,但也只是想帮忙而已。”

一旁的老好人李卫国有些疑惑,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他和其他人当时距离比较远,没听到宋天成的话。

因此虽然不爽郑亮这群人,但见到木头被带走……

情绪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只是想帮忙?这木头你知道多少钱吗?老宋,你来说说!”

张清源瞪了眼李卫国,没好气地说道。

宋天成也跟着站了出来,向众人解释了一遍阴沉木。

以及阴沉木的价值。

然后……

众人愣了十几秒后。

现场,顿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骂声。

脏字粗口,不绝于耳。

“我就说这群孙子怎么这么好心,原来是看中了小秦钓上来的阴沉木!”

“难怪他们拖上车,一溜烟的就跑了!”

“你们怎么不早说啊,早说的话,我们拼了这把老骨头,也不会让他们搬走!”

“完了完了,到手的一百万,就这么飞了?”

“一百多万啊,能让多少贫困孩子去读书?”

众人气得浑身发颤。

即便是李卫国这种老好人,平时没几个脏字的,也忍不住骂了几句。

“放心,他们跑不了。”

秦牧看着气愤的众人,笑着安慰了一句。

而经此一闹。

他看众人都没有了钓鱼的心思,干脆提前结束了这次的户外活动。

带着众人,重新返回了养老院。

将所有人都安置好后。

不慌不忙的,朝着派出所走去。

……

晋城。

派出所。

“姓名。”

沈岛低着头,面无表情的询问道。

“秦牧,我说沈队,咱都这么熟了,我名字你还不知道吗?”

在他对面,秦牧有些无语的说道。

“性别。”

沈岛冷哼了一声,继续询问。

秦牧满脸黑线,嘴角抽了抽:“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不是女的?”

沈岛瞪了他一眼。

终于开口了,没好气的说道:“你知道你这是第几次来报案了吗?”

“你说你咋就这么多事呢?”

秦牧眨了眨眼睛。

有些无辜地说道:“沈队,我也不想啊,但那些人……就是喜欢欺负我这种老实人。”

沈岛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神特么的老实人。

才一周工夫,就送进去了四拨人。

管这叫老实人?

“你看,这次也是,我带着养老院的人去搞户外活动,老老实实钓鱼,可突然间遇到了抢劫,对方六个彪形大汉……”

秦牧又接着讲述起了下午的事。

言语之中,颇为无辜。

而沈岛的神色,也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抢劫,还是六个人的聚众抢劫!

在治安良好的晋城,已经很久没发生如此恶劣的案子了。

“详细说说。”

他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

秦牧点了点头。

将前因后果,以及事情经过,都详细讲了一遍。

“你钓出了的木头价值一百万?”

“对方强行将木头拉走了?”

沈岛听完了全过程,也有些惊讶。

他还是头一次听说……

钓鱼能钓出一百万的。

随后。

他赶紧让人查询了一下阴沉木,得知这种木头就是浸泡在水土之中数千年才形成的。

价值不菲。

在市场上,一直属于稀缺的高端家具原材料。

“沈队,你可得为我们老实人做主啊,对方光天化日之下,当着那么多钓友的面,都敢抢劫,完全是藐视法律,目无法纪……”

秦牧又跟着说道。

沈岛嘴角微微抽搐,再次翻了个白眼。

不过……

经过调查了解后,他也意识到了这个案件的严重性。

当即抽调人员。

由他亲自带队,准备出案。

……

与此同时。

晋城,某普通居民区。

“老婆,我们准备好换大房子吧!”

郑亮回到了家中。

一回家。

就抱着老婆猛亲了一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