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老李,是不是你背叛了我?

只要是他听过的声音。

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声音变换,模拟伪装出来。

堪比顶级变声器。

“叮!请宿主尽快完成前置任务,解锁系统更多功能!”

“请注意:此次任务执行,将根据完成度进行结算,完成度越高,奖励越丰厚!”

系统机械般的声音,接着响起。

秦牧逐渐回过神。

看向了眼前满脸期盼,焦急不已的张清源。

“小秦,你……你你能不能帮我转个帐?”

张清源见他发愣,再次催促道。

刚才的系统面板画面……

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才能看得到。

“好了,你们抓紧时间转账吧。”

“等钱到账后,7个工作日内,你的儿子就能回来了。”

老年手机里,中年人的声音传出。

语气里,少了之前的沉稳厚重。

多了一丝急切。

紧接着。

便要挂断电话。

而秦牧……

则深吸了一口气,接过了张清源手中的老年机。

暗中运用了声线伪装技能。

轻叹了一口气:“算了,不装了,摊牌了。”

“没想到老夫藏得这么深,还是被你们发现了。”

话音刚落。

小院子里,包括张清源在内的老人都愣住了。

纷纷不敢置信的看向了秦牧。

因为……

秦牧刚才发出的声音,和张清源说的话实在是太像了。

不。

准确的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甚至以为刚才说话的人是老张!

而且。

这一声轻叹里,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你说什么?”

老年机里,中年人同样愣了一下。

随后很快反应了过来。

沉声道:“我们是市刑事犯罪专案组的,调查已经结束,你儿子的确和这起案件没有关系。”

“十万块钱解冻资金转入,七个工作日内,我们将会放人。”

“当然,如果你不想要见到你儿子的话,也可以选择不转账。”

说着。

他便作势,要挂断电话。

而短短几句话。

再次让张清源变得焦急了起来,连忙想要说话。

却被秦牧一个手势给制止了。

“我儿子?”

“那个不成器的东西,抓了就抓了吧。”

年迈的声音,再次从秦牧的口中传出。

和张清源如出一辙。

只不过……

话语之中,带着几分桀骜和冷漠。

这一幕。

再次把张清源等人吓了一跳。

纷纷目瞪口呆的看着秦牧,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神情。

这一次。

他们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刚才就是秦牧发出的声音。

“他是不是因为今年犯下的十三起命案被你们抓的?”

短暂的停顿后。

秦牧说出的下一句话,再次把张清源等人吓得瞪大了双眼。

都不敢大口喘气。

“不是吗?”

“那看来是前几年身上的案子被查出来了。”

“老夫早就跟他说过,做事要干净点,都干了几十年了,还是没有长进。”

秦牧拿着老年手机。

用张清源的手机,继续“自言自语”。

说出的话,却是语出惊人,能吓死人的那种。

张清源等老人们听着听着……

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尤其是张清源。

他眨了眨眼睛,满脸懵逼。

他儿子……

什么时候背负了十三条命案了?

“你……你说什么?!”

老年手机里,愣了几秒后。

中年男人的声音再次传出,厉声道:“我警告你!这里是专案组,你要为你说的话负责!”

“现在我们的通话,全程处于录音状态!”

“你确定张天民的身上,还背负了十三条命案?”

秦牧拿着手机。

听着中年男人有些慌乱的声音,嘴角渐渐翘起。

对方只是个普通的骗子。

突然听到诈骗目标的儿子犯了十三条命案,肯定淡定不起来。

随后。

他趁热打铁,继续模拟张清源的声线。

冷声回复道:“别装糊涂了。”

“你们给老夫打这个电话,不就是为了试探老夫吗?”

“他若是没犯案子,你们抓他干什么?”

他的声音,十分冰冷。

完全不像是养老院中的普通老人。

“放心,他栽到了你们手里,老夫认了!”

“只是,你们是怎么抓到他的?又是怎么得到老夫电话的?是不是……”

“已经安插了卧底在老夫身边?”

说到这里。

秦牧苍老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癫狂和刺骨的杀意。

顿了三秒。

做了个转身的动作。

看向了张清源身旁的一个老人,寒声道:“老李,是不是你背叛了我?”

张清源的身边。

一个白发苍苍,已经八十二的李卫国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一脸懵逼。

刚想要说什么。

就听到秦牧开口:“我,我我……不是我……”

声音……

和他一模一样!

语气里,充满了被拆穿后的慌乱和不知所措。

“不是你?”

紧接着。

秦牧接着开口,这一次说话的,赫然是张清源的声音。

沧桑的声音里,强忍着怒火和杀意。

“上个月的机票,我记得是你帮天民买的。”

“他的行踪,在帮内也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我的私人电话,知道的人不超过三个,你就是其中之一。”

“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一连几个反问,将气氛推动到了顶点。

像极了在质问叛徒的场景。

这一幕。

再次把张清源、李卫国等人看呆了。

“大,大大……大哥……真……真的不是我啊……”

下一秒。

秦牧轻松切换,无缝衔接,换上了李卫国慌乱的声音。

慌乱中,带着无法形容的恐惧。

声音还带着几分颤抖。

“砰!”

一声穿透力极强的枪响声突然响起。

“李卫国”惊恐的声音戛然而止。

重重栽倒在了地上。

“把血擦干净,人拖下去,装在油桶里,填满水泥,沉海里吧。”

苍老的“张清源”的声音再次从秦牧的口中发出。

流程娴熟。

一看就不是头一次做这种事。

而且语气冷漠。

充满了对生命的漠视。

“是。”

最后。

收尾的时候,秦牧还模拟发出了其他十几个年轻人异口同声的声音。

这也是这项技能的牛逼之处。

只要是他听过的声音,都能轻松模拟出来。

影视剧里听过的枪声、还有众人齐声的声音,都模拟的惟妙惟肖。

和真的没有任何区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