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他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七更】

“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回事?都说了不用你们帮忙,我们自己会处理。”

张清源看到这六人还是不肯走,皱起了眉头。

他刚才距离秦牧和老宋最近。

也听到了老宋说的那些话。

因此对这几个帮忙的人根本没有好脸色。

只是……

他话音刚落。

这几个人顿时扯着嗓门,喊了起来。

“你个老头怎么说话的呢?我们好心帮忙,你们就这个态度?”

“刚刚我们兄弟几个抛下了自己的鱼竿,来帮你们,还好心帮你们搬木头,你们一句感谢都没有?”

“大家来评评理,都是钓鱼人,这也太让人心寒了吧?”

“今天你们不道歉,休想赶我们走!”

“……”

这几个人围在阴沉木身边,声音越来越大。

附近水域的钓友们……

也被他们的喊声吸引了过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你们虽然是老头,但也不能随便欺负人!别人让着你们,我们不惯着!”

这六个人盯着张清源以及身后养老院的老人们,态度越来越强硬。

“赔礼!道歉!”

“不然今天这事休想了了!”

那个最先提出的清理阴沉木的男人,喊的声音也最大,盛气凌人。

“你……你你你们……”

张清源被这群人气得满脸通红,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完全没想到……

这群人要阴沉木不成,干脆直接用这种方式倒打一耙。

他就说了一句话而已……

对方巴拉巴拉说了十句,还污蔑他欺负他们。

他一个七十八岁的老年人……

拿什么欺负这些身材魁梧的年轻人,还一次欺负六个?

而秦牧扫了眼周围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

眉头不由皱起。

将张清源拉至身后,看向了眼前六人。

沉声道:“道谢的话,之前已经说过了,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六人中。

身材最高,也是最先认出阴沉木的男人笑了笑。

一脸大度的说道:“很简单,你们道个歉,我们也没那么小气,还是会继续帮你们搬木头,这个事就这么了了。”

而他刚说完。

周围围观的钓友们点头议论了起来。

“这人度量不错,对面老人年纪也大了,没必要和老人计较。”

“小伙子,我从头到尾看在眼里,大度点,学学人家,这事就这么算了吧,道个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啊,他们还是帮你们搬木头,不然你们这些老年人也搬不动啊。”

“都是钓鱼佬,互相给个面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

不少钓友站了出来,想当和事佬。

在他们眼里,没理的的确是秦牧和张清源一方。

另外六个人脾气虽然爆了点,但终究帮了忙。

然而……

秦牧扫了眼周围的围观钓友们,冷笑了一声。

“道歉?不可能!”

随后。

他的目光,又看向了这个男人,冷声道:“你们想搬走这块木头,更加不可能!”

这个男人闻言。

面色一冷,刚想要说话。

就看到围观群众里,站出了几个人,对着指指点点了起来:“你这小伙子,就是道个歉而已,人家也不要你一块肉,你怎么这么倔呢?”

“是啊,一点小事而已,何必闹得这么大呢?”

“我们这也是为你好,你们再闹下去,对大家都不好,影响你们不说,还影响我们周围的人钓鱼。”

“听我们一句劝,道个歉算了。”

“……”

男人见状,不由露出了喜色。

他名叫郑亮,是晋城本地的一名资深钓友。

这次来晋城郊外的水域钓鱼,本想搞搞野味回家吃。

恰巧看到了不远处有人似乎上了条大货。

于是他就带着几个同行的钓友来帮忙。

费尽辛苦。

终于把“大货”搞了上来,结果却发现这个“大货”不是鱼。

而是一块漆黑的木头。

有十几年钓鱼经验的他,很快就认出来了,这块木头就是传说中的阴沉木。

在国内,时不时有人钓出或者捞出阴沉木的新闻。

阴沉木有着“黄金万两,不如阴木一方”的名头,价值可想而知。

恰巧。

他发现对方似乎没认出这是阴沉木,所以生出了昧下阴沉木的念头。

眼下。

看到周围钓友们的“帮忙”,他连忙趁热打铁。

装作大度的模样,说道:“算了,我们也不要你道歉了,为了不影响大家,这木头我们帮你们搬了吧。”

说着。

便指挥同行的五人,准备上手搬运木头。

秦牧见状。

刚想要阻止。

之前几个貌似是钓鱼界资深老前辈的人又站了出来。

指指点点道:“小伙子,看看人家这度量!”

“就你们这态度,他们还愿意帮你们搬木头!”

“年轻人气盛是应该的,但有时候也要讲道理,人家又没做错什么……”

秦牧忍不住转过身,看向了这几个劝他大度的人。

只感觉他们站在了道德制高点,光芒十分刺眼。

自始至终。

这几个围观的人都以一副过来人的态度,劝他大度。

让他度量大一点,放开一点。

自以为他们看清楚了事情的全貌。

若是旁人,或许还真的要被他们所绑架了。

但……

秦牧看了这几个人,冷笑了一声:“我今天就是没度量了,怎么着?”

说完。

他一脚踩在了六人刚合力搬起来的阴沉木上。

“砰!”

阴沉木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声音格外沉闷。

“你!”

郑亮面色微变,没想到秦牧居然敢冒着这么多人的指责,真的拦下了他们。

而那些指责秦牧的人……

见秦牧完全不卖他们面子,也被气得面色潮红。

在他们看来,自己明明是为了秦牧好,可秦牧却偏偏不领情。

“算了,你们这些破事,我们才懒得管!”

几人冷哼了一声。

重新看向了郑亮。

在他们眼里,郑亮有度量多了,显然也更好沟通。

“这种人,你们根本没必要帮,帮了也不会领情!”

“是啊,让他们自己去搬这块木头,看他们一群老头怎么能搬得动!”

“木头就给他们吧……”

几个人喋喋不休,对着郑亮劝说了起来。

此时被秦牧阻止了的郑亮面色阴沉。

看了眼刚才这群“帮忙”的几人,只感觉他们无比聒噪。

冷冷吐出了一个字:“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